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一剑长安

第二九二章一饮仙人醉(九)(1 / 2)

一剑长安 嘉图李的猫 2964 2021-05-03 23:18

  

漫天的灰尘扬起,原本如同湖水一般清澈透亮的天也变得灰蒙蒙的。

  

  

灰尘散去,犹如云开雾散一般,露出了下方的场景。

  

  

方才天空上的诸多身影并没有理会这一声轻喝,对于他们来说,谁是徐宁卿不重要,谁来救人也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要确保那妖族的相柳少年能活着,并且能够打开封印,还他们自由。

  

  

天空之上的三十三道身影同时低下了头,只见下方出现了一个深坑,深坑边缘中尸横遍野,满目猩红。不少马身人兽的巨兽躺在了坑底,他们甚至来不及发出反抗的声音,便被这从天而降的巴掌给拍成了肉泥。

  

  

这希拉一族只剩下七八人,方才跑得远远的,也没有晕倒在此地,故此活了下来。

  

  

而在坑边之上,站着湛胥,湛胥的身后站着神侍。

  

  

湛胥眯起了眼,似乎这一幕对于他这种从战火与血肉之中杀出一条生路来的相柳一族也颇为的血腥。坑底的碎肉,让他想起了在圣朝时候偶尔会吃的鲜肉包子,里面的馅肉都没这么碎,也没这么红。

  

  

湛胥表情有些难受,本料想这一掌过后不会有人存活了,便想转过头去。可他的身子才转了一般,便愣住了。

  

  

只见那深坑的中央矗立着一柄小小的剑,那剑也是古铜色,不过比起夷鼎来说要小上不少,而且看起来古朴无华,剑刃也不锋利。但偏偏这剑,看起来薄如蝉翼,给人的感觉却是厚重如山。

  

  

徐宁卿终究来晚了一步,站在坑边另一侧的他等到烟尘散尽看到这一幕,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出现在坑中的小剑是一道虚影,它静静的矗立在了李义山身旁,虽然没有绽放光华,但天上那些虚影都感受到了来自于这柄小剑的压迫力。

  

  

“他大爷的,差点嗝屁了!”

  

  

李义山咳嗽了两声,似乎是被这烟尘给呛到了。

  

  

夫子也是有些迷茫的看了周围一眼,随后目光落在了这道小剑虚影之上。而徐长安也是看向了这柄小剑,上面的气息让徐长安有些熟悉。

  

  

徐长安才把疑惑的目光移向了自己的师傅李义山,只见李义山便擦了擦嘴边的鲜血道:“老子义兄留给我的东西真不错,以前他给我这玉符的时候,我还以为没啥用呢!”

  

  

说罢,便得意的放声而笑。

  

  

天上三十三道身影表情凝重,这类似的气息,他们感受过,他们见过那一剑,却没有见到过人。

  

  

那一剑,仿佛凭空出现。初始感觉平平无奇,不少人族妖族的高手都想出手阻止那一剑,准确的说,是一道剑气。

  

  

可不管他们用了什么功法,什么法子都无济于事。

  

  

那一剑,看似没有威能,却能破尽万法,如同今日一般。

  

  

方才三十三道身影拍下来的这一掌,便是被这一道虚影给破了。只不过,这虚影毕竟不是李义山能够控制的,直到这希拉一族化为了肉酱之后,这一剑方爆发开来,保住了三人性命。

  

  

徐长安的目光看向了李义山,脸上全是疑惑。

  

  

李义山见状,从怀里摸出了一枚玉符,乐呵呵的朝着天空之上晃了晃,随后又朝着徐长安笑道:“这个东西,是我那结拜兄弟,也就是你师傅给我的。原本,我只是以为你师父最多开天境,这东西也就被我忘记了。没想到,方才无意中居然激发了出来。”

  

  

“对了,我说的你师傅,就是你那便宜师傅,剑山。”

  

  

听到这两个字,天上的三十三道身影都皱起了眉。这号人物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可却见识过这号人物的厉害之处。

  

  

原本以为出了封印便能够称王称霸的他们,听到这话都心思各异,重新估量起这片他们长时间以来未能踏足的故土了。

  

  

“看你了。”夫子转向了徐宁卿。

  

  

徐宁卿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点了点头。当徐长安反应过来,看向自己父亲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父亲的目光中只有湛胥。

  

  

徐长安心里莫名的有些难受,但还是露出了笑脸,握紧了手里剑。

  

  

徐宁卿听到了夫子的话,便急忙看向了湛胥,只见湛胥已经重新拿出了阵盘,跑得远远的,坐在了地上,准备打开大阵。

  

  

方才当他看到李义山用玉符保下三人性命的时候,心念直转,便急忙往后退去,开始着手打开大阵。

  

  

如今有了那玉符,若是能够挡住天空之上的那三十三道身影,那么他就危险了。此时的湛胥,操控着阵盘,那大阵正在缓缓打开,夫子等人身上的压力也骤然一轻。

  

  

为今之计,便只能打开封印,这才是对他最有利的选择。

  

  

徐宁卿手持忧思,一剑便刺了过去。他身着白衣,身形潇洒,翩若惊鸿。

  

  

这一剑极美,但湛胥也明白,极其的危险。

  

  

可他只能继续打开封印,搏一搏这最后的机会。

  

  

神侍的袍子虽然已经破破烂烂,身上也被李义山留下了不少划痕,特别是胸口位置,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站在了湛胥身前。

  

  

作为神侍,他唯一的职责便是保护好神龙,还有神龙使。

  

  

天上的身影看到这一幕,再度大喝:“找死!”

  

  

湛胥是他们逃出封印的唯一希望,怎么能够让湛胥有生命之危。

  

  

一只大手再度从天而降,朝着徐宁卿捞来。这一次,他们颇有分寸感,没有如同方才一般用尽了全力,生怕伤了湛胥。

  

  

甚至,为了避开湛胥,这湛胥所在处他们的手指开故意分开,留下了空隙。

  

  

他们越是忌惮,对于徐宁卿来说便越容易躲开这一击。

  

  

忧思顶在了神侍的身上,胸口位置。虽然没有刺进去,但也让神侍不敢将他往前顶出去,顶在那落下的手掌之下。

  

  

他只能不停的后退,一同与徐宁卿来到了安全位置。

  

  

这一击,算是沾了湛胥的光,徐宁卿完美的躲了过去。

  

  

“来者何人!”

  

  

眼见得徐宁卿来到了湛胥身边,这天上的三十三道身影也不敢乱动,只能继续怒吼道,希望能够拖延时间。

  

  

如今徐宁卿身上的压力虽然越来越小,证明封印也越来越松动。但徐宁卿也并不慌张,因为如今他距离湛胥位置极近,不到一丈,对于杀了湛胥,他有着充分的信心。

  

  

神侍挡不住他,只需要一剑,湛胥必死无疑!

  

  

“侍剑阁,徐宁卿!”

  

  

徐宁卿偏过头,望向空中的眼眸中全是不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