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忒也奢侈(1 / 2)

  李忆如的话一出口,整个大堂顿时一片寂静,连呼吸的声音,都变得清晰可闻。

  “忆如,你可想清楚了?”上官明月娇俏的脸蛋上,满是担忧之色,“女子治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明月姐姐,钟文说得没错,我好歹是皇室子孙。”李忆如脸上的怯懦之色,已然消失无踪,“父皇与二皇兄的罪孽,便由我来偿还罢,哪怕用尽一生一世。”

  “忆如……”上官明月狠狠瞪了钟文一眼,随即心疼地抚摸着李忆如的秀发,将她的娇躯抱在怀中。

  “不愧是公主妹妹,巾帼不让须眉。”钟文笑嘻嘻道,“既然你有此觉悟,我也不会不遵守约定。”

  言罢,他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墙边,左手轻轻一扯,将李九夜的身躯从壁孔中拉了出来,随即右手在皇帝丹田处连点数下,又对着他的肩膀轻轻一拍。

  一道隐蔽而玄妙的灵力在李九夜体内来回流蹿,皇帝眼皮一动,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睁开双目,钟文带着微笑的脸庞只有咫尺之遥,李九夜心头一惊,本能地拍出一掌,对着钟文当胸打去。

  “砰!”

  钟文并未施展“灵纹炼体诀”,任由李九夜的掌力落在胸前,神情不变,脚下连一步都未曾挪动。

  堂堂灵尊大佬的全力一掌,竟然石沉大海,未曾掀起半点风浪。

  “我、我的修为!”

  微弱的碰撞声落入耳中,李九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灵力出了问题,忍不住尖声叫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从今往后,你不再是大乾皇帝。”钟文将他随手抛在地上,淡淡地说道,“看在公主妹妹……不对,是女皇妹妹的份上,我给你保留了地轮巅峰修为,只要不主动去兴风作浪,想来应该自保无虞。”

  “你怎么敢!”李九夜如遭雷击,声嘶力竭地吼道,“朕是天子,你怎敢如此……女皇?什么女皇?”

  分明在狂怒之中,他却敏锐地注意到了钟文的用词。

  “从今天起,她才是大乾帝国的皇帝。”钟文指着李忆如道,“至于你么……安度余年吧!”

  “荒唐,可笑,简直一派胡言!”李九夜狂笑看向女儿道,“自古以来,哪有女人当皇帝的道理?”

  然而,李忆如却并未出言否认,只是面带愧色,垂头不语。

  “贱人,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李九夜意识到不妙,忍不住大声呵斥道,“你一个女儿家,也妄图染指皇位么?”

  “你也不用把气撒在她身上,女皇妹妹也是被逼无奈。”钟文平静地说道,“我只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当皇帝,要么你死,她不过是作出了自己的选择罢了。”

  “你……”李九夜气极无语,过了好半晌,才恨恨说道,“你们是不可能得逞的,整个帝都之中,没有人会认可一个女皇帝。”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钟文淡淡一笑,“说起来你也不知前几世做了多少善事,竟然能够生出这样一个温柔孝顺、以德报怨的好女儿,连我都忍不住要羡慕你了。”

  “你可知如今西边的混乱之地和北边的蚩族同时进犯,两大边境尽皆失守,整个帝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李九夜闻言一滞,随即抱着脑袋,满脸痛苦沮丧之色,“若非如此,朕又怎会起了谋夺上官家财产的心思?这样的危急时刻,你却扶持一个女皇帝上位,天下势必大乱,如此内忧外患之下,大乾要亡啊!”

  “什么!”

  此言一出,李忆如和上官明月等人无不大惊失色。

  “哦?‘暗神殿’与‘七星阁’,终于开始动手了么?”钟文却并不如何惊讶,仿佛发生在边境的战乱,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看来咱们也该早作应对才是。”

  “钟文……”李忆如怯生生地看向钟文,俏丽的脸蛋上,写满了惊慌与无措。

  短短一日之间,各种各样的压力与噩耗接踵而至,突如其来的重担从天而降,几乎要将这个原本温婉烂漫,无忧无虑的皇室公主给压垮。

  “这一次的战事,背后有圣地的影子,‘闻道学宫’绝不会置身事外。”钟文微微一笑,“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女皇妹妹勿须太过担心,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么?”

  “‘女皇妹妹’这个称呼,听上去怪怪的。”李忆如听他这般说,表情微微一松,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道,“你还是和明月姐姐一般,直接唤我‘忆如’罢!”

  “忆如,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也累了吧?还是先回去歇息歇息,为登基做些准备罢。”钟文从善如流,立即改了称呼,又转头对着上官通道,“大舅哥不妨将李九夜退位,女皇登基的风声透露出去,最好闹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样一来,公主定要成为众矢之的。”上官通担忧道,“咱们恐怕未必能护得她周全。”

  “有我在。”

  钟文只是吐出了那么短短的三个字,却令上官通莫名心安。

  李忆如的表更是柔和了不少,仿佛只要在这名白衣少年身旁,世间便再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能够伤害到自己。

  “忆如,是我连累了你。”上官明月兀自握着李忆如光洁的柔荑,脸上满是歉然之色。

  “明月姐姐说哪里话,归根究底,还是二皇兄有错在先。”李忆如温柔地摇了摇头,“若非那位好心人通风报信,我简直难以想象姐姐和伯父会落到什么样的境地。”

  “好心人?”钟文好奇道,“什么好心人?”

  上官明月定了定神,将先前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娓娓道来。

  “……事情大概便是这样了。”上官明月左臂横在胸前,右肘架在左臂之上,拇指与食指轻抚下巴,陷入到沉思之中,“只是对于这位好心人是如何知晓李荣的计划,又为何会给忆如通风报信,我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原来如此。”钟文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恍然之色。

  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怡亲王”李荣身上的种种怪异,钟文脑中的无数零碎片段仿佛串联在了一起,所有的猜测,都指向了同一个结果。

  他身上忽然叠影闪现,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再次现身之际,钟文已然站在大堂门口,恰到好处地拦住了一名身着商行伙计服饰的灰衣人去路。

  众人这才注意到,灰衣人正在蹑手蹑脚地朝着出口方向靠近,仿佛下一刻就要夺门而出。

  “这就走了么?”钟文的声音无比温柔,“不多留一会么?”

  灰衣人面色剧变,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两步,眼神闪烁,支支吾吾,“我、我……”

  “大舅哥,你们‘盛宇商行’忒也奢侈。”钟文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戏谑,“竟然雇了天轮巅峰高手来当伙计?有钱人的想法,当真令人捉摸不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