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一百零七章 咱们开始“修炼”罢(1 / 2)

  太阳落山,夜幕降临。

  树林里的洞穴之中,一男一女相拥而吻,久久没有分开。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钟才缓缓离开上官君怡的樱唇,只见怀中美人羞红满面,眼神迷离,酥胸急剧起伏,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上官君怡才三十出头的年纪,正是女子风华最盛之时,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无不散发出成熟女性独有的魅惑,怀中抱着这等尤物,钟不觉心神荡漾,忍不住再次俯下身去,想要一亲芳泽。

  “不、不行。”这时候,上官君怡终于回过神来,见钟又要亲她,伸出右手食指,绵软无力地抵在钟嘴边,“我们不可以这样。”

  “姐姐,我喜欢你。”钟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不、不要说了。”上官君怡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我不能对不起无霜妹子,而且我比你大了那么多”

  “姐姐,我喜欢你。”钟再一次说道,“你喜不喜欢我?”

  “我”上官君怡欲言又止,心头小鹿乱撞。

  “若是你不喜欢我,那我为刚才的无礼举止道歉。”钟看着她的眼睛,语气坚定地说道,“如果你也喜欢我,那么你和无霜,我都不会放弃。”

  “我们的年龄”上官君怡脸上红霞遍布,一直蔓延到粉颈处,支支吾吾道。

  “将来咱们都会成为灵尊、乃至圣人,拥有三五百年寿元,区区十几岁,又算得了什么。”钟眼神之中满含笑意,“再说姐姐保养的那么好,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咧。”

  在钟灼热的凝视之下,上官君怡脸上滚烫,只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软绵绵的无力动弹,心中隐隐泛着一丝甜蜜。

  “你这个小坏蛋。”良久,她才有气无力地轻叹一声道,“真是姐姐命中注定的克星。”

  钟心中一喜,轻轻挪开挡在自己唇边的右手,俯下嘴去,柔情款款地印在了上官君怡的娇艳的红唇之上。

  这一次,上官君怡不再抗拒,品尝着美女姐姐口中的甘甜芬芳,钟沉溺其中,久久不愿离开。

  又过了许久,他才依依不舍地直起身子,看着怀中双目紧闭,柔若无骨的上官君怡,浑身热血沸腾,思想剧烈斗争,犹豫着是否要将她“就地正法”。

  上官君怡已经闭上眼睛,放弃了抵抗,本以为钟会有进一步动作,不料等了半天也没见反应,忍不住睁开双眸。

  看着钟犹豫的神色,上官君怡心中一动,将两条纤细的胳膊环在他颈后,在他耳边柔声问道:“小弟弟,在想什么呢?”

  被上官君怡饱满的峰峦贴在胸前,耳边感受着美人芬芳的吐息,钟只觉热血上涌,几欲升天,结结巴巴道:“上、上官姐姐,咱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第一次就在这荒郊野外的,会不会太随意了,感觉有些对不住你。”

  上官君怡听了心中感动,嘴里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声:“姐姐却觉得,没有比小弟弟精心布置的洞房更有情趣的地方了呢,况且你上次提起的那门独特的灵技,姐姐也早就想见识一下了。”

  钟眼睛一亮,仿佛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一本正经道:“姐姐说的是,如今大敌当前,正该好好提升一下实力才是。”

  说罢,他右手自上官君怡背后移至头顶百会穴,心中默念:“醍醐灌顶!”

  上官君怡只觉无数信息涌入脑海之中,虽然经历过两次,却还是有种新奇的感觉。

  很快,一篇名为“阴阳欢喜禅”的双修功法,被牢牢印刻在了她的记忆之中。

  “也只有你这样的小坏蛋,才会修炼这种不正经的功法。”上官君怡翻阅着脑中的功法,双颊生晕,似娇似嗔道,“真是不知羞!”

  “姐姐此言差矣,阴阳之道,乃是天底下最最自然,最最和谐的大道,更是人类的立族之本。”钟作出严肃的表情,“大乾帝国的子孙繁衍,人丁兴旺,还需仰仗你我的共同努力才是。”

  “小弟弟,你这张嘴还真是”上官君怡被他逗得咯咯直笑,娇躯乱颤,“听你说话,永远也不会腻呢。”

  “姐姐,那你就听我说一辈子罢!”

  怀中的上官君怡容颜绝妙,巧笑嫣然,胸前的起伏波澜壮阔,如丝如瀑的秀发垂到身下,发际插着一朵湖边摘下的小红花,洁白如玉的脖子上泛起迷人的粉色,俏脸上红霞遍布,浑身散发出无穷的风韵,仿佛一只熟透的水蜜桃,待人采摘,钟用力吞了口口水,哪里还能忍耐得住,将她一把抱起,朝着铺好的稻草床大步走去。

  上官君怡将脸蛋贴在钟胸膛之上,双颊红晕,浑身发烫,秋水盈盈的双眸之中满含柔情,任由他将自己轻轻放到毛毯之上。

  钟心火上扬,急吼吼地便要上去解她衣带,却被一只纤纤玉手阻住:“小弟弟,能不能先把灯熄了。”

  钟一愣,坏笑着道:“姐姐莫要自欺欺人了,关了灯便能瞒过我这一双火眼金睛么?”

  “什么火眼金睛,你当自己是齐天大圣么?”上官君怡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她作为“西游记”的忠实听众,自然也知道这个梗。

  她脸上羞红,声音微不可闻:“姐姐身上有些箭伤还没恢复,不想让你看见”

  钟听了,心中一阵感动。

  不忍拂了美人心意,他转身取下四周灵晶灯里的灵晶,整个洞穴瞬间暗了下来,修炼者目力惊人,即便没有光线,四周情形还是可以辨认个七七八八。

  “姐姐,咱们开始修炼罢。”钟嘿嘿笑道,紧接着,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宽衣解带之声。

  “啊,你在摸哪里?”暗洞之中,传来上官君怡的娇呼声。

  “不好意思,没有灯,看不太清楚。”

  “真是个呆子。”

  “姐姐,你真好看!” 钟的声音讷讷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