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十章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童颜巨…(1 / 2)

  有了防备,黑衣人第二剑给钟带来的压力就小了很多。

  而且他隐隐感觉,黑衣人出剑的速度似乎有所下降。

  钟施展“云中仙步”不停躲闪着黑衣人的进攻,偶尔被追上,就用“移花接玉”来转移攻势,虽然由于修为相差太多,无法直接把对方的剑招反弹回去,却也不至于被直接刺成重伤。

  局势还是一面倒,钟却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反而在不断躲闪腾挪之间,对“云中仙步”的领悟又更深了一些。

  十数个回合之后,黑衣人的速度越来越慢,剑上的力量也远不如刚遇到的时候。

  难道他的身体有问题?

  钟暗自揣测。

  久攻不下,黑衣人渐渐焦躁了起来,只见他突然一个加速,拉近了和钟之间的距离,手中的长剑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气势。

  不好,他要拼命!

  实力的差距难以掩盖,这一剑的风采,给钟带来一种无可匹敌的绝望感。

  难道我要成为史上第一个穿越不满一个礼拜就惨死的主角?

  好不甘心啊!

  眼看着就要身死道消,钟的大脑飞速运转,寻找那一丝微弱的可能性。

  忽然,他灵机一动,大喝一声:

  “快到我的碗里来!!!”

  一个炼丹炉突兀地出现在钟手中,炉子的四脚向着钟,开口对外,迎向刺来的一剑。

  “叮!”

  长剑刺入丹炉之中,剑身上的灵力沿着炉子四周扩散,竟然消弭无踪。

  钟本以为即便挡住了长剑,也会被撞飞很远,不料丹炉竟然可以吸收掉大部分力量,自己只是稍微后退了几步,丝毫没有感到不适,顿时大喜过望。

  好宝贝!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这个顶级丹炉的不同凡响。

  黑衣人眼看就要得手,这一剑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哪里料到钟手中会凭空多出来一个大炉子,登时被剑上传来的反震之力弹出数步,待要再上,只觉浑身乏力,晃了一晃,险些没能站稳。

  机会!

  钟看出黑衣人状态不佳,再不犹豫,施展“云中仙步”,飞快出现在黑衣人身侧。

  黑衣人吃了一惊,想要举剑招架,却觉浑身剧痛,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钟一指点在自己腰间。

  一阳指!

  “哐噹!”

  长剑落在地上,黑衣人看着钟,眼神中满是不甘,接着缓缓倒在地上,浑身酸麻,连一根手指也无法动弹。

  钟见对手倒下,还不放心,又上前用一阳指在黑衣人身上点了数下,这才停下脚步,喘息不已。

  穿越之后第一次经历险境,几乎丢了性命,过了好半晌钟兀自心悸不已。

  定了定神,他来到黑衣人身边,蹲下身子,伸手扯掉了蒙在黑衣人脸上的黑布。

  一张清丽的脸蛋出现在钟眼前。

  竟然是个女人!

  钟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黑衣妹子躺在地上,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婴儿肥,一双美眸狠狠地瞪着钟,似乎想要威慑他,却无法让人生出半分惧怕的情绪,反而有点可爱。

  看见美女,钟心中的杀意瞬间烟消云散。

  哎,我总有一天要死在女人手里。

  他一边吐槽自己,一边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偷袭我?”

  黑衣妹子仍旧瞪着钟,眼神之中透着倔强和不屈,对于钟的问话并不搭理。

  “你可以不理我,只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身上应该有伤,而且伤得不轻。”钟叹了口气道,“再加上刚才这番打斗,伤势又恶化了不少,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活不了几天了。”

  黑衣妹子依然不说话,眼神之中却透出一丝黯然之色。

  “虽然差点被你刺死,不过我却没有杀女人的习惯。”钟柔声道,“既然你不愿意搭理我,那只请你告诉我,你隐藏在山中,是冲着我钟来的,还是冲着飘花宫来的?若你的目标不是我,我就放你一马,如何?”

  这却是钟的言语陷进,若真是飘花宫的敌人,此时一旦承认,他可不会手下留情。

  “都、都不是。”黑衣妹子踌躇了一会,终于开口道。

  “哈?”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那你偷袭我干啥?”

  “我、我以为你是极乐帮派来的追兵。”黑衣妹子苍白的脸颊上隐隐闪过一丝红晕。

  你妹的极乐帮!

  钟只觉心头一万匹神兽奔腾而过。

  若黑衣人是男的,他定会一个巴掌呼过去,然后问他,我长得这么英俊,你哪只眼看出来像是混黑道的?

  面对软妹子,他自然不好动粗,只能把满腔怒火都归咎于极乐帮。

  “我就不能是清风山上的人么?”

  “我、我打听过,清风山上只有一个飘花宫,里边没有男人。”黑衣妹子的语气很弱,也不知是伤势太重,还是羞愧所致,“这么晚了还在山上晃荡的男人,多半不是什么好人。”

  钟竟无言以对。

  本以为你是个胸大无不对,也挺平的,不料逻辑居然如此缜密

  “对了,你不会就是那个杀了极乐帮副帮主的刺客吧?”钟忽然想起白天的遭遇。

  “嗯。”黑衣妹子呼吸变得急促,面色也越来越苍白,伤势带来的痛苦让她无力回答,只能发出一声鼻音。

  能够让两名地轮高手一死一伤,这个妹子多半也是地轮级别的修炼者,若是把她治好了之后翻脸不认人,只怕

  钟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然而,看着黑衣妹子美丽的面容因为痛苦而扭曲,钟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哎,我这辈子绝对会死在女人手上!

  他左手扶起妹子后背,右手卡在她的腿弯处,将黑衣妹子打横抱起,来到石床边轻轻放她躺下。

  “吃下去。”钟将一颗回元丹送到黑衣妹子嘴边。

  黑衣妹子脸色犹疑。

  “我要是想害你,你还能反抗么?”钟又好气又好笑。

  黑衣妹子脸一红,白了他一眼,终究还是乖乖把丹药吞了下去。

  一股温和的药力迅速流遍全身,她感觉自己的痛苦稍微得到了一些缓解。

  钟伸出右手,轻轻搭在了黑衣妹子的手腕处,妹子本能地想要缩手,然而在“一阳指”的作用下,却是动弹不得。

  “你这修炼的什么功法,简直乱来!”钟皱了皱眉,只觉黑衣妹子体内的灵力无比混乱,浑身上下的经脉千疮百孔,看上去二十岁都不到的少女竟然已经有种生机枯竭的感觉。

  “这门功法没有名字,是万金楼专门用来锻炼刺客的法门,胜在修炼速度极快。”黑衣妹子轻声道。

  “看似修炼得快,其实完全就是在压榨人体潜能,我看你们那个什么万金楼的刺客,只怕没有几个能活过三十岁吧。”钟冷笑一声道。

  “不错。”黑衣妹子闻言,黯然道,“能活过二十五的刺客屈指可数,而且这门功法最多只能修炼到地轮,无法更进一步,想要依靠突破来延长寿命也做不到。”

  “那你还修炼,是不是傻。”

  “只要能杀了段长虹那个禽兽,为家人报仇,死了又何妨?”黑衣妹子眼神之中,露出仇恨的光芒,语气忽然激动起来,“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全家老小都命丧在这个畜生手中,除了同归于尽,我还有什么报仇的办法!”

  看着少女因仇恨而疯狂的表情,钟心中不免有些同情。

  普通人在修炼者眼中,或许真的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这个世界的现状,并非他一个初来乍到的小人物所能改变。

  “虽然我并不认识你口中的段长虹,不过既然是个黑道帮派的头子,想来坏事做了不少,你要杀他报仇,情有可原,只是既然投靠了刺客组织,想必万金楼还会命令你去刺杀别人,那些无辜的人又该找谁说理去?”

  “我、我还没替万金楼杀过人。”黑衣妹子表情一滞,嗫嚅道,“万金楼的训练还没结束,我就溜出来找段长虹报仇了。”

  “那等你杀了段长虹之后呢?”钟的问题直刺妹子心灵,“你是不是还要回去替万金楼卖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