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这两个家伙不对付(1 / 2)

  就在天枢出手的那一刻,钟知道,对方的情况已经被自己摸索了个八九不离十。

  然而,猜对了真相,他却并不觉得有多高兴。

  天赋,是比特殊体质更为稀有,更为珍贵的资质,几乎可以说是通往修炼巅峰的快车道。

  天赋与肉身并无关联,而是一种独特的才能,一种存在于心间的意境,一种类似于天地之道的奇妙法则。

  拥有天赋的修炼者,一旦将之激活,非但能立即领悟一种最为顶尖的天地法则,还不会影响日后对于自身大道的感悟。

  譬如柳柒柒在与剑绝交手的过程中激活了“天生剑心”,剑术造诣瞬间暴涨,随后又在天剑山庄的秘境之中,成功感悟了“绝情剑道”,两者之间并不冲突,而是相辅相成,如虎添翼。

  寻常入道灵尊若是与柳柒柒交手,需要同时面对她的自身大道和剑道法则,结局自然是可想而知。

  来到这个世界已有数月,除了柳柒柒和眼前的天枢,钟还真没遇见过第三个拥有特殊修炼天赋之人。

  这也正是剑以城堂堂圣地大长老,在听说了柳柒柒的“天生剑心”之后,会不顾身份将她抢回“天剑山庄”,死皮赖脸想要收其为徒的原因。

  先天剑魂,正是一种不输于“天生剑心”的顶级剑道天赋。

  钟曾经在一本上古典籍中读到过对于“先天剑魂”的描述,简单概括起来,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

  没有“先天剑魂”斩不破的防御!

  对于吸收过地龙心血,又身负“灵纹炼体诀”,肉身强悍得如同万年王八壳的钟而言,“先天剑魂”正是天敌一般的存在。

  而天枢那可以对敌人伤口进行标记的古怪大道,又能够轻松绕开“钟二号”和防御灵纹,对其本体直接造成打击。

  再加上他那得到“狂风体”加持的变态速度,可进可退,能攻能守,浑身上下几乎可以说是没有短板。

  对于普通修炼者而言,能够感悟自身大道,迈入入道灵尊之境,已经是亿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世俗间几乎不存在的传说人物。

  而特殊体质与剑道天赋,更是在万万亿人里也很难寻到一个的天选之人。

  想要三者兼备,概率比走在路上被雷劈中一万次的概率还要小上无数倍。

  而天枢,却正是这样一个幸运儿中的幸运儿,天选之子中的战斗机。

  果不其然,伴随着天枢的挥剑动作,钟原本愈合了大半的两处伤口被再次捅穿,鲜血如同喷泉般前后涌出,江语诗离得较近,被血液洒在胸前,白色衣衫上顿时红斑点点,与腰间的红色围甲相映成趣,若是让不知情的人见了,怕要以为这是衣裙上本来的花色。

  “小贼,你、你不要紧么?”

  望着钟身上可怖的伤势,江语诗只觉既感动,又心疼,再也顾不得矜持,声音里透着无限关切,“千万莫要逞强!”

  “没事,就凭他这点力气。”钟回过头来,冲着她裂开嘴,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似乎在笑,表情却比哭还难看,“砍在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贫嘴!”

  望着钟脸上的滑稽表情,江语诗有点想笑,眼眶却忍不住微微泛红,隐隐浮起一片水雾,“照顾好自己便是,不用管我。”

  “竟然能够说出这样顾大局、识大体的话!”钟故作惊讶道,“你真的是傻妞么?该不会被人给掉包了吧?”

  “你你去死!”江语诗气得抬手要打,玉臂举到半空,却又缓缓垂了下来,眸中雾气更甚,秀鼻一酸,两行珠泪沿着白皙的脸颊缓缓滑落。

  这一刻,名扬伏龙帝国的女将军,竟然如同一个刁蛮千金,大家闺秀,泪眼婆娑,娇羞嗔怒,说不出的惹人怜爱。

  “开个玩笑,怎么就哭了?”钟没料到平素与自己唇枪舌剑,相互怼之而后快的高傲女子竟然会露出这般小女儿姿态,不禁微微一愣,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轻轻拭去她脸颊上晶莹的泪珠,笑着说道,“一军统帅,竟然这样孩子气。”

  江语诗哪想到钟会忽然做出这般亲昵的举止,登时俏脸绯红,慌慌张张退后两步,左手不停搓着衣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若是放在从前,被钟嘲笑“孩子气”,她定然会当场反驳,然而此时的江语诗也不知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变化,只觉思绪万千,心乱如麻,吹弹可破的脸颊上阵阵发烫,竟然丝毫兴不起回怼的念头。

  “想要打情骂俏,能不能等消灭了敌人之后?”一旁的叶青莲忽然冷冷道,“难不成想要在黄泉路上,做一对亡命鸳鸯么?”

  钟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当着叶青莲的面,对江语诗过分亲昵,忍不住尴尬地挠了挠头,干笑一声道:“青莲姐姐放心,他杀不死我。”

  说话间,他那被砍了不知多少次的伤口,又已恢复了大半,治愈速度堪称惊人。

  难道真的是“不死身”?

  不远处,天枢持剑而立,双目透过白色面具,紧紧凝视着钟的伤口,心中愈发震惊,脑中不觉浮现出开阳的身影。

  殊不知钟虽然体质惊人,却远远做不到不死不灭,和所谓的“不死身”,更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之所以能够展现出这般迅猛的疗伤速度,却是因为他在先前倒地之际,借着烟雾的掩护,悄悄吞下了一颗“生生造化丹”。

  借助这当世最为顶尖的疗伤圣药,他虽然屡屡受伤,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过来,非但不会伤到根基,反而要延年益寿,越活越久,这般怪异的现象,也不知该找谁说理去。

  天枢造成的这两处伤痕,一个在胸口,一个在小腹,虽然皆为要害,却做不到一击毙命。

  因而,钟尽管在不断承受着伤痛带来的折磨,理论上却能够像五小强那般,倒下,站起,倒下,再站起,永远不会被邪恶势力打垮,展现出主人公独有的气质和风采。

  “你到底是谁?”天枢沉默许久,忽然问道,“小小年纪便拥有如此实力,还知道先天剑魂和狂风体这些上古辛秘,绝对不会是无名之辈。”

  打从步入修炼界的那一天起,他就被冠上了“无敌”的称号,经历了成百上千场大大小小的战斗,未尝一败,甚至都未曾遇见过能够对他造成困扰的敌人。

  连圣人都曾亲口夸赞,只要假以时日,踏入圣道,以天枢的资质,必定可以坐上当世第一的宝座。

  然而,眼前这名少年,却第一次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棘手”。

  强悍的修为,高超的灵技,过人的反应力,以及怎么杀都杀不死的变态肉身,他竟一时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来铲除这个怪胎。

  “我是”钟看似要回答问题,脸上却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话锋一转,“你可曾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反派死于话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