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七十六章 君怡小姐,故人来访(1 / 2)

  “这是”南宫灵毕竟心智不凡,很快就从“醍醐灌顶”的震惊之中缓过神来,细细体悟着脑中突然出现的森罗万象神功和九宫迷魂步,只觉纷繁复杂,博大精深,却又好似钻研了一辈子那般了然于胸。

  “你就这样将底牌透露给我了?”好一阵子,她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表情古怪地看着钟道,“对于一个可能会嫁入萧家的女人,你不觉得太过草率么?”

  “南宫姐姐,不瞒你说,我先前的确对你有所提防。”钟对上南宫灵美丽的瞳孔,坦然道,“但是据我观察,你对宫主姐姐和小蝶她们是真心关爱,想来不会帮着萧问剑对付飘花宫,况且以你的才智,就算真的嫁入萧家,这等功法灵技也会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以提高在萧无情众多女人之中的地位,又岂能轻易透露出去。”

  “更重要的是,我想要告诉你。”钟顿了顿,又接着道,“我所拥有的能力,远远超乎你的想象,只要给我一点时间,什么萧家,南宫世家,在我眼中不过土鸡瓦狗而已。”

  “你的能力越强,未来对萧家的威胁也就越大。”南宫灵眼中露出狡黠之色,“作为萧家未来的媳妇,我虽然不会对师父师妹出手,但却可以想办法先将你除去,不是么?”

  “我的确是在赌,赌你会站在飘花宫这边,站在我这一边。”钟苦笑一声,“你是这天下间一等一的聪明人,若是在你面前耍心眼,恐怕徒增笑柄,唯有先一步表达出我的诚意,或许可以打动你。”

  “你所谓的诚意,不过是一种攻心之术。”南宫灵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只能骗骗无知少女罢了。”

  “南宫姐姐要如此想,我也没有办法。”钟无奈道,“如何选择,终究还是要看姐姐的本心。”

  其实,钟之所以会轻易将功法灵技传授给南宫灵,还有一层原因,他隐隐感觉到,脑中的“新华藏经阁”总是在冥冥之中引导着他,南宫灵这位聪明绝顶的女子出现之后,他便抽中了这两本极其耗费脑力的功法和灵技,仿佛在告诉他,这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且不提我和萧无情的婚事。”南宫灵忽然轻笑一声,“这功法和灵技我可不会还给你了哦。”

  “姐姐说的哪里话,送出去的东西,哪里还有要回来的道理。”钟闻言,心中莫名一喜,从怀中掏出两个小瓶,“这是我炼制的两种丹药,一曰蜕凡丹,一曰转灵丹,可以帮助你在短时间内完成重修,请姐姐一并笑纳。”

  握着钟递过来的小瓶,南宫灵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钟,大师姐!”身后忽然传来了柳柒柒的声音。

  转头看去,只见柳柒柒、郑玥婷和冷无霜也已经来到了最上层,三人皆是少女心性,对于上古遗址的好奇心比钟要强上许多,每一层都细细探寻,不免要多耗费一些时间。

  “沈老他们呢?”钟问道。

  “沈老还在楼下纠结呢。”听钟提到沈大锤,郑玥婷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么多灵晶和材料,不知怎样才能瞒着青城剑派搬运出去呢。”

  “说的也是。”钟哈哈笑道,“沈老带来的那两个包袱,怕是只能装得下两块矿石,走吧,咱们下去找他。”

  到得楼下,果然见沈大锤愁眉苦脸地坐在材料库门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沈小婉却还是没心没肺的样子,在材料库里东看看西摸摸,一脸好奇。

  “钟小哥。”见了钟,沈大锤心中一喜,“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这许多劳什子弄出去?”

  对于频频创造奇迹的钟,他打心眼里有种莫名的依赖感,总觉得这少年或许可以解决眼前的困境。

  “有。”钟心知自己拥有储物装备的事情,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这一次来探索遗址之前,他早就很有先见之明地将戒指里的大部分物品都转移到了药王谷中,腾出地方作为搬运之用。

  “此话当真!”沈大锤眼睛一亮,忍不住握紧钟的手兴奋道。

  “我来负责楼上书籍、材料库中的矿石材料,以及灵晶库中的部分灵晶。”钟的储物戒指毕竟空间有限,无法将雷音谷中的所有物资全部装进去,“剩下的那些灵晶,咱们可以用关寨主那伙人的运输车来装,能带多少算多少吧。”

  此言一出,众人仿佛听了天方夜谭一般,纷纷用惊讶和怀疑的眼神看向钟,即便聪慧如南宫灵,一时半会也想象不到他一个人如能何搬运这许多物品。

  唯有冷无霜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真是一座景色宜人,灵气充裕的洞天福地啊!

  看着清风山上五彩多姿的草木花朵、奇石雅泉在灵力雾气背后忽隐忽显,耳听山中悦耳悠扬的鸟鸣啁啾,南宫临忍不住心中赞叹。

  想到那个女人能够在这样秀雅幽静的场所疗养,他心中忍不住生出几分羡慕之情。

  若是我和柔妹能够在这等仙境之中双宿双飞

  正遐想间,云山雾罩的山顶处隐隐现出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

  再往前行走片刻,渐渐可以看清建筑正门上方金光闪闪的“飘花宫”字样。

  南宫临从不怀疑自己的魅力,然而想到当年的所作所为,他多少还是有些心虚,毕竟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个性情叵测的天轮怪物,万一对方不念旧情

  他浑身一个哆嗦,连忙晃了晃脑袋,甩去心中的忧虑。

  靠近飘花宫门前,旁边墙角处忽然转出一名冰肌玉骨、清丽脱俗的少女,一身乳白色的长衫掩盖不住凹凸有致的身段,浑身上下透着出尘脱俗的清冷气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