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我是一个渔夫(1 / 1)

  “夫君?”李卓还担心自己听错,出言确认道。“是。”李雪菲直视着父亲的眼睛,坚定地答道。“你成亲了?”李卓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我怎么不知道?”“爹爹,女儿先前流落江湖,频频遇险,若非枫哥三番两次相救,只怕早就丢了性命。”李雪菲略带歉意地说道,“我二人日久生情,尚未来得及禀报爹爹,便自作主张,定了终身,还望爹爹见谅。”“胡闹!简直岂有此理!”李卓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侮辱一般,勃然大怒道,“萧无情的事情也就算了,你竟然敢瞒着父母私定终身,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爹了!”“爹爹,女儿和枫哥是真心相爱。”李雪菲据理力争道,“还望爹爹成全。”“真心相爱?你懂什么真心相爱?”李卓猛地一拍桌子,怒声喝道,“若是你真能看明白男人的心思,当初又岂会为萧无情那个逆贼所骗?”李雪菲娇躯一颤,脸色煞白。她万万没有料到,前一刻还无比慈祥的父亲,在听说了枫事情之后,居然会瞬间翻脸,狂怒到近乎狰狞的地步。“爹爹,女儿的确遇人不淑,为萧无情所欺。”李雪菲红着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但枫哥是个好人,女儿敢拿性命担保。”“好人?”李卓冷笑一声,盯着表情木讷的枫上下打量了一番,丝毫不掩盖眼神中的不屑,“若真是个好人,又岂会在尚未提亲的情况下骗得你私定终身,完全不顾你女儿家的名节?”枫始终淡然的表情,终于产生了一丝松动。“不怨枫哥,这是女儿的主意。”李雪菲忍不住维护心上人道。“你、你……”李卓伸手指着女儿娇俏的脸蛋,气得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你个没出息的,在外面找个野男人不说,竟然还是自己倒贴上去的?”“王爷!”一旁的王妃连忙上前扶住李卓,柔声劝慰道,“雪菲年纪还小,不懂事,您好生管教便是,千万莫要气坏了身子!”“你生出来的好女儿!”李卓狠狠甩开王妃的手,只觉悲从中来,难以自已,“家门不幸,当真是家门不幸啊!”“雪菲,还不快给你爹爹认错?”王妃对着女儿连使眼色。“娘亲,女儿与枫哥真心相爱,何错之有?”李雪菲倔强道。“你……”王妃只觉一阵胸闷,“你非要把爹娘都气死了,才肯甘休么?”“爹、娘,女儿此次回来,也是为了向二老报个平安。”李雪菲的嗓音也不觉大了一些,“既然你们容不下枫哥,咱们这就离开王府,独自生活便是。”“雪菲!”好脾气的王妃脸上也不觉露出一丝愠色,“你为了个外头的野男人,连爹娘都不要了么?”“雪菲,既然你父母不同意咱们的事情,不如……”枫忽然开口道。“爹、娘!女儿这辈子是不可能离开枫哥了,还望二老成全!”不等他说完,李雪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如雨下,声嘶力竭地哭求道,“若是你们实在不允,女儿唯有和枫哥远走他乡,找个偏僻的地方隐居,度过余生了。”“你、你这不孝女!”李卓险些就要喷出一口老血,右手捂着胸口,只是怒骂道,“你以为我会放你们走么?做梦!”“爹爹若是要强留,女儿唯有一死。”李雪菲忽然抽出腰间长剑,横在脖颈旁,“二位的养育之恩,只好等来世再报了。”“你、你……”王妃也不禁气得浑身颤抖,不断伸手抹着眼泪,哽咽不语。“这野男人到底是谁?”过于激动之下,李卓的情绪反倒开始麻木,他的眼神忽然聚焦在枫身上,咬着牙问道,“居然能把你迷得神魂颠倒。”“我是一个渔夫。”枫面无表情,淡淡地答道。“渔夫?”李卓怒极而笑,“你一个渔夫,也妄想攀龙附凤,迎娶当朝郡主?”枫只是静静地凝视着他的眼睛,并未露出丝毫怒容。“胆气倒是不错。”李卓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目光又落在了枫腰间的铁剑之上,“普通渔夫,哪有随身带剑的,你的真实身份怕是不止于此吧?”“在渔夫之前。”枫略一迟疑,终究还是如实答道,“我曾经是一名刺客。”“枫哥!”李雪菲没料到枫居然会对父亲坦白自己的过往,眼中不觉闪过一丝焦虑之色。“刺客?”李卓眼神一凝,急忙追问道,“你隶属于哪个组织?”“万金楼。”枫并未隐瞒。“听说万金楼的刺客,没有一个能活着脱离组织的。”李卓眯起眼睛,语气变得十分古怪,“莫非你还在以杀人为生?”“这只不过是万金楼自己吹嘘罢了。”枫摇了摇头,“其实活着脱离组织的,不止我一人。”言语间,他的脑海之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冷无霜清丽的容颜。“能够活着脱离万金楼,想必实力不俗。”李卓的语气少许柔和了一些,“不知你的修为达到了何等境界?”“天轮。”枫的回答言简意赅。“年纪轻轻,便达到天轮境界,天赋倒还不错,可以媲美英杰榜前十的俊彦。”李卓的声音里的火气逐渐散去,“若是你能答应本王,从此改名换姓,好好待在雪菲身边照顾她一生一世,本王倒也不是不能考虑成全你们。”“爹爹!”“王爷!”两道女声自不同方向传来。李雪菲欣喜若狂,而王妃则满脸惊诧。李卓摆了摆手,示意二女不要出声,眼睛依旧紧紧凝视着枫。“好。”枫平静地与老亲王对视了片刻,这才淡淡地应道。“很好,本王会尽快替你安排新的身份。”李卓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也希望你牢记自己的承诺,若是将来雪菲受了半点委屈,本王就是追杀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碎尸万段!”枫缓缓点了点头,并不言语。“多谢爹爹!”李雪菲擦了擦眼泪,如同一只欢快的蝴蝶,“滋溜”一声钻进李卓怀中,亲昵地嚷道,“我就知道,爹爹最疼我了!”“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让生出你这么个不省心的女儿。”李卓无奈地苦笑道,“往后帝都那些老家伙也不知要怎样在背后戳我脊梁骨呢。”“理睬那些无聊的人作甚?”李雪菲挂在父亲的脖子上,娇声说道,“日后女儿和枫哥定会好生孝敬爹娘,绝不让您后悔今天的决定。”“但愿如此罢!”李卓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后背,柔声说道,“你们两个一路舟车劳顿,想必也有些乏了,且去洗漱休息一番,晚上陪爹爹用饭罢。”“是!”李雪菲兴高采烈地拉起枫的右手,跟着下人离开了房间,只留下礼亲王与王妃两个人四目相对。“王爷,您真的要接受一个刺客为郡马么?”王妃对于礼亲王的决定颇有微词,“这样下贱的出身,如何配得上雪菲?”“怎么可能?”李卓冷笑一声道。“可是,您刚才……”王妃不解道。“雪菲那丫头从小被你宠坏了,脾气倔得跟头牛似的。”李卓狠狠瞪了她一眼,“若是不答应,她说不定还真和那个野男人私奔了,跑到哪个犄角旮旯里躲起来,到时候如何寻得着?”说得好像你不宠她似的。王妃撇了撇嘴,心中颇觉不以为然。“唯有先假意答应下来,稳住她心神,再徐徐图之。”李卓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本王是万万不会让一个低贱的刺客入赘府中的!”“王爷打算怎么做?”王妃好奇道。“如果这个男人识相点,愿意自己滚,本王就饶他一条狗命。”李卓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下来,嘴角勾起一丝阴冷的微笑,“否则,万金楼对于脱离组织的刺客,可不会那么友好。”……“你果然在这里。”叶青莲望着坐在地上,神态茫然的钟文,轻声说道。在伏龙帝都遍寻无果之后,她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狐狸精云清瑶的住所“碧池小筑”。这是伏龙帝国中除了帝都之外,钟文唯一去过的地方。也正是在这里,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得不说,云清瑶是个十分懂得享受的人,整座宅院红墙金瓦,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鸟语花香,即便已是秋天,桂花的金黄色、菊花的粉白色以及勿忘我的浅紫色交织在一起,院子里依旧艳丽如春,赏心悦目。如她所料,钟文确实就在这座美丽的“碧池小筑”之中。然而,他却并未待在院中欣赏美景,反而将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关在暗室之中。正是当初云清瑶拿来囚禁折磨叶青莲的那间暗室。“青莲姐姐?”钟文转头看向叶青莲,眼中却没有什么神采,“你怎么会来这里?”“你说呢?”叶青莲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难不成我是来观光的么?”“小弟只是想一个人静静,不料姐姐竟这般聪慧过人。”钟文颇为勉强地笑了笑,“能够猜到小弟的行踪。”“少拿花言巧语来哄我,老娘不吃这一套!”叶青莲笑叱道,“没死的话就赶紧滚起来,这边帝都不太平,咱们须得尽早离开。”“姐姐,陪我坐一会罢。”钟文依旧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只是拍了拍身旁的地面,低声说道。叶青莲微微愣神,居然罕见地没有出言斥责,而是默默走到钟文身旁,轻轻撩起裙边,与他并排坐了下来。“是因为你那‘姑姑’么?”她的声音里少了一丝凌厉,多了半分温柔。“嗯。”钟文轻哼一声,低头不语。“你若不愿与她相认,只管离开便是。”叶青莲不解道,“躲在这里作甚?”钟文将脑袋埋在膝盖里,依旧不说话。“我不是你肚里蛔虫,也不知你在苦恼些什么。”叶青莲轻叹一声,“只不过如今江家就要遇到大_麻烦了,若是不赶紧带着珠玛离开,搞不好连咱们都要被牵连进去,所以……”钟文还是埋头蹲坐在地,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所以,你要摆这副臭脸,等回了清风山再摆!”却见叶青莲语气一变,忽然伸出纤纤玉手,揪住钟文的左耳,高声斥道,“珠玛还留在江家呢!要是因为你在这里多愁善感,害得小珠玛有什么意外,我看你这辈子如何心安!”“哎哟,疼疼疼疼!”钟文本以为叶青莲会安慰自己,岂料这位美女姐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只觉一阵剧痛自左耳传来,险些连耳垂都要被撕裂,不由得发出杀猪般的叫声,“青莲姐姐,快松手,疼!”“你回不回去?”“回去,回去!”钟文大声讨饶道,“我跟你回去还不成么?”“这还差不多!”叶青莲终于松开右手,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姐姐,女儿家怎能随便扯男人的耳朵。”钟文揉着自己的耳垂,小声抱怨道,“这可是老婆才能揪的地方。”“哦?是么?”叶青莲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钟文只觉脊背传来一阵凉意,登时噤若寒蝉,不敢再胡言乱语。“走罢!”叶青莲站起身来,轻轻掸去裙子上的灰尘。“姐姐,她们离开了么?”钟文犹疑道。“你这么怕她们作甚?”叶青莲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因为,我不是钟文。”钟文迟疑片刻,忽然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