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玩笑开得变本加厉(1 / 2)

  在地龙眼中,钟这个小虫子实力弱得可怜,破坏力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它敢于在钟面前呼呼大睡,任凭他折腾,便是出于对自身防御力的绝对自信。

  在地龙看来,就是躺着不动,钟也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丝毫损伤。

  然而,在钟这一剑出手之时,它终于变了脸色。

  钟施展的,乃是一击必杀的高品级剑技“天外飞仙”。

  往常他施展这一招,总会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一种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绝望感。

  然而,手持千杀剑的钟,却如同一个完全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在宁洁眼中,这一剑平淡无奇,似乎不带任何杀伤力。

  如此普通的一剑,却给地龙带来了一丝心惊肉跳的恐慌感。

  如果他想要取我性命,我能不能抵挡的了?

  有那么一瞬间,它甚至开始对自己的防御力产生怀疑。

  千百道思绪自脑海划过,地龙的尾巴微微翘起,几乎就要朝着钟挥去。

  然而,尾巴在空中忽然顿住,终究没有甩出去。

  罢了,只要能够摆脱这种痛苦,些许冒险,又有什么不值得?

  这么一瞬间的迟疑,钟手中的千杀剑,已经精准无误地刺中了堵在地龙菊门口的龙岩铁。

  想象中的撞击声并未出现,千杀剑表面的纹路泛起一丝微光,极其顺畅地刺入龙岩铁之中,就仿佛扎中了豆腐一般,没有受到丝毫阻碍。

  成了!

  钟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体内灵力毫无保留地输入到千杀剑之中。

  这柄神奇的宝剑,仿佛拥有将灵力无限扩大的能力,如同水滴一般微小的灵力经过长剑加持,也能够化作江河湖海。

  钟体内浑厚的“五元神功”灵力疯狂输入,长剑表面的纹路越来越亮,终于爆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咔,咔嚓,咔嚓嚓!”

  阵阵清脆的碎裂声响起,折磨了地龙将近五十年的龙岩铁表面浮现出道道裂痕。

  裂纹的范围越来越大,间隙也逐渐变宽,离碎裂似乎仅有一步之遥。

  到此地步,钟自然不愿意放弃,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浓郁的紫色气息,手上猛地用力,压榨出体内的每一丝灵力,将这一招灵技催发到了极致。

  “菊花残!”

  伴随着他口中一声莫名其妙的大喝,本已布满裂痕的龙岩铁终于“咔”地断裂开来,分解为数十上百块小型龙岩铁。

  “哦啊!”

  地龙心有所感,猛地仰起头,伸长脖子一声狂吼,猛地颤动身躯。

  “砰砰砰!”

  无数块碎裂的龙岩铁如同重机枪的子弹一般,自地龙的处连环疾射而出,快若闪电,化出道道虚影。

  卧槽!无情!

  正直立在地龙身后的钟首当其冲,猝不及防之下,被数之不尽的龙屎撞上,连人带屎往后笔直飞了出去,重重砸在远处山壁之上。

  不等他推开压在身上的龙岩铁,第二块、第三块又接踵而至,毫不容情地叠加在第一块之上,短短两三个呼吸之间,他的身躯已经被无数龙岩铁淹埋,完全浸没在“屎堆”之中,不留一丝缝隙。

  “钟!”

  望着被龙岩铁遮盖得严丝合缝,密不透风的钟,宁洁大惊失色,奋力跃上前去,猛地一掌拍出,灵力在空中化作一个巨锤,狠狠击打在龙岩铁堆之上。

  然而,和坚硬无比的龙岩铁相比,灵力巨锤如同微风拂过,很快便烟消云散,未能激起丝毫波澜。

  见灵力大锤未能建功,宁洁心中更是焦急,正要再换一门灵技,忽然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腾空而起,竟是被地龙的尾巴卷住腰肢提了起来。

  “哦啊!”“哦啊!”

  虽然听不懂地龙言语,宁洁还是可以从叫声中分辨出,这头庞然大物并没有什么恶意。

  只见地龙转过身来,尾巴灵巧地移动着,将宁洁轻轻放在了远处,随即举起前掌,对着淹没钟的龙岩铁堆拍打了起来。

  “噗!噗!噗!”

  一块块龙岩铁被地龙剥落,渐渐露出了里面的那道白色身影。

  此时的钟早已深陷山壁之中,面上鼻青脸肿,四肢瘫软无力,呼吸更是如同游丝一般,几乎难以察觉。

  宁洁展开身法,飞快赶到镶嵌着钟的山壁前,想要将他从凹坑之中挖出来。

  然而,玉手堪堪触及钟的身体,她忽然娇躯一颤,眼泪止不住地“唰唰”落下。

  原来钟为了炼制千杀剑,连续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又经历了八道雷霆之劫,本就已经油尽灯枯,适才那一式“天外飞仙”更是耗尽了他全部的灵力。

  而地龙体内囤积了太多的“龙屎”,这一通宣泄,几乎就是它全部内脏之力的最强展现,喷出体外的龙岩铁速度有多快,力量有多大,可想而知。

  在极度虚弱的状态下正面遭遇到地龙的全力爆发,此时的钟浑身骨骼经脉早已寸寸断裂,丹田更是严重破损,根本无法运功疗伤,还存有一丝气息,已经算得上是一种奇迹。

  他大约做梦也想不到,上辈子被湖水淹死,穿越重生之后,这辈子老天爷的玩笑开得变本加厉,竟然要将他淹死在屎堆之中。

  宁洁呆呆凝视着奄奄一息的钟,只觉大脑一片空白,白皙的脸颊早已被泪水浸湿,心中的凄苦难以用言语来描述。

  无论怎样欺骗自己,她的内心深处,却终究还是得出了一个难以接受的结论。

  钟的伤势,已是回天乏力。

  对了,丹药!

  沉默了许久,她忽然醒过身来,开始在钟的衣服里翻找疗伤丹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