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六十章 险些着了这女人的道(1 / 2)

  伴随着这道悦耳的嗓音,洞中的紧张氛围登时被一扫而空。

  天枢和天璇皆是眼神一变,齐齐转头,看向了山洞的入口处。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女子,看上去约莫三十余岁年纪,生得粉面桃腮、杏眼朦胧,容色颇为美艳,黑色的中长发披散在肩头,左右两侧洁白柔嫩的耳垂上,各自挂着一条造型独特的金色耳坠,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女子身上的黑色长袍胸前同样有一副红白两色阴阳图,衣服的款式却明显经过了一番改良,变得更为收身,胸部更松,腰部更紧,将她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更为夸张了几分。

  黑衣女子款款步入洞中,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微微扭摆着,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之间,无不散发出夺人心魄的魅惑之力,就仿佛一个荷尔蒙的集合体,令世间任何男子都会不自觉地想要将她扑倒在床,肆意释放出本能的欲望。

  “天权,你来做什么?”天枢看着黑衣女子,冷冷问道。

  原来这名黑衣女子,正是暗七星之一的“天权”。

  “好个无情的男人。”天权秀眉微蹙,纤白的右手轻轻按在胸口,万分委屈地说道,“分明是你自己留下的记号,如今却来问我。”

  她的一双美眸中带着幽怨之色,檀口轻盈,体态柔弱,仿佛天生媚骨,一言一行,无不令人心神荡漾,血脉偾张,恨不能将这个美丽而可怜的女人搂在怀中,狠狠疼爱,好生怜惜。

  “收起你那套无聊的把戏!”天枢却犹如铁石心肠,对于这等尤物毫不动心,“还有,你的面具呢?”

  “切,真无聊!”天权嘟了嘟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们,从今往后,咱们都不用带面具了。”

  一个妩媚妖娆的美女忽然摆出这般姿态,成熟与可爱两种气质交织在一起,释放出难以想象的魅力,那娇艳欲滴的嘴唇更是无比撩人,几乎是世间任何男子都无法抗拒的致命诱惑。

  然而,洞中的天枢和天璇二人就如同看破红尘、无欲无求的老僧一般,面对这样罕见的性感尤物,竟是视若无睹。

  “什么意思?”天璇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问道。

  “怎么这副德性?”天权抿嘴一笑,目光在天璇身上来回扫视,“莫不是被天枢哥哥欺负了么?”

  “少废话,有屁快放!”天枢被她一声“天枢哥哥”叫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忍不住硬生生打断道,“没事赶紧滚!”

  “首领让我带话给所有暗七星。”天权戏耍了二人一番,总算心满意足,面色稍稍一正,“从今天起,七大……六大圣地全面开战,咱们将和‘暗神殿’联手,共同对抗其余四大圣地,除了圣人,你我皆可随意出手,不需要再隐藏身份了。”

  “六大圣地?”天璇不解道,“还有一个呢?”

  “‘天剑山庄’已经被首领剿灭。”天权如实答道,“如今世间只剩下六个圣地,等到这场战争结束,或许……”

  “哦?‘天剑山庄’已经不复存在了么?”天枢眼中的诧异一闪而逝,言语间带着一丝惋惜,“可惜,再也没有机会和这群顶尖剑修一较长短了。”

  “小妹还要给天玑他们带信,没法留下来陪伴两位哥哥呢。”天权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嗓音又软又糯,直教人骨头发酥,“双方圣人都不会出手,想必这世间再也无人是天枢哥哥的敌手,期待你们的表现哦。”

  “呵呵!”天璇口中冷笑一声,眼中满是嘲讽之色。

  天枢被她这般吹捧,脑中不禁闪过一个白衣少年的身影,非但不觉愉悦,脸上反而罕见地流露出尴尬之色。

  天权优雅地转过身去,露出倾国倾城的背影,款款踱至洞口处,忽然转身说道:“虽说两位哥哥都是圣人之下最为强悍的存在,行事却还须小心一些,听说瑶光在大乾出事了。”

  “瑶光死了?”天璇心头一惊,脱口而出道。

  在所有暗七星之中,他与瑶光的关系,算是较为亲近。

  “死没死我不知道。”天权摇了摇头,“只不过,长老们已经推算不出他的存在了。”

  “大乾……莫非是‘闻道学宫’干的?”天璇咬牙道。

  “或许是,又或许不是。”天权微微一笑,眸中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开阳已经前往大乾,小妹很快就要去与他汇合,将此事调查清楚。”

  “连瑶光都对付不了的人物,绝不简单。”天璇忍不住提醒道,“你自己小心些。”

  “天璇哥哥这是在关心我么?”天权眸中波光潋滟,竟似感动得就要落泪。

  “不是不是。”天璇被这一声“天璇哥哥”叫得汗毛倒竖,脊背发凉,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你哪里需要我来关心?”

  “若论正面交手,或许是瑶光更胜一筹。”天权嫣然一笑,眸中闪耀着自信的光芒,“可要数暗七星之中哪个最难对付,小妹称第二,几位哥哥谁又敢称第一呢?”

  言罢,她娇躯一闪,消失在洞穴之外,银铃般的笑声渐渐远去,只留下淡淡的幽香,飘散在洞壁之间。

  眼见天权离开,天枢和天璇齐齐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好可怕的‘魅灵体’!”天璇忍不住感慨道,“认识她这么久,还是习惯不了,险些着了这女人的道。”

  “天权说得并没有错。”天枢罕见地没有反驳,“暗七星之中,最难对付的,或许真的是她。”

  “不管伤害瑶光的是谁。”天璇喃喃自语道,“被这个疯女人盯上,我都忍不住要可怜他们了。”

  被天权这么一搅合,两人已经没有了争吵的兴致,一时相对无言,整个山洞一片寂静,只剩下外头林间的鸟鸣之声清晰可闻,悦耳动听……

  ……

  “怎么,在紧张如何跟上官长老她们交代么?”南宫灵斜倚在车厢座位上,体态慵懒,身姿曼妙,构成了一道秀丽的风景线,美眸中闪耀着深邃而灵动的光芒,似笑非笑地看着钟文道。

  “交、交代什么?”钟文干笑一声,装作听不明白。

  “自然是交代珠玛随你离开清风山,为何你却没能将她平安带回门中。”南宫灵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对钟文的窘境喜闻乐见,“还有叶长老的肚子里,怎么会怀上你的孩子。”

  “南宫姐姐,我该如何是好?”被南宫灵戳破了心事,钟文脸拉得老长,忧心忡忡,无精打采。

  “你自己惹的桃花债,自己想法子解决,与我何干?”南宫灵掩嘴笑道。

  “南宫姐姐,总感觉你有些幸灾乐祸啊。”钟文斜乜着眼睛,气呼呼道。

  “有么?”南宫灵笑得愈发灿烂,“定是你的错觉。”

  “姐姐,莫非小弟哪里得罪你了么?”钟文见她表情,更加笃定对方将快乐建立在了自己的痛苦之上,忍不住问道。

  南宫灵淡淡一笑,并不回答,目光又一次落在了钟文身旁那无人操持,却独自飞舞不停的奇特灵纹笔上,眸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