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略施惩戒(1 / 2)

  “好歹毒的老妖婆!”

  那道影子发出阴阳怪气的叫声,双手同时挥起,原本打向他和下方黑衣人的寒冰箭雨仿佛幡然悔悟一般,竟是掉转方向,朝着江语诗所率领的骑兵队狠狠射去。

  熊婆婆吃了一惊,凝神看去,这才发现影子居然是一头体型硕大、威武不凡的白头雕,雕背上站立着一名相貌清秀的白衣少年。

  少年身上紫气缭绕,银光闪耀,颇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修为分明未到灵尊,在自己的威压之下却能够行动自如,种种奇异之处,令熊婆婆不禁在心中生出一丝警惕。

  这位白衣少年,自然就是钟。

  “既然你们苦苦相逼,那就拼个鱼死网破!”钟又是一声怪叫,脚下白头雕双翅一振,朝着熊婆婆疾驰而去,两人之间的距离很快便不足两尺。

  熊婆婆堂堂灵尊大佬,自然不会惧怕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她身形稳如磐石,丝毫不动,右掌再次挥出,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冰棱,狠狠戳向钟前胸。

  也不见钟如何动作,这道威猛无匹的冰棱却似喝多了一般,脑袋一偏,居然擦着他的肩膀而过,而钟也在同时挥出一拳,在身前凝聚出三个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小太阳,重重砸向熊婆婆面部。

  咫尺之间,两人“乒乒砰砰”,拳来脚往地打作一团,一时竟难分胜负。

  与此同时,江语诗率领的骑兵大队也已冲入到瑟瑟发抖的后勤劳力之中,面对头顶忽然落下的寒冰箭雨,伏龙军队颇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纷纷抽出兵器挡格闪避,一时倒也未能顾及下方那些黑衣劳力。

  “动手!”

  正在伏龙起兵手忙脚乱之时,一群抱头颤抖的黑衣人之中,忽然跳出一人大声喝道。

  随着他一声喝令,原本或蹲或跪,如同小白兔一般温顺的黑衣人们忽然跳将起来,变魔术似地不知从哪里掏出刀剑匕首等兵器,对着身边的伏龙骑兵就是一通猛攻。

  这些黑衣人如同事先演练过一般,手中兵器招呼的对象不是马脚,就是人腿,但凡得手,便会有一名伏龙骑兵滚落地面,随即或被斩杀,或被践踏,原本注意力皆在上空的伏龙骑兵们猝不及防,惨叫声,马嘶声,落地翻滚声交杂在一处,场面瞬间变得混乱不堪。

  “第三式!”

  江语诗骤然遇见变故,白皙的脸蛋上不见丝毫慌张,樱唇轻启,吐出一道命令。

  原本惊慌失措的伏龙骑兵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同时举起手中兵器斜斜向下刺出,动作整齐划一,如同事先演练了千万遍。

  “啊!!!”

  伴随着声声惨叫,原本气势如虹的黑衣人如同韭菜般成片倒下,一时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而伏龙骑兵则逐渐从混乱中恢复过来,重新爆发出百战之师的惊人气势。

  简单一个口令,便将场上局势瞬间扭转,江语诗的统御力之强,可见一斑。

  “拼了!”那名黑衣人见势头不对,又是大喝一声,同时伸手入怀,掏出一一枚灵雷,朝着伏龙骑兵抛掷过去。

  “轰!”

  随着耀眼强光和震天巨响,两名伏龙骑兵被连人带马炸飞出去,四周战马受到影响,纷纷做出躲闪姿态,大乾这一方的黑衣人稍得喘息,重整旗鼓,再次向伏龙骑兵发动猛攻,双方你来我往,杀成一片。

  江语诗手中长枪旋转翻飞,枪尖闪烁着耀眼灵光,所过之处,挡者披靡,竟然没有一合之敌。

  她眼神坚定,策马直奔那名带头呼喊的黑衣劳力而去。

  这名投掷灵雷的黑衣人,正是凉山第十八峰峰主,那位看似忠厚,却在无意间被钟发掘出演绎天赋的苟大彤。

  而所谓的“劳力”,自然就是前来支援边境的凉山好汉们。

  凉山十八峰之中,除了十三娘的个人实力稍弱,其余峰主至少都达到了天轮修为,苟大彤自然也不例外。

  因而,看见一位娇滴滴的美女将军持枪杀来,他毫不惊慌,反倒笑嘻嘻地提着大刀迎了上去,打算给她一个教训。

  谁料双方甫一交手,他便感觉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自对方长枪之上传来,大刀与长枪堪堪相撞两次,手臂便已酸软无力,等到两把兵刃第三次碰在一起,苟大彤已是虎口震裂,大刀脱手飞出,落入到混乱的战场之中,再也难以寻见。

  眼看着对方长枪再次袭来,枪尖一点耀眼白光点向自己双目之间,如白蛇吐信、蛟龙出水,苟大彤闪避不及,只觉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叮!”

  远处忽然飞来一道彩色圆环,准确地撞在江语诗手中银枪之上,将枪头撞得一歪,擦着苟大彤肩膀而过,虽然在皮肤表面蹭破一道口子,这位表演界冉冉升起的新星,却总算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性命。

  江语诗目光一凝,转头望去,只见一名身着彩色民族服饰的美貌女子正盘坐在一头巨大的雪鹰身上,眼眸如同泉水般清澈透亮,左手持着一个彩色圆环,右手轻轻一招,适才撞在江语诗银枪上的另一只圆环也飞回到手中。

  女子双手相交,两只彩色圆环发出“叮”的相撞之声,身下那头白色雪鹰眼神锐利,口中发出尖唳之声,浑身山下充满着傲慢的气息。

  “你是谁?”江语诗缓缓问道。

  “幻兽宗弟子,甘暮云。”

  “不错,有资格做我的对手。”江语诗微微一笑,双腿轻轻一夹,胯下战马长嘶一声,四肢猛地发力,朝着甘暮云疾驰而去。

  甘暮云丝毫不惧,竟然自阿雪背后纵身跃下,足尖点地,轻飘飘地出现在江语诗左侧。

  与此同时,阿雪双翅一振,出现在江语诗右侧,这一人一鹰配合默契,居然对伏龙帝国的美女将军形成左右包夹之势。

  江语诗同时面对一人一兽,毫不慌张,一杆银枪使得跳跃翻飞,变化莫测,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二女“叮叮当当”斗得火热,在不知不觉间越打越远,逐渐离开了人群。

  伏龙帝国的骑兵大队正在和凉山匪徒厮杀,完全未曾注意到主帅已经渐渐离开了军阵范围。

  萧无情身形飘逸,游走在战场之中,手中折扇每刺出一记,便会收割一名凉山匪徒的性命。

  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很快便发现江语诗走得太远,已经脱离了骑兵的守护范围,正要出言提醒,却被忽然出现的苟大彤牢牢缠住,面对天轮级别的对手,他不得不全神应对,一时间把江语诗抛在了脑后。

  天空之中,原本和熊婆婆不相伯仲的钟渐渐感到力不从心,由原来的猛烈对攻,变成三分进攻,七分防守。

  又过了片刻,他感觉熊婆婆的攻势越来越猛,连偶尔出手反击都显得困难无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