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五十章 能力和年龄,有关系么(1 / 2)

  钟文回头看了看曹达,眼中露出不解之色。

  “钟少侠,你来自大乾,对于伏龙帝国的情况可能不太了解。”曹达瞬间读懂了他的眼神,主动解释道,“伏龙帝都主要由皇室和江、宫、姬、仇四大家族所把控,而这仇家,正是四大顶级家族之一。”

  “仇家这么厉害?”钟文颇觉意外,“连灵尊高手都不好好珍惜?居然赶到草原上来当匪徒?”

  “并非如此,无论在哪个家族里,灵尊大佬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顶级武力。”曹达摇头否认道,“二十年前,这仇家原本在四大家族之中位列第二,听说正是因为一场内斗,导致家族实力大幅削弱,才被宫家和姬家超越,如今虽然明面上还位列四大家族,其实早已名不副实,并不能得到其他三家的认可。”

  曹达这番言语之间,仇天龙眸中隐隐闪过一丝哀色。

  “原来如此。”钟文点了点头,再次举起手中长剑,斜指天空。

  一股惊涛骇浪般的恐怖威势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紧接着,天空忽然暗了下来,只见一颗遮天蔽日的巨大陨石自高空疾速坠落,巨石表面燃烧着熊熊火焰,如同末日灾厄,天降神罚,向着草原狠狠坠落,令人不禁生出无可匹敌的绝望之感。

  好可怕的灵技!

  季薇竹素手掩唇,美目之中写满了惊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从找到钟文以来,这位“小师弟”所展现出来的能耐层出不穷,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几乎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

  她甚至有种感觉,莫说自己,便是师傅钟无烟,堂堂凌霄圣地长老,恐怕也远非钟文的对手。

  望着从天而降的恐怖陨石,仇天龙终于认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无论他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是钟文的对手。

  他缓缓闭上双目,不再做无谓的挣扎,心头一片宁静,竟是完全放弃了抵抗。

  而围绕在他身旁的四名家将反倒一个个抽出兵刃,严阵以待,眼中纷纷流露出视死如归的勇气和决心,仿佛要和上方的末世天灾决一死战。

  “轰!”

  伴随着一声震天巨响,陨石无情地砸落在草原上,将地面撞出一个巨大的凹坑,火势迅速蔓延到附近青草丛中,不多时,整片区域便已黑烟滚滚,灼热难当。

  陨石与地面相撞的瞬间,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狂暴气流席卷四方,威势惊人,直吹得四名仇氏家将七倒八歪,堂堂天轮高手,居然连站都站不稳。

  仇天龙闭着眼睛坐待死亡降临,然而过了好半晌,却只能感受到灼热气浪,却并未被陨石砸中,忍不住睁开眼睛转头望去。

  这一看之下,他才发现陨石落地的方位,距离自己竟然相差了十丈有余。

  打偏了?

  他忍不住瞅了瞅钟文,却见这名妖孽的白衣少年已然收起手中长剑,笑嘻嘻地朝着自己踱了过来。

  四名家将见钟文靠近,脸上纷纷露出紧张戒备之色,连忙稳住身形,举起手中兵刃,试图恫吓对方。

  “你们倒是忠心。”钟文微微一笑,随手一拂,送出一股柔和的灵力,将四人推开数丈,然后蹲下身子,凝视着仇天龙疲惫的双眸。

  “为什么不杀我?”仇天龙怡然不惧地回看他的眼睛。

  “我缺少个跟班。”钟文笑嘻嘻地说道,“你好歹也有灵尊修为,马马虎虎可以胜任,要不要考虑一下?”

  “想让我仇天龙给你当跟班?”仇天龙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要杀便杀,又何必要羞辱于我?”

  “所谓的跟班,不过是玩笑之词。”钟文笑道,“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过来替我工作?”

  “你的确是天资过人,百年难遇。”仇天龙毅然回绝道,“但要想让我认你为主,光凭这点,还不够。”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姓钟名文,人送外号‘神医魔厨’。”钟文也不气馁,依旧面带笑容,慢吞吞地说道,“之所以取这么个诨号,便是因为本人医术了得,世间无人能及。”

  仇天龙心中一动,隐隐猜到了钟文的意思。

  “你这毛病或许在别的医师眼中无法可治。”只听钟文接着说道,“于我而言,却不过是小菜一碟,随手便能治愈。”

  “医术天下第一?”仇天龙听他越吹越是邪乎,终于忍不住插嘴道,“你才多大年纪,就敢自诩第一?”

  “你打得过我么?”钟文被他打断,不满地翻了翻白眼。

  “就算打不过,与你的医术又有何干?”仇天龙兀自不服道。

  “你今年多大岁数?”钟文又问。

  “一百零五。”仇天龙迟疑片刻,还是如实答道。

  “小爷今年十七,你活了一百多岁,还打不过我。”钟文看着他淡淡地说道,“能力和年龄,有关系么?”

  仇天龙:“……”

  尽管知道钟文年轻,在听见“十七”这个数的时候,他还是受到了深深的打击。

  其实仇天龙早在八十岁就已经突破到灵尊境界,仅以世俗而论,妥妥的一枚绝顶天才,平素也总是引以为傲,然而在钟文这样的挂逼面前,这份成就却显得黯淡无光,完全拿不出手。

  “我毕竟是个马匪。”良久,他才缓缓开口道,“就算投靠你,你真能信得过我么?”

  “谈不上投靠,我帮你治病,再付你些报酬。”钟文摇了摇头,“你替我工作一段时间,大家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多久?”仇天龙显然没有领略过“打工人”的概念,听了钟文这番说辞,只觉条件算得上道,“三年之后,是去是留,你自己决定。”

  “你的实力远胜于我。”仇天龙又问,“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你自己是灵尊,手下家将却只有天轮修为。”钟文反问道,“他们又能为你做些什么?”

  “我明白了。”仇天龙沉默半晌,眼神渐渐坚定了起来,“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接下来的三年之内,仇某愿效犬马之劳,不需要其他报酬。”

  “痛快!”钟文哈哈一笑,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巧瓷瓶。

  就在他剥开瓶塞的那一刻,仇天龙只觉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扑鼻而来,仅仅吸入一口,便生出一种灵力涌入毛孔,魂魄受到洗涤的舒畅感。

  他双眼一亮,紧紧盯视着钟文手中的药瓶,仿佛有个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在告诉自己,瓶子里装着的东西,对于他的伤势有着莫大的好处。

  钟文倒出一颗表面布满金色纹路的丹药,朝着仇天龙的方向随手一抛,口中说道:“吃下去,给你一刻时间消化药力,然后随我上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