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百九十章 终于派上用场了啊!(1 / 2)

  “南宫玉带兵打到城下去了?”江玉龙听到士兵来报,目光一凛,“他带了多少人马?”

  “大约十万人马。”

  “也就是说,如今天水城中,只有五万人?”江玉龙冷笑一声道,“好拙劣的调虎离山之计,就算他能打赢张雨林,回来发现城池都丢了,不知会是怎样的心情?”

  大坝上方,身材瘦小的熊婆婆正和一身蓝衫的夕尊者你来我往斗得十分胶着,灵力化成的白色冰晶与蓝色灵火不停地相互碰撞着,恐怖的爆裂之声不绝于耳。

  而下方高地之上,五万精锐伏龙大军势如破竹,早已将大乾伏兵打得七零八落。

  “攻城!”江玉龙右手一挥,手中金色长枪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这大坝之上的五万军队,丝毫没有回援城下的意思,竟然直奔天水城头而去,打算在下方尚未决出胜负之时,就令城头易帜。

  面对南宫玉的突袭,张雨林脸上现出一丝踟蹰之色。

  尽管南宫玉本身实力惊人,身后又跟随者数名天轮高手,他却还是没有下令放箭。

  即便有着源源不断的补充,破灵箭依旧是十分珍贵的战略物资,若只是对天轮高手施放,张雨林心中还是有那么微微一丝的不舍。

  仅仅这么一瞬间的犹豫,却让整个战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风老,拜托了!”南宫玉忽然转头说道。

  “交给我了!”

  那名全身被黑白布条包裹之人开口答道,嗓音略显沙哑和虚弱。

  话音未落,一股强大的灵尊气势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瞬间落在四周伏龙大军将士身上,裹在头上的布条散落开来,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容。

  竟然是风尊者!

  “有灵尊!”领头的那名破灵弓手面色剧变,口中大声呼喝着,“射击,攻击灵尊!”

  然而,等到一众破灵弓手和破灵战车的操作者醒悟过来,却为时已晚,风尊者释放出来的强大气息,早已将所有的破灵弓手以及操纵战车的将士们全部笼罩在内。

  尽管手中握着破灵箭这等令天下修炼者闻风丧胆的大杀器,在风尊者的威压之下,这些弓手和战车操作者却连手臂都举不起来,如同木偶人一般,毫无抵抗之力地被南宫玉等人信手宰杀,身首分离。

  南宫玉的队伍目标明确,在敌军阵中来回冲杀,只杀破灵弓手和站在破灵战车上的士兵,对于其余人等则是能躲就躲,如此一来,不过数十个呼吸,近千人的破灵弓手以及十辆战车上方的二十余名操作者竟然被屠戮一空。

  “夺车!”南宫玉纵马挺身,西冲,长枪在空中化作道道虚影,所过之处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不好!”这一刻,张雨林和沈琅二同时惊呼道。

  “原来他的目的是破灵战车。”萧无情恍然大悟,分明身处伏龙大军之中,看着大乾军队纵横肆虐,不知为何,他心中忽然生出一股痛快的感觉。

  让你们这些杂碎再嘚瑟!

  向来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对一切都不那么在意的的萧家二公子,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个心胸狭窄,戾气深重之人。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张雨林两眼通红,声嘶力竭地吼着,指挥将士们阻拦南宫玉等人的夺车行为。

  然而,在风尊者无可匹敌的灵尊威压之下,任何伏龙将士一旦靠近南宫玉等人,就会瞬间被压得无法动弹,任人鱼肉。

  如此这般,大乾将士们很快便抢下十辆破灵战车和大量破灵箭,随后果断跟在背负着风尊者的天轮高手身后,雷厉风行地向着东边突围。

  失去了破灵箭的掩护,没有灵尊大佬的伏龙军队对于风尊者的强大气势毫无办法,只能远远坠在身后,眼睁睁地看着南宫玉等人将十辆破灵战车席卷一空,如同一个锋锐无匹的锥头,冲破包围圈扬长而去。

  老头子终于派上用场了啊!!!

  风尊者伏在那名天轮将领背后,心绪激动,热泪盈眶。

  他身受重伤,连移动手臂都十分困难,本该躺在床榻之上疗养,然而在南宫玉找上门来求助之时,却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了下来。

  实在是打了太久的酱油,令他内心深受折磨,憋屈欲狂。

  若不然,每一位灵尊大佬都是有头有脸的顶尖存在,哪个愿意被人背在身后,一动不动当个“工具人”?

  “刚才伏龙帝国那群杂碎脸上的表情,看着当真痛快!”冲出敌阵之后,那名背负着风尊者的大乾将领哈哈大笑,“玉哥儿果然神机妙算,想不到这么轻松就能夺下十辆破灵战车。”

  “我这开闸放水的假象,为的就是让江玉龙带走熊婆婆。”南宫玉笑道,“只因熊婆婆的冰系灵技,正可以完美破解我的水攻,只是如此一来,下方的伏龙大军之中,便没有了灵尊高手。”

  “适才若是那群龟儿子对咱们放箭,情况可就不妙了。”这名天轮将领回想起先前面对破灵战车的场景,心有余悸道。

  “不会。”南宫玉摇了摇头道,“据我观察,这几日伏龙大军在作战之时养成了一个习惯,破灵箭只爱往灵尊身上招呼,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能浪费在普通将士身上。”

  “原来如此。”那名将士点了点头,“被你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是这样。”

  “而且江氏兄妹为了提升行军速度,将所有缚灵甲士都留给了宫九霄。”南宫玉手中的长枪,不知何时又换回了折扇,“唰”地一声打开,轻轻挥舞着道,“如此一来,只要有灵尊大佬愿意屈尊偷袭,自然所向披靡,无人可当,只是苦了风老。”

  “只要能够保卫大乾,些许操劳,又算得了什么?”风尊者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完全没有身为“工具人”的自觉,一副居功至伟的得意模样,结果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痛得一阵龇牙咧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