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赌不赌?(1 / 2)

  “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神医魔厨么?”

  灵尊大佬之中,一名身着白衫,温尔雅的中年男子看着钟,略微有些吃惊道,“竟是这般年轻?”

  “谢总督莫看钟年轻。”上官君怡听他对钟的能耐似乎有所怀疑,笑盈盈地瞥了他一眼,“已经有一位帝国总督死在他手上了呢。”

  白衣男子正是西岐总督谢天书,此时被上官君怡这么呛了一句,他不禁颇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道:“上官姑娘所言有理,是谢某以貌取人了。”

  这两人莫非是姘头?

  他眼神在上官君怡和钟两人之间来回游走,心中生出了和祖大彬类似的想法。

  在他身旁,一名面容瘦削,身着少数民族花色服饰的中年男子盯着钟身后的白头雕上下打量,虽不言语,眼中却露出了浓厚的兴趣。

  “钟小哥,老头子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如今咱们这三支军队加起来,伤兵数量已接近十万,不知你有何良策?”薛老将军看见钟,心中莫名一宽,明知希望渺茫,却总感觉这位神奇少年,能够做到些什么。

  “有伤兵,治好不就得了。”钟脸上带笑,轻描淡写道。

  “钟医师,若只是如此,咱们军营之中也有不少名医。”祖大彬对于钟的表态不以为然道,“只是医师所能救治的人数终究有限,又如何能做到扭转战局?”

  “外头打仗的事情,自然要靠各位努力。”钟摇头笑道,“但若是只谈医治,普通内伤外伤,给我一天时间就足够了,不过有断手断脚的,还需找来自己身上掉落的部件,否则我也是无能为力。”

  “此话当真?”祖大彬将信将疑道,“十万伤兵,就算一位医师片刻不停,一天也不过能治疗数十人,战场之事,可不能当作儿戏啊。”

  总是被这位素不相识的将军质疑,钟心中颇为不爽,他斜乜了祖大彬一眼,忽然自怀中掏出一打灵晶票,坏笑着道:“五万灵晶,赌不赌?”

  祖大彬:“...”

  我要是有五万灵晶,还在前线打生打死的作甚?

  他没料到钟这般财大气粗,一时间哭笑不得,想要拒绝赌约,又觉得有些掉面子,顿时尴尬不已。

  薛老将军和曾锐等人想笑又不好笑出来,一个个憋得十分难受。

  “怎能在军中赌博,胡闹!”终究还是林芝韵出来打圆场,她轻轻瞪了钟一眼,转移话题道,“灵儿她们呢?”

  “南宫姐姐和上官小姐她们就在一里以外。”钟见宫主姐姐出面,也不好再刁难祖大彬,将灵晶票重新塞入怀中,“不出半个时辰,便能到达。”

  “小弟弟,听说你们遭了山贼,货物被抢。”上官君怡娇声问道,“已经解决了么?”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出马。”钟一边与她眉目传情,一边狠狠拍着胸膛吹嘘道,“我只是站在凉山第一峰顶上,虎躯一震,那些山贼便看出我的不凡,一个个纳头就拜,不但乖乖送回了货物,其中有两个山头的好汉还心生悔悟,打算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跟着我一起来了前线,想要支援军队。”

  “钟小哥,你把山贼也带来了?”薛老将军忍不住出声道,“这只怕不妥,那些山贼打仗不行,若是让他们呆在后方,万一闹起事来,却十分麻烦。”

  “薛老将军若是不放心,可以让他们先跟着我做些杂活。”钟心知薛老将军所言不假,山贼的纪律性极差,若是投放到战场上,作用十分有限,“反正他们自带干粮,多些人手,也是好的,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敢闹事,我来负责解决。”

  祖大彬眼中再次露出不以为然之色,只觉钟说话轻浮,喜欢胡吹大气,行事又完全不符合规矩,见几位大佬对他如此推崇,甚感不解。

  “既然有钟小哥担保,那就先让他们呆着罢。”薛老将军见他脸上满是自信,也不好驳了他面子,心想军中这么多灵尊大佬,想来不至于压制不了区区一些山贼,便催促道,“虽然知道你长途跋涉,定然疲劳,但战事实在吃紧,如今伤兵营之中士气极为低落,不知可否现在就去看看?”

  “士气低落么?”钟眼珠一转,脸上忽然露出古怪的笑容,“那倒不用急着去了,还请老将军先替我准备几个盛水用的大桶,里面装满清水,我需要调配一些药物,待会再演一出好戏,帮助军中弟兄们提升一下士气。”

  “小弟弟,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上官君怡看他脸色,知道又要搞怪,忍不住娇声问道。

  “一会便知。”钟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上官明月等人进入营帐之时,钟正躲在一个角落里,将几颗“回天丹”和一些“大回灵丹”混在一起捣碎了,洒入面前巨大的水桶之中,并时不时朝里面加几味辅药,对于周围人时不时投来的疑惑目光毫不理会。

  “回天丹”这般几乎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高级丹药,即便在上古时期亦是十分珍贵,却被他拿来治疗普通军中士兵,若论败家程度,也可以算得上前无古人了。

  “月儿!”

  “姑姑!”

  众人见礼已毕,上官君怡急急忙忙拉着上官明月到一旁问东问西,嘘寒问暖,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南宫灵的眼神,却和鱼玄机身旁那位红衣青年交织在了一起。

  “你怎么来了?”红衣青年语气很淡,却并不显得冰冷。

  “当然是来支援前线。”南宫灵嫣然一笑,心情似乎很是不错,“顺便也来看看兄长,禀报家中近况。”

  “听说你把老爹关起来,没让他参与谋反?”原来这名红衣青年,正是南宫天行的长子,南宫灵的亲兄长,大乾英杰榜中排名第三的“夺命书生”南宫玉。

  “不错,如今由小妹暂代家主之位。”南宫灵柔声道,“等你回家,我便将家主之位交给你。”

  “你做的对。”南宫玉面上竟然流露出赞许之色,“我在军中待得很好,暂时不打算回去,这家主,你就继续当下去罢。”

  若是让南宫天行听见这双二女的对话,只怕又要气得吐血三升。

  “我才不想当这个家主。”南宫灵脸上罕见地露出无奈之色,“兄长还是赶紧归家,好让我卸下担子,回清风山去潜心修炼。”

  “我真不想当家主,若是你也觉得烦,不如就还给老爹算了。”南宫玉竟然耍起了无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