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这辈子都不可能改的(1 / 2)

  “渣男。”珊瑚转头看了钟文一眼,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丫头,怎么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发呆?”钟文笑嘻嘻地走上前去搭话道,“在飘花宫待得不愉快么?”

  “没、没有。”珊瑚俏脸一红,连连摇头道,

  “这里的人待我都十分照顾,怎么会不愉快呢?”

  “那你哭丧着脸作甚?”钟文嘻嘻笑道,“咱俩谁跟谁啊,来来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哥哥开心开心。”

  “去去去!”珊瑚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轻轻瞪了他一眼,“哪有你这样的人?”

  “你果然还是适合这副笑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钟文哈哈笑道,“愁眉苦脸的珊瑚丫头,一点都不好看。”

  “呸!”珊瑚忍不住轻轻捶了他一下,“你才没心没肺!”

  “想念十三娘姐姐了么?”钟文忽然柔声说道。

  “有、有一点。”珊瑚表情微微一滞,垂下螓首,低声细语道,“也不知道姐姐现在过得怎么样。”

  “不瞒你说,我回清风山之前,专程去探望过她。”钟文柔声宽慰道,“如今‘顺风速递’生意红火,她都快要忙不过来了,就指着你早点学成下山,可以去帮她搭把手。”

  “我、我也想,可是上山之后才发现,飘花宫竟然那么厉害。”珊瑚眼神一黯,颇为沮丧地说道,“随便哪位师姐都至少有天轮修为,小师妹才九岁,竟然已经踏足灵尊境界,与当初凉山各寨的实力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只有我修为低微,也不知何时才能赶上大家。”

  “你上山的这些时日,宫主姐姐没有传授功法和灵技么?”钟文忍不住问道。

  “师父传了我一套名为‘云中仙步’的身法灵技。”珊瑚答道,“并让我去‘剑傀阁’中多多操练,至于功法,她却还未提起。”

  “原来如此。”钟文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他知道林芝韵在等着自己回山之后直接以“醍醐灌顶”传功,好省去珊瑚体悟功法的时间,让她少走弯路,

  “钟文,是不是因为我资质愚钝。”珊瑚忧心忡忡地说道,“所以师父才不愿意传我功法?”

  “飘花宫里的高品级功法多不胜数,各有千秋。”钟文坏笑着道,“哪怕是你这样呆头呆脑的傻丫头,也未必没有合适的功法。”

  “你、你……”珊瑚哪料钟文竟然落井下石,狠狠跺了跺玉足,气得粉面通红道,“你才呆头呆脑!”

  “你可知宫主姐姐为何不传你功法?”钟文又拿她打趣了好一会,这才正色道。

  “为什么?”珊瑚紧张道。

  “这里面涉及到飘花宫最大的秘密,一般人都不知道。”钟文忽然凑近珊瑚耳旁,悄声说道,“你叫一声好哥哥,我就破例告诉你。”

  “我信你个鬼!”珊瑚皱了皱秀鼻,对着钟文做了个鬼脸。

  “这可是关系到你能不能出师的秘密,真的不要听么?”钟文坏笑着道,“可不要后悔哦?”

  听他这般说法,珊瑚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迟疑之色。

  “不过是叫一声好哥哥,就可以早点学成下山,回到十三娘姐姐身边。”钟文的声音愈发温柔,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充满了魅惑之力,“难道你不想么?十三娘姐姐在你心中的重要性,便只有如此么?”

  “我……”正所谓关心则乱,听钟文提及十三娘,珊瑚登时犹豫了起来。

  “哎,既然你不要听,那我走了。”钟文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转身作势欲走。

  “等、等等!”珊瑚见他要离开,心头一急,忍不住焦声唤道。

  钟文停下脚步,嘴角微微上扬,隐隐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你真的不骗我?”珊瑚眼神游移,心绪不定。

  “若有半分虚言,就让我遭受天打雷劈。”转过头的瞬间,钟文的表情变得无比严肃。

  见他发下毒誓,珊瑚眼中不觉流露出信服之色,殊不知对于如今的钟文而言,天打雷劈,还真造不成多大伤害。

  “…哥哥。”她扭扭捏捏地吐出几个字,声若蚊蝇,微不可闻。

  “什么?”钟文手掌虚握,盖在耳朵后头,大声问道,“听不清楚!”

  “好……哥哥。”珊瑚的嗓音稍许提升了几个分贝。

  “太轻了,根本听不见!”钟文依旧尖着嗓子喊道。

  “我说……好!哥!哥!”明知钟文在故意刁难,珊瑚迟疑再三,终究还是选择了屈服,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嚷道。

  “心里知道哥哥的好就行了,叫这么大声做什么?”却听钟文一本正经道,“若是让我那几位娘子听见了,岂不是要误会了你我之间的关系?”

  “你……”珊瑚吹弹可破的粉嫩脸颊一鼓一鼓的,水汪汪的眸子狠狠瞪着钟文,仿佛要用眼神将他杀死。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钟文担心再这样下去,妹子就要被气得原地爆_炸,哈哈一笑道,“实话告诉你,哥哥我乃是堂堂飘花宫传功长老,本门真正的顶级功法,都在我的脑子里。”

  “你?”珊瑚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而且本长老手中掌握着一门天下无双的传功之法,可以大大缩短飘花宫弟子领悟功法的过程。”钟文自顾自道,“宫主姐姐之所以还未传你功法,便是为了等我回来。”

  “那……你可以教我功法么?”珊瑚虽然没有完全相信他的话,眼中却还是流露出一丝期冀之色。

  “那当然,总不能让你白叫了这一声‘好哥哥’。”钟文嬉笑着道,“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珊瑚好奇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