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前面说的话可还算数(1 / 2)

  “本王料到父皇不会就此罢休。”武亲王苦笑着道,“只是不曾想到,他竟然敢不顾帝都安危,将酒老这尊守护神都给派出来了。”

  “足见王爷在陛下心目中的位置。”酒尊者哈哈一笑,目光四下扫射,在看见钟文的时候,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忌惮之意。

  “酒老,莫非您要亲自动手,将本王押回帝都么?”武亲王直来直去地问道。

  “王爷,你我素来交好,老头子是万万不愿与你动手的。”酒尊者面色一正,“况且从南疆总督处得知你已晋阶灵尊,陛下的心情不知道有多好,曾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夸赞王爷为李氏皇族第一天才,依老头子看,只要王爷愿意回去,这太子之位,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之事。”

  “酒老,您知道,本王一心追求无上大道,并不想继承皇位。”李青轻叹一声道。

  “王爷,身为皇室子弟,你在享受优渥待遇的同时,也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酒尊者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须知若无皇室资源,你在修炼一道也未必能够拥有如今的成就。”

  “酒老,本王并不适合当皇帝。”武亲王摆出一副苦瓜脸道。

  “王爷,陛下是不会放弃的。”酒尊者苦口婆心地劝道,“况且目前陛下正当盛年,没有几十上百年,怕是也不会退位,王爷只需背负个太子的名头,依旧可以逍遥自在,你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要自己选择太子妃。”李青沉吟片刻,突然莫名其妙地来了句。

  站在他身后的红衣御姐朱雀娇躯一颤,美眸中流露出复杂的神情。

  “王爷,陛下已经替你物色了五位太子妃的候选人。”酒尊者眼神一凛,避重就轻道,“王爷自然可以在这五人之中选择自己最心仪的那一位。”

  “本王不会从这五人之中选择。”李青摇了摇头道,“我已经有心仪的人选了。”

  “王爷,如果你说的是朱雀,恐怕陛下不会答应。”酒尊者目光扫过朱雀绝美的容颜和曼妙的身段,颇为无奈地说道,“这丫头样貌才干俱是上上之选,唯独出身这一项,却只能做妃嫔,不能当皇后。”

  “既然如此,那酒老请回罢。”李青斩钉截铁地说道,“若是不能自己选择太子妃,本王就只好辜负父皇的一片美意了。”

  “王爷!不用在意我的……”朱雀闻言大急,待要出口劝说,却被李青抬手阻止。

  “这是本王唯一的条件。”李青的语气不容置疑,“绝不退让!”

  卧槽!为了美人,连江山都不要了!

  看不出这位武亲王还是个痴情种子!

  吃瓜群众钟文的眼神在李青与朱雀之间来回游走,仿佛在看青春偶像剧一般,只觉颇为有趣。

  “王爷,只要感情和睦,名分真有这么重要么?”酒尊者不解道,“大不了等到你未来登基掌权之时,再改立皇后,届时那些朝臣们也未必能够阻拦。”

  “如此一来,岂非伤害了那位名义上的‘太子妃’?”李青脸上露出一丝不悦,“本王与她素不相识,无仇无怨,为何要如此待她?”

  “王爷的想法,还真是异于常人。”酒尊者忍不住感慨道,“须知为人君者,不可太过儿女情长。”

  “说了么,本王并不适合当皇帝。”李青淡淡一笑道,“还请酒老向父皇代为传达。”

  “这是陛下与王爷的家事。”酒尊者大摇其头,“还请两位自行协商罢,老头子此来,只是为了将王爷带回去,至于谁才是太子妃,与我无关。”

  “那酒老还是请回罢。”

  面对名义上的“大乾第一灵尊”酒尊者,李青似乎并不如何畏惧,神情依旧冷静而淡定,“若是不能得到父皇应允,本王是不会回去的。”

  “说起来,如今王爷晋阶灵尊,已经是和老头子同等级别的存在了。”酒尊者傲然立于空中,身上散发出一股浩瀚无垠的强大气势,“咱们切磋,应该算不得我以大欺小了吧?”

  “本王也正想领教酒老大乾第一高手的实力。”李青足尖点地,跃上半空,白衣飘飘,体态若仙,说不出的潇洒不凡。

  听见“大乾第一高手”这几个字,酒尊者老脸一红,转头看了看下方的钟文一眼:“钟文,这是王爷家事,你不会插手罢?”

  “要打架了么?”哪料钟文一脸兴奋之色,“那敢情好,我正觉得无聊呢,快点,快点!”

  酒尊者:“…”

  他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台上的戏子,而钟文则成了台下看客,心中竟生出些许索然之意。

  “酒老请!”

  李青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随即拔出手中长剑,对着酒尊者缓缓刺了过去。

  这是!

  酒尊者瞳孔收缩,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李青这一剑看似平平无奇,没有丝毫灵力波动,其间却蕴含着一股玄奥莫测的意境,完全不似刚刚进阶不久的菜鸟灵尊。

  “来得好!”惊讶之余,他不觉生出见猎心喜之意,亦是抽出腰间长剑,展开反击。

  两人都没有施展灵力化形,只是你一剑,我一剑,在空中来来回回地交起手来,场面十分平淡,若非皆是站立空中,只怕要被人误会成两个人轮菜鸟之间的对决。

  观战诸人之中,唯有钟文才能体会到,这一战凶险至极,远非表面看上去那般轻松。

  这是什么妖怪天赋?

  说他不是主角,我都不信!

  亲眼见识了李青那隐含着一丝道韵的剑招,钟文嘴巴张的老大,几乎可以塞进一个苹果。

  如今的飘花宫并不缺乏灵尊,尤其林芝韵、冷无霜和钟文在晋阶灵尊之时,都比李青更为年轻。

  然而,与开了挂的飘花宫不同,李青完全依靠自身领悟,以二十八岁之龄就踏入世人梦寐以求的灵尊境界,平心而论,这份修炼天资,较之林芝韵和上官君怡等人,无疑要更胜一筹。

  我果然是个戒指老爷爷的命!

  一想到李青正是依靠自己救治,才能活到今天,钟文不禁再次涌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转眼便已过了一刻时间,上空两人依旧是你一剑来,我一剑往,相互之间捅得不亦乐乎,难分高下。

  朱雀紧咬红唇,一双美眸紧紧凝视李青,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与平素大胆泼辣的风格截然不同。

  钟文看了一会,渐渐感到无趣,忽然眼珠一转,跑到朱雀身旁,对着上空大叫大嚷道:“青哥,加油!”

  “青哥,努力!”

  “青哥,为了朱雀姐姐的幸福,干掉那个老头!”

  “莫要胡言乱语!”朱雀满头黑线,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若是害得王爷分心,我拿你是问!”

  “朱雀姐姐,那个老头的战斗经验远在青哥之上,若是再这样一味求稳,畏首畏尾地战斗,青哥多半要输,这种时候,正需要以言语来激励他的斗志。”钟文笑嘻嘻地解释了一句,再次转头对着上空大喝一声,“青哥,朱雀姐姐说了,只要打赢酒尊者,今晚在床上她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