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七十七章 决定三天不洗脸(1 / 2)

  “好,好得很,你们南宫世家,还真是要脸!”

  回到飘花宫,迎接南宫灵的,是怒气冲冲的上官明月。

  “劳烦你告诉南宫临,若是他再敢出现在姑姑面前,可别怪我手中的剑不认得人!”上官明月眼睛泛红,胸口急剧起伏,手中的长剑在阳光照射下,闪着耀眼光芒,遥遥指向南宫灵。

  南宫临上山的时候,她正在扶风城的盛宇商行分部主持生意,后来听说当年惹得姑姑伤心欲绝的那个男人居然老着脸皮回来请求复合,当真是怒不可遏,也不知山中有多少无辜草木成了她宣泄火气的剑下亡魂。

  “南宫临来了?”南宫灵听闻那位风流二叔居然来到飘花宫,也不由得一愣。

  “岂止是来了。”上官明月冷笑一声道,“当年他做出那等事情,现在居然想要挽回和姑姑之间的感情,这份脸皮,当真了不起。”

  一想到上官君怡那惨白的脸色和伤心欲绝的表情,她只觉心痛不已,恨不能亲自手刃了那个让姑姑心碎的卑劣人渣。

  “上官妹妹,对于南宫临的所作所为,我很抱歉。”南宫灵被上官明月一通斥责,也不生气,反而柔声致歉。

  “我可当不起你这声妹妹。”上官明月怒气丝毫未平,“到底是那个男人所为,我也不好怪在你身上,只求你能劝他一句,莫要再来招惹我姑姑,咱们上官家小门小户,高攀不起!”

  说罢,也不等南宫灵回答,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大院。

  “南宫姐姐,你也莫要怪她无礼,上官小姐和上官姐姐名为姑侄,却情同姐妹。”钟见南宫灵眉头紧锁,忍不住出言劝解道,“当年南宫家对上官姐姐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大,也难怪上官小姐控制不住情绪。”

  “我怎会怪她,确实是南宫世家对不起上官长老。”南宫灵苦笑一声,“若我处在她的位置,说不定手上的剑已经刺过来了。”

  “姐姐也莫要自责,当年的事情与你无关。”钟柔声安慰道,“我去看看上官姐姐罢。”

  钟刚离开,一道青色的身影便出现在南宫灵身前,冷冰冰的眼神射在她身上,隐隐含着怒意。

  “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南宫灵淡淡一笑道,“放心,我是不会逃跑的,这次只不过是陪师妹们出去历练一番罢了。”

  “记住,下不为例。”青衣女子的声音透着寒意,“莫要以为有个天轮境界的师父,我就奈何不得你。”

  “放心,我说过不跑,就一定不会跑。”南宫灵一双美眸毫不畏惧地和青衣女子对视,“跟了我这么久,你还不了解我的性子么?”

  “那样最好。”

  青衣女子的身影,缓缓消失在院子里。

  南宫灵轻叹一声,灵动的眼眸中难得露出一丝忧色。

  “抱琴,司棋。”钟来到上官君怡房前,只见两个小丫头正坐在门前廊外的石凳上,脸上布满了浓浓的忧愁。

  “钟哥哥!”看见钟,两个丫头眼睛一亮,“你回来啦。”

  “你们坐在上官姐姐门前做甚?”钟笑着问道。

  “钟哥哥,今天下午上官长老正和我们一起做陶器,有说有笑的可开心了。”司棋的性子比抱琴要活泼外向,见了钟,忍不住诉说起来,“后来听宁儿姐姐说有位故人来访,她便出去见了一见,回来之后就一直呆在上面,再也没有下来过呢。”

  小丫头伸手一指上方,钟抬头望去,只见一排房屋尖顶之上,坐着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影,玉臂撑住香腮,背影在阳光照射之下,显得无比落寞。

  “钟哥哥。”抱琴弱弱地说道,“我好像看见上官长老哭了呢。”

  “没事了,都回去吧。”钟温柔地摸了摸两个丫头的脑瓜,“我上去看看她。”

  说罢,也不见他如何用力,只是双脚轻轻一踮,便出现在了上官君怡身侧。

  上官君怡待他向来温柔体贴,此时见这位平日里总是笑语盈盈的知心姐姐秀眉低垂,眼角含泪,一副黯然神伤的柔弱模样,钟不觉心中一痛,对于素未谋面的南宫临,竟也如上官明月一般,生出憎恨之意。

  他轻手轻脚地来到上官君怡身旁,缓缓坐了下来,也不吱声,只是陪着她一同发呆。

  早就感知到钟的举动,上官君怡却并不回头,依旧愣愣地凝视着下方墙外的树木花草。

  “我是不是很傻?”良久,她忽然开口道,“明知道他在骗我,可是一看见他,却还是会心神动摇。”

  “怎么会,上官姐姐经历磨难,世事通透,是少见的聪明人。”钟微微摇头道,“只不过初恋么,总会在人心底里留下一些不可磨灭的痕迹。”

  “你小小年纪,懂的倒是不少,原来也是此道高手。”上官君怡似乎想要开个玩笑,眼中却并没有笑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