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九十章 你的仇人到底是谁(1 / 2)

  听韩力将眼前众多高手的名号一一道来,郑齐元脸上的讶异之色越来越浓。

  便是王大刀这般耿直豪爽之人,也不禁将嗓门压低了几分,暗暗吐了吐舌头道:“整个南疆省修炼界有名有姓的,还真是请了个遍哩!”

  “他们这般大张旗鼓地找来许多南疆豪杰。”郑齐元的目光在院子里四下扫视,脸上流露出疑惑之色,“怎么最厉害的飘花宫反倒不请?”

  “看来这‘黑莲教’倒还有些自知之明。”韩力笑道,“知道哪些人招惹不得。”

  “上次来送请帖的时候如此嚣张,原来也是欺软怕硬之辈。”王大刀狠狠吐了口唾沫,脸上露出嘲讽之色,倒也没有想过这般描述,却是将自己放在了“软”的位置上。

  “许久不见,韩兄风采依旧啊。”

  一个浑厚的嗓音自耳旁传来,引得三人齐齐转头。

  进入视线的,是一名身材壮硕,肌肉发达的威武大汉,身长七尺,穿一件短袖褐衫,背后插一把长柄巨斧,斧头的刃面比脑袋还要宽大几分,足见此人的力量定然出类拔萃,非普通修炼者可比。

  大汉脸上的皮肤黝黑,面容看似忠厚,眼中却闪烁着嘲讽与戏谑之色。

  “原来是孟兄。”韩力毫不走心地抱了抱拳,“两年不见,你似乎又长高了一些,当真令人羡慕。”

  对于八面玲珑的韩力而言,讥讽一个五十余岁的成年男子“长高”,已经算得上尖酸刻薄。

  大汉脸上的怒容一闪而逝,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嘴角向上勾起,露出一丝挑衅的笑容:“可不是么?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似韩兄这般从一派之主混成了副手的,倒也少见。”

  听着两人表面友好寒暄,实则唇枪舌剑的对话,郑齐元和王大刀对视了一眼,对于韩力和这名大汉之间的关系,已是心下了然。

  “韩某实力低微,才干不足,当不起掌门之位,只好在这区区三千人的‘天刀盟’中担任副职。”莫看韩力平素总是和和气气,一旦斗气嘴来,却是句句扎心,十分厉害,“不比孟兄执掌‘东狼门’,麾下精英四百,令人好生羡慕。”

  “这位就是贵盟的郑门主么?”大汉在言语上吃了亏,知道斗嘴不是韩力对手,目光扫过王大刀,最终落在了郑齐元身上,故作惊讶道,“看上去还不满二十吧?韩兄竟然甘愿屈居一个小毛孩之下,怕不是你的私生子吧?”

  说罢,他也不管韩力反应,自顾自哈哈大笑了起来。

  “天刀盟”的正副三位盟主却是面色齐变,尤以郑齐元的脸色最是难看:“阁下过分了!”

  “怎么?猜得不对么?”大汉见他年轻,心下便有几分轻视,嬉皮笑脸道,“孟某毕竟是个外人,郑小盟主的亲爹是哪个,也只有你自己清楚不是?”

  盟主这般受辱,韩力和王大刀如何能忍?两人同时“噌”的一声拔出腰间长刀,打算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然而郑齐元的动作,却又要比两人快了一步。

  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威压自他身上散发出来,霎时间整个内院之中,充斥着嘹亮高亢的龙吟之声,端的是裂石穿云,振聋发聩,引得一众南疆修炼界的大佬们纷纷看了过来。

  孟姓大汉只觉耳膜嗡嗡,仿佛有万千野兽在脑袋旁边齐声咆哮,一时间眼冒金星,头晕目眩,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双膝莫名一软,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感受到这股掺杂着“镇域神功”和“盘龙体”的惊人气势,整个内院之中顿时炸开了锅。

  “好强的气势!”

  “这个少年,究竟何许人也?”

  “只是听了这声响,我就隐隐有种灵力不畅的感觉,当真厉害!”

  “莫非他年纪轻轻,已达灵尊之境?”

  “应该不是灵尊,否则我等怕是连灵力都无法运转。”

  “就算不是,应该也相差不远了,想不到在我南疆地界,竟然还有这样的绝代天骄!”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回荡在空气中的龙吟之声渐渐散去,孟姓大汉逐渐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意识到自己双膝跪地,形象不堪,大汉猛地一惊,正要抬腿站起,忽然感觉肩膀一沉,如同被千钧之力压在身上,竟是完全无法动弹。

  抬眼望去,只见前一刻还被他大肆嘲弄的少年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旁,右手正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之上。

  “辱不上父母,祸不及妻儿。”郑齐元淡淡地说道,“似阁下这般出言无状,未免落了下乘。”

  “孟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韩力在一旁幸灾乐祸道,“倒也不必行这跪拜大礼。”

  王大刀更是乐得不行,险些笑到在地上打滚。

  孟姓大汉也是天轮高手,一派掌门,南疆省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何能忍受这般屈辱?

  他连忙运转功法,将灵力汇聚在双腿之上,陡然发力,试图强行站起身来。

  然而,郑齐元看似随意摆放的手掌却是固若磐石,任他如何使劲,都不曾挪动分毫。

  “哈!”

  大汉哪里料到一个看上去白白净净,似乎还不到二十岁的文弱少年居然会有这般神力,忍不住大喝一声,使出浑身解数,试图摆脱对方压制。

  此时的他已是满头大汗,面红耳赤,脖子上青筋暴起,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却还是无法将身躯抬起哪怕一分一毫。

  反观郑齐元却是脸不红,气不喘,神情自若,轻松写意,似乎感受不到任何压力。

  “久仰天刀盟盟主威名。”一道娇媚婉转,悦耳动听的女子嗓音忽然自一旁传来,“今日方知闻名不如见面,郑盟主的实力,竟然比传说的还要厉害,当真令奴家万分钦佩!”

  这个声音是如此柔美,如此甜腻,就好像有一只小猫咪在不停地抓挠,直教人脸上发烧,心头痒痒。

  在场诸人皆是南疆省各大门派的扛鼎人物,身边自然不会缺少美女,然而在听见这个声音的瞬间,这些大老爷们却一个个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竟表现得如同十五六岁的纯情少年一般。

  郑齐元转头望向声音飘来的方向,只见前方小楼的出口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三道身影。

  站在正中间的,是一名看上去约莫三十出头的女子,生得明眸皓齿,粉面桃腮,容貌颇美,如丝如瀑的乌黑长发披在肩头,黑色长袍的胸前部位,绣着一个红白两色阴阳图,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被一根红色带子束住,将本就出众的身材更衬得前凸后翘,无比火辣。

  女子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散发出勾人心魄的迷人魅力,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三分灵动,七分娇羞,只是对视一眼,便仿佛传达出千言万语、柔情蜜意。

  站在女子左侧之人身材壮硕,脸上蒙着黑色面巾,赫然是曾经在天刀盟中出言不逊,将王大刀一掌打飞出去的蒙面信使,此时的他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色长袍,胸口的红白阴阳图,与黑衣女子竟是一模一样。

  而站在两人右手边的,却是一名看上去似乎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女子,肤色白皙,五官精致,一双漂亮的丹凤眼中透出丝丝凌厉之意,秀发被扎成了一个长长的马尾辫,在脑后微微晃动着,身上穿着与另外两人相同款式的黑色长袍,背后挂着一柄长剑,显得英姿飒爽,气势逼人。

  郑齐元不仅有个漂亮姐姐,又曾在飘花宫中见识过各种风格的绝世尤物,对于美色的抵抗力已经胜过世间大多数男子,然而在看见中间那名黑衣女子的瞬间,他却还是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心脏正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完全不受控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