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还有一个问题(1 / 2)

  “这这是!”

  看着眼前这架造型奇特,棱角分明的战车,薛老将军眼中异彩连连,嘴上赞叹不已,“虽然不知道效果如何,但只看这外观,就已经甩了破灵战车好几条街。”

  只见这战车下方一排轮子用履带包裹着,上方凸台排布着密密麻麻的键槽,可以装填的箭支数量与破灵战车相仿,中间却伸出一根长长的黑色管子,口径约三尺,管子后方的平台上设有二十四个凹槽,四周刻画着不同种类的灵纹,给人以不明觉厉之感。

  “当中这根管子,似乎和神火铳有些相似。”上官明月敏锐地发现了个中奥妙。

  “算你有眼光。”钟赞许地看了她一眼,“的确是神火铳的放大版。”

  “这二十四个凹槽,都是用来催动大型神火铳的么?”上官明月美眸中露出惊异之色,“八颗灵晶,便拥有灭杀天轮高手的威能,二十四颗,也不知会有怎样的效果。”

  “也不看看是谁打造出来的。”钟得意洋洋道,“装满二十四颗灵晶,自然是见神杀神,遇仙灭仙,就是圣人来了,也要退避三舍。”

  “你就吹吧。”上官明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明艳绝伦的大小姐做出这般表情,看得周围不少人心神荡漾,迷醉不已。

  现在的年轻男女,当真古怪。

  薛老将军在钟与上官明月之间来回扫视,只觉这两人看上去一直在吵嘴,关系却似乎还不错,甚至隐隐有些暧昧,一时间吃不准是什么路数。

  “钟小哥,这大管旁边的,便是破灵箭槽么?”曾锐将军问道。

  “不限破灵箭。”钟耐心解答道,“也可以安装普通箭支。”

  “可否试验一下效果?”薛老将军迫不及待道。

  “那是自然。”钟笑着指挥士兵将战车推到营外,“咱们就先以普通箭支来做个试验。”

  说罢,几名士兵按照他的指示填充了箭槽,钟亲自跳上战车,调整箭头,对准远处一片空地猛地按动机关。

  “嗖嗖嗖!”

  近百支箭矢挟着惊人气势,直奔远方而去,速度快若闪电,眨眼间竟然就冲出数十丈外,虽未精确测量,众人却也能够大概估算出,箭支飞行的距离,已经远远超出了破灵战车的极限射程:三十丈。

  不等薛老将军开口夸赞,只见第二波箭雨又离开战车,向着远处飞奔而去。

  紧接着,是第三波、第四波和第五波!

  直到五轮箭雨过后,战车才恢复沉寂,威风凛凛地矗在原地,仿佛一座钢铁堡垒,令人心生敬畏。

  现场一片寂静,过了十数个呼吸,才忽然爆发出海啸般的欢呼之声。

  “好,好!”薛老将军大声叫嚷着,狠狠挥舞着右手拳头,“与钟小哥设计出来的战车相比,那破灵战车,果然只是垃圾,却不知这战车可曾命名?”

  “有。”钟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它叫做坦克战车。”

  “坦克?”曾锐将军细细品味着这两个字,“好奇怪的名字。”

  “这两个字,在上古时期,便意味着无敌巨兽。”钟一通瞎吹。

  “好,好一个无敌巨兽。”薛老将军大笑道,“想不到钟小哥居然还精通上古神,果然是除了生孩子之外,无所不能。”

  他看向钟的眼神,就像在欣赏一堆灵晶。

  这小家伙,当真是个宝贝,若是愿意留在军中,假以时日,便是打到伏龙帝都,又有何难?

  一想到钟是个流连花丛的好色之徒,定然不肯一辈子参军,他便深觉惋惜。

  “一百零一丈。”远处负责丈量距离的士兵回来禀报道。

  “嘶!”几位将军面面相觑,脸上的震惊之色完全难以掩盖。

  周围的将士之中,再次涌现出对于“钟神仙”此起彼伏的吹捧之声。

  “这只是战车本身射出的距离,我在车身上还铭刻了几个增加射程的灵纹,若是愿意耗费些灵晶,还可以打得更远一些。”钟补充道。

  “有了这坦克战车,伏龙帝国的那几个灵尊又何足道哉!”薛老将军抚着胡须大笑不止,仿佛战争已经取得了胜利一般,“若是再敢来犯,就让他们留下狗命。”

  “这坦克战车自然是极好的,却还有一个问题。”南宫灵忽然开口道。

  “什么问题?”曾锐将军好奇道。

  “咱们手头没有破灵箭。”南宫灵道,“空有战车,却没有箭支,如何能留下灵尊大佬的性命来?”

  众人:“...”

  这一刻,整个大营陷入到可怕的寂静之中,连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变得清晰可闻。

  “你是说,大乾军中来了位神仙?”江语诗听着细作带回来的消息,语气古怪道,“无论受了什么样的伤,只要喝了他的仙药,便能瞬间恢复如初?”

  “正是,属下亲眼所见,不少身受重伤,几乎就要咽气的士兵喝了一口仙药,不过十数个呼吸便生龙活虎,重新返回战场了。”细作望了眼江语诗绝美的容颜,随即垂下脑袋,再也不敢抬头细看。

  “你见过那位神医么?”江语诗追问道。

  “属下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似乎还不到二十岁。”细作如实答道,“又有人说他是位活了数百年的仙人,只是外表年轻,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么说来,倒是可以解释大乾军队的人数问题。”江语诗微微颔首,“只是世间果有这等仙药么?当真是匪夷所思。”

  “启禀将军,萧无情求见。”一名士兵来报。

  “他来做什么?”江语诗秀眉微皱,随即又舒展开来,“让他进来。”

  等到那名士兵离去,她又转头吩咐细作道:“你回去盯紧那个所谓的神仙,有关他的任何信息,都要及时反馈给我。”

  “是!”细作领命而去。

  过不多时,一身白衣的萧无情便跟在士兵身后,踏入江家军营之中。

  即便经历了一连串的挫折,这位萧家二少的风采,却未有丝毫受损,依然五官精致,眼神勾人,嘴角那一抹淡淡的笑容,带着些许慵懒和邪气,为本就英俊的脸庞,更添了一分魅力。

  “无情见过将军。”在江语诗打量萧无情的时候,他也在观察着眼前这位威名赫赫的青年女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