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零三章 瞌睡有人送枕头(1 / 2)

  夜色如水,明月无瑕。

  转眼间已是十月末,气候不复炎热,渐渐有了秋天的凉意。

  天鹰峰的山巅之上,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并排而坐,两人身旁,站立着一头通体白色的雪鹰。

  “原本只想来观光一日,不料居然在达拉族逗留了整整一个月时光。”钟忍不住感慨道。

  “这段日子,还真是辛苦你了。”坐在钟身旁的,正是达拉族最美丽的花朵,幻兽宗宗主邢破天的亲传弟子甘暮云,“你的恩情,整个达拉族都会永远记在心中,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哪怕上刀山下火海,若是有谁皱一皱眉头,便不配得到达拉天神的祝福。”

  “那敢情好。”钟笑嘻嘻道,“有了整个达拉族撑腰,看以后谁还敢欺负我。”

  “以你现在的实力,哪有人敢欺负你?”甘暮云忍不住掩嘴笑道,“你不去欺负别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那可不一定。”钟摇了摇头道,“天璇是个心高气傲之辈,受了挫折,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多半要找回场子。”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来自哪一方势力。”甘暮云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忧色,“从库塔卡嘴里,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钟抚摸着下巴,沉吟片刻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不晓得他口中的另一件宝物是什么东西。”

  “我也想不明白。”甘暮云螓首微摇,脸上露出不解之色,“咱们族里并没有什么流传下来什么宝物,若是有,身为族长之女,我绝不可能不知道。”

  “算了,想不明白,就别去想它了。”钟伸了个懒腰,“只是须得提防天璇他们卷土重来。”

  “嗯,我会的。”甘暮云温顺地点了点头,接着话锋一转,“对了,珠玛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这丫头修炼十分刻苦,又得了我丹药之助,如今已有地轮七层修为。”钟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再加上火系功法本身的特性,对于煞气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算是勉强控制住了天煞体,只不过一时半会,是离不开小花它们了。”

  钟口中的“小花”,便是那条花斑蛇。

  某一天他心血来潮,给那五个最强的毒物花斑蛇、毒蜘蛛、毒蜈蚣和毒蝎子分别起名为小花、小朱、小吴和小谢。

  唯独那只毒蟾蜍,他却不知为何起了个“太”的古怪名号。

  尽管事先便已知晓,听钟将一条粗大的花斑蛇称为“小花”,甘暮云心中还是涌起一股怪异的情绪。

  “难道珠玛这一辈子都要与毒物相伴么?”想到几种毒物恐怖的模样,甘暮云白皙的俏脸蛋上不禁浮起一抹愁云,“那样的话,族中的其他人还如何敢与她亲近?”

  “不会的。”钟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我一定会找到办法,让她重新恢复自由之身。”

  “斑得姐,钟!”两人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甜甜的嗓音。

  “珠玛!”甘暮云微笑着转头望去,只见一头体型堪比虎豹的巨大蟾蜍正一蹦一跳地接近两人所在的方位,蟾蜍上方,端坐着一道纤细瘦弱的身影,正是小丫头珠玛。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毒蟾蜍不断吸收珠玛体内的煞气,数次进化,如今的体型居然已足以成为一头坐骑。

  小丫头的肩膀上爬着一只花蜘蛛,左右两侧分别跟着一条体型堪比远古巨蟒的花斑蛇,一条长度已经不输普通蛇类的大蜈蚣,以及一只和毒蟾蜍差不多大小的蝎子,而这一支古怪队伍的上空,则有一头金光闪闪,威武霸气的金羽大鹏鸟在展翅翱翔。

  看着这支浩浩荡荡的队伍,甘暮云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是应该替小丫头高兴,还是难过。

  来到两人跟前,珠玛熟练地自蟾蜍背上一跃而下,兴奋地扑到钟怀中。

  知道了自己的特殊体质之后,她不敢和甘暮云太过接近,担心会伤到自己心爱的姐姐,只好将这个飞扑动作的对象换成了皮糙肉厚的钟,久而久之,竟已养成了习惯,如今一天不扑,便会感觉有些不适应。

  “小珠玛,练功没有偷懒吧?”钟轻轻摸了摸珠玛的小脑瓜,笑着打趣道。

  “才没有!”珠玛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一丝炫耀之色,“我已经突破到地轮八层了!”

  “哦,这么厉害?”钟哈哈笑道,“看来过不了多久,就轮到你来保护我啦!”

  “没问题。”珠玛晃动着小脑袋,洋洋得意道,“谁要是敢欺负你,我就让太和小花它们帮你出气!”

  “看来你们相处得还不错么?”钟眼神扫过珠玛身后的五大毒物。

  “嗯,自从跟你学习了蛇语和虫语,我才发现原来它们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珠玛连连点头,“只要多多沟通,小花它们其实很好相处,咱们已经是很要好的朋友啦!”

  “想不到你非但精通鹰语和狮鹫语。”甘暮云忽然幽幽道,“连蛇语和虫语也有所涉,这么年轻就拥有灵尊修为,还兼修医道,难道当真是能者无所不能么?和你一比,我简直就是个笨蛋。”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甘暮云时常向钟讨教鹰语,对于他的鹰语水平之高,才算是有了准确的认识,心中的钦佩之意更浓。

  只是跟随他学习了一个月,如今的甘暮云已经能够与阿雪做一些深入交流,可谓进步神速。

  “像我这样优秀的天才,古往今来只此一人。”钟正色道,“唯有拿来瞻仰,万万不可生出比较的心思。”

  “似你这般脸皮,古往今来,倒也真找不出第二人了。”甘暮云“噗嗤”一笑,香肩微微颤抖着,凝脂般的肌肤表面泛出丝丝红晕,一双清澈透亮的大眼睛眯成了两轮弯月,如同春花绽放,大地回春,饶是钟见惯了美女,却还是看得心神荡漾,险些流出口水来。

  真是一个灵秀的女子啊!

  他定了定神,缓缓说道:“如今珠玛体内的煞气算是控制住了,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