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甚至包括……你自己(1 / 2)

  看着眼前宏伟建筑正门的“怡亲王府”四个大乾文字,江语诗的心情不禁有些复杂。

  从葛月旻的言谈之中,她已经隐约猜到,约见自己的,多半是一位皇亲国戚。

  李东来,李卓,乃至于几为皇室公主,都是她猜测的对象,却唯独没有将当朝二皇子,“怡亲王”李荣计算在内。

  只因根据江家情报网的分析和观察,在李九夜的所有子女之中,最缺乏才能,对皇帝影响力最弱的,便是这位二皇子。

  甚至连“出云公主”李忆如和年仅十岁的四皇子李闲,都比他更能在李九夜面前说得上话。

  这位二皇子竟然藏得这般深么?

  看似平庸无能、碌碌无为,却在所有人都未曾察觉的情况下,与“诸葛草堂”勾搭在了一起?

  带着疑惑,她紧随在葛月旻身后,缓步进入到王府之中。

  在众多权贵的宅邸之中,怡亲王府的面积并不大,园林楼阁虽不失贵气,却也算不得富丽堂皇,甚至还比不得小正太江悟锋的别院。

  这位怡亲王,倒是个朴素之人。

  江语诗对于这位从前并不如何重视的怡亲王,不禁有了新的认知。

  跨过主楼正门,三道人影出现在葛月旻与江语诗眼前,站在中间之人身着黄衫,领口、袖口、胸前与衣摆处都绣着金边,华冠丽服,精工细裁,然而那一双眯成两条缝的小眼睛,却令服饰带来的贵气被削弱了不少。

  那么小的眼睛……此人必是李荣无疑!

  根据线人提供的大乾皇子情报,江语诗很快就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

  位于李荣左右的,分别是两名同样身着华丽服饰的青年男子,大约在二三十岁年纪,容貌勉强算得上俊秀,却不知为何,隐隐透出几分猥琐浮华的气息。

  “主公,葛某已经将江小姐请来了。”

  果不其然,葛月旻对着正中央的李荣深深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说道,却连看都不看另外两人一眼。

  好一个人间绝色!

  “江小姐巾帼不让须眉,孤身领军深入敌国,打得惊羽帝国闻风丧胆,溃不成军,小王早就心向神往。”看见江语诗的那一瞬间,李荣的小眼睛里,爆射出无比惊艳的光芒,口中说着冠冕堂皇的客套话,眸子却紧紧盯视着美人吹弹可破的娇艳脸蛋,片刻不愿挪开,“如今得见芳容,才知闻名不如见面,小姐的风采,竟是远远超出了本王的想象。”

  “王爷过誉了。”被这般无礼盯视,江语诗努力压抑着心头不悦,清了清嗓子,柔声答道,“早就听闻怡亲王文武全才,为人谦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江小姐竟然也听说过本王么?当真是不胜荣幸!”李荣闻言哈哈大笑,极其愉悦,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江语诗这番夸赞僵硬做作,毫无诚意,反倒兴致勃勃地走上前来,想要拉住对方的手臂以示亲近,“来来来,让本王替你介绍……”

  这个登徒子!

  江语诗眸中的厉色一闪而逝,随即嫣然一笑,莲足轻移,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李荣的咸猪手。

  被她躲开,李荣也不以为意,右手指向身旁的两名青年道:“这位是睿亲王的长孙李桉,那个是义亲王的长子李喆,都是和本王从小玩到大的交情。”

  “见过二位。”江语诗随口敷衍道。

  “见、见过江小姐。”李喆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凝视着江语诗,口中结结巴巴地应道,嘴角边险些就要有涎水落下。

  李桉的表现则更为露骨,他只觉眼前这名女子非但容色绝丽,闭月羞花,浑身上下更是散发出一股冷艳与英武之气,令人不自觉地生出征服欲望,裤裆在不知不觉间微微隆起,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本能地起了生理反应。

  如果说李荣还算勉强保持住了皇族的体面,那么另外两人的表现,则只能用不堪来形容。

  江语诗乃是心高气傲之辈,如何能够忍受这般无礼,登时柳眉倒竖,凤目圆睁,纤纤玉手又一次握在了腰间佩剑的剑柄之上。

  “嗯哼!主公,既然江小姐赏光前来,那咱们不妨早点进入正题。”葛月旻努力掩盖住眸中的轻蔑之色,故意清了清嗓子提醒道。

  “葛先生说的是。”李荣这才回过神来,故作镇定地说道,“江小姐贵为帝国大将,伏龙第一世家嫡系,不远千里而来,想必与我李氏皇族……”

  “王爷,事涉机密,人数不宜过多。”江语诗不等他说完,便冷冷打断道,“还请屏退无关之人。”

  她的眼神在李桉与李喆二人身上扫过,口中的“无关人员”究竟意指何人,已是昭然若揭。

  “江小姐勿须担心,这两个小子与本王乃是过命的交情,算不得外人。”李荣哈哈笑道,“本王的事情,没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的。”

  “承蒙王爷厚爱!”李桉与李喆两个不禁大为感动,齐声嚷道,“我等绝不相负!”

  口中说着效忠的宣言,二人的目光却片刻不曾离开江语诗娇俏的容颜和曼妙的身段,看这架势,若非身在怡亲王府,只怕他们就要扑上前去动手动脚,行那不轨之事了。

  江语诗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入府之前,她本来对于李荣已经有所改观,如今非但一股脑儿改了回去,观感与评价竟比原先还要低了不少。

  这位怡亲王的交好之人,皆是品行低劣,举止粗俗之辈,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足见他自己的品格,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在与敌国重要人物秘密会面之时,居然还让这两个草包在场旁听,又可以看出这位王爷的行事缺乏谨慎,即便利用最后那句话收买了一波人心,然而这两个草包的忠心,在江语诗看来,却并没有多少价值。

  只是短短的三言两语之间,江语诗便在心中对李荣作出了判断。

  与情报相符,怡亲王果真是个庸庸碌碌之人,却又如何与“诸葛草堂”搭上关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