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 想要当一条咸鱼(1 / 2)

  甘暮云的美,是毋庸置疑的。

  精致秀丽的五官,洁白赛雪的肌肤,澄澈晶莹的双眸,达拉族女性本就出众的身段,以及少数民族特有的异域风情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纯净而迷人的独特魅力。

  十六岁那年起,她就被冠以“达拉族之花”,“幻兽宗第一美女”,“雪鹰公主”等称呼,追求者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几乎要将山寨和宗门的入口踏平。

  被这样一名绝色尤物扑在怀中,钟文的内心却是沉甸甸的,没有半分旖旎之情。

  美人凄绝的哭声,以及四周横七竖八的尸体,就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一路走来,在“新华藏经阁”的帮助下,他几乎战胜了一切敌人,保护了所有在乎的人,更是获得了多位红颜知己的垂青,除了未能将宫主姐姐追到手,简直可以说是顺风顺水,遂心如意。

  然而,凌霄圣人的要挟,珠玛的离去,达拉族人的毁灭,以及老金夫妇的悲惨遭遇,却如同一记又一记的当头棒喝,将他从自我沉醉之中狠狠敲醒。

  一个人、一个门派的力量,终究有限啊!

  他总是毫不吝惜地将高品级功法、灵技、丹药和神兵分享给飘花宫诸女,因而门派人数虽然不多,却一个个修为高深,实力卓绝,门人子弟之间,也大都存在着温馨而友好的羁绊,这样的气氛,与他前世在商场厮杀之时所见识到的冷漠、残酷、一切以利益为主的环境截然相反。

  这样的飘花宫,是他所喜欢的。

  能这样与喜欢的人在清风山上共度一生,管它外界搅风搅雨,天翻地覆,吾自岿然不动,潇洒快活,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这是钟文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没错,这一世,他想要当一条咸鱼!

  有“新华藏经阁”这样的作弊器在手,他不仅可以当咸鱼,还能当一条在任何外界力量面前,都足以保护自己和飘花宫的强悍咸鱼。

  一条咸鲨鱼!

  随着林芝韵、冷无霜、上官君怡和南宫灵等人的修为逐渐增长,他感觉距离自己达成目标,化身咸鲨鱼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前路曙光乍现,一片光明。

  遍地花花绿绿的达拉族尸身,却如同一道尖刺,狠狠扎进他那不求上进的心脏,痛彻心扉;又好似一桶冰水,自头顶浇灌而下,寒冷透骨。

  刺痛与冰冷,也不知哪一种感觉要更深一些。

  望着扑在钟文怀中啜泣的美丽女子,叶青莲和江语诗皆是神色黯然,并未流露出丝毫不满,反而对于这名失去整个族群的可怜女子,投以同情的目光。

  天空中不知何时,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深秋的空气格外清新,微风吹在身上,带来丝丝凉意,在场的四名青年男女,却似毫不在意,尽皆沉浸在沉痛的思绪之中。

  “对、对不起,钟文。”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将悲凉苦闷宣泄大半的甘暮云站直身子,伸手擦了擦已经干涸的眼角,俏脸上带着丝丝颓靡与忧伤,红红的美丽双眸凝视着钟文,柔声说道,“多谢你相救。”

  即便嗓子都快哭哑了,她的声音却依旧柔婉动听,隐含着平静人心的力量。

  “阿云,你还好吧?”钟文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若是易地而处,让他某天回到飘花宫,发现门派上下被人屠戮一空,钟文自问绝对无法忍受这样的打击,很可能会彻底癫狂,在暴怒之下,做出难以想象的事情来。

  “我不好。”甘暮云摇了摇头,“或许再也不会好了。”

  从她的眼中,钟文竟然隐隐读出一丝疲惫,一丝对生命的厌倦。

  “阿云,你随我来。”

  他心中一惊,担忧甘暮云会生出不该有的念头,脑筋急转,飞快地思索了片刻,随即开口说道。

  “去哪里?”甘暮云一愣。

  “万鹰巢穴。”

  钟文对着叶青莲和江语诗使了个眼色,示意二女留在原地,口中回答着甘暮云的问题,脚下却移动数步,来到一个山地凹坑前,一把抓住金奎的衣领,将这个身材魁梧的黑衣大汉拎了起来,举在半空之中。

  金奎本来晕晕乎乎,半昏半醒,大部分身躯都嵌入地里,如今被钟文猛然拔了出来,浑身剧痛之下,霎时间清醒了过来。

  “臭小子,竟敢踩你金奎爷爷,给老子等着……”

  看清自己被钟文提在手中,金奎又羞又怒,忍不住破口大骂。

  “砰!”

  不等金奎放完狠话,钟文忽然抬起左手,一拳轰出,劲势如风,毫不留情地击打在他面门之上。

  以他如今的力量,即便是圣人也不敢硬接这一拳,何况金奎只是个普通灵尊,连自身大道都未曾领悟。

  脸上被捶了个正着,金奎只觉头骨“嘎吱”作响,点点金星在眼前盘旋飞舞,口鼻之间又黏又腥,满是鲜血的味道。

  “臭小纸,泥忒麽……”他何曾遭受过这般屈辱,简直要怒急攻心,还要张口喝骂,却觉嘴里漏风,吐字不清,竟似掉落了数颗门牙。

  “砰!”

  不等他这吐字不清的骂声出口,钟文的拳头再次砸中他的鼻子,力道更胜从前,直接将金奎剩余的门牙捶得一颗不剩,布满血丝的双目如同金鱼般鼓起,原本高挺的鼻子,竟然塌陷下去,远远望去,整张脸被鲜血染得模糊不清,无法辨认出五官。

  “泥给老纸登着……”彻底没了门牙,金奎口中吐出的字眼更令人难以听清,他却并未放弃,兀自奋力挪动着嘴唇。

  “砰!”

  瞅着这名黑衣大汉的惨状,钟文眼神冰冷,丝毫没有手软的意思,毫不犹豫地再次挥拳,正中其面门,拳头与颅骨的撞击之声,竟似更响亮了一些。

  饶是金奎体格健壮,修为高强,却也无法承受钟文蕴含了怒火的三记重拳。

  他的脑袋歪在一侧,双目无神,血流满面,四肢无力地垂了下来,身躯在半空中左右摇晃着,再也没有发出声响。

  “走罢!”

  钟文冲着甘暮云微微一笑,随即拖拽着金奎软趴趴的身躯,深一脚浅一脚地朝着山寨门外走去。

  甘暮云美眸中的迟疑一闪而逝,随即挪动玉足,紧随在钟文身后,踏上了前往峰顶的山路,而阿雪则挥动着受了伤的翅膀,奋力飞上高空,不急不缓地坠在两人后方……

  ……

  “这、这是……”

  望着地面上横七竖八,惨不忍睹的猛禽尸身,饶是甘暮云心绪低落,却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道。

  “根据一头雪鹰所言……”钟文转过身来,提了提手中的金奎道,“应该也是这两个家伙的杰作,连小明的父母,都遭了毒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