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六百零八章 正是本仙人炼制的仙丹(1 / 2)

  “叮!叮!叮!”

  一望无垠的白色大地上,不知从哪里忽然冒出来一个锻造台。

  此时,沈小婉正一下又一下地挥舞着“沈大锤”,清脆而嘹亮的金铁撞击声飘荡在空气之中,清秀的小脸蛋在雪光照耀下,愈显白皙动人。

  比她个头还大的巨锤上上下下,灵动翻飞,被少女握在手中轻松挥动,毫不吃力。

  相距十丈外的雪地上,五个“罗河天骄”依旧双目紧闭,身体摆出不同的姿势,或倒立撑臂,或前弯开腿,或一字马扭腰,如同一群瑜伽修炼者,在没有导师引导的情况下各自探索,造型五花八门,场面乱七八糟。

  钟文双手负在背后,身躯挺立在雪地之中,眼睛凝视着五个专心致志的青年人,表情严肃,一言不发,脸上带着些许惊诧与忧虑之色。

  这般认真的姿态,却并不能掩盖他游手好闲,将脏活累活统统交给少女来干的恶劣事实。

  “厨师哥哥,你要的剪子。”耳旁清脆悦耳的少女嗓音,将他从沉思中唤醒过来。

  入眼处,是五把造型独特的剪子,每一把表面皆是金光闪闪,一眼望去,便知绝非普通剪刀可比。

  “这么快?”他颇为吃惊地拿过一把,放在手中观察了起来。

  “这把新锤子可厉害了呢!”沈小婉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大锤,嘴角止不住地微微上扬,愈发显得清新可爱,“再坚硬的材料,一锤子下去就服帖了。”

  它们这么快服帖,恐怕不是锤子的功劳,而是拜你所赐罢!

  钟文心中暗暗吐槽,嘴上却并不明说,而是取过一柄被蚩族人遗落在地的大刀,将金色剪子对准刀刃轻轻一剪。

  伴随着“咔”地一声轻响,那柄厚厚的大刀居然直接应声而断,整个过程中,钟文几乎没有感受到什么阻力。

  小婉的炼器术,差不多可以出师了啊!

  他瞥了眼外表清秀可人,力量却大过暴龙的黄衫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随即又皱了皱眉头,看向地面上的五个“天命之子”。

  这五个土里土气的青年人一旦进入状态,精神集中力居然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饶是沈小婉在一旁“乒乒砰砰”锻造个不停,也未曾将其中任何一人惊醒,其专注程度,便是等闲修炼者都无法与之媲美。

  第一次修炼功法,这引气入体的过程极为重要,几乎直接关系到修炼者日后的成就,因而钟文虽然感到不耐,却也不好直接打断这个过程,兼之感受着五人身上不断增强的灵力气息,他也不禁好奇心起,干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闭目养神,静待五人苏醒。

  于此同时,空气中忽然浮现出一支灵纹笔,分明无人操控,却绕着他周身盘旋飞舞,写写画画个不停。

  沈小婉见他打坐,也不上来干扰,而是一个人跑到锻造台前,从小山一般的包裹里取出一些矿石和金属材料,再次举起巨锤“叮叮当当”忙活起来。

  苍茫大地,漫天飞雪,入定的少年,打铁的少女,以及五个奇形怪状的“雕塑”,构成了一幅异样的画面,天地间隐隐透着一丝宁静而祥和的意味。

  而这一等,便等去了整整十二个时辰。

  第一个从忘我之境中苏醒过来的,是脑子最活络的张棒棒。

  紧随其后,赵木山、李罗锅、王铁锤也相继睁开眼睛,最后一个清醒的,反倒是性格木讷的王芋头。

  这也就意味着,这名看上去呆头呆脑的青年人,却是五人之中吸收灵气最多,修炼效果最好的一个。

  这是……

  地轮!!!

  感受到五个青年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钟文嘴巴张得老大,惊得险些连下巴都要掉落在地,他拼命揉着眼睛,试图证明自己看见的,不过是虚影,是幻觉。

  这五个连半点修为都没有的麻瓜,竟然在仅仅经历了一次引气入体之后,便直接跳过人轮,跨入到地轮境界。

  二十多岁的年龄,地轮境界的修为,在一些小宗门里,已经是妥妥的天才人物,势必会受到重点栽培。

  莫非这五个二货,竟是当世罕见的天才人物?

  随便走在路上,都可以帮到这等千年一遇的奇才,我不是戒指老爷爷,又是什么?

  受惊于这前所未见的奇妙景象,钟文不禁又一次给自己的人生使命下了定论。

  殊不知上古时期那位“肆伍陆”圣人乃是理发匠出身,大隐隐于市,以普通人的生活为切入点创出这门“潮流发型大全”神功,与王芋头等人普通农村青年的心态极度契合,兼之五人从小在村里长大,并未接触过太多的外界诱惑,心思质朴,杂念不多,修炼起来竟是无比顺畅,进境飞速。

  刚开始修炼就跨入地轮境界,虽然极其罕见,在上古时期,却也并非绝无仅有。

  “师、师父!”王铁锤扭动脖颈,伸展四肢,感觉浑身轻松,眼中所见,耳中所闻皆是前所未有的清晰,忍不住兴奋地蹦跶起来,直奔钟文而去,口中大声嚷嚷道,“俺学会理发啦,您再教俺些法术吧!”

  一股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钟文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毫不留情地飞起一脚,将他踹得“骨碌碌”滚了回去:“一派胡言,理发手艺博大精深,岂是这么容易就能学会的?你这般心思浮躁,如何能成大器?还有,莫要叫我师父!”

  原来五人从普通人一跃进入地轮境界,身体接受灵力洗涤,皮肤表面排出不少黏糊糊的黑色杂质,才刚洗澡不久,又变得恶臭难当,令人难以忍受。

  “可、可是……”王铁锤被他踢得连滚十几个跟头,五脚朝天躺在雪地之上,满脸委屈道,“俺、俺真的学会了么。”

  “无知!”钟文右臂轻挥,射出五道金光,分别落在王铁锤等人跟前,随即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神态大声呵斥道,“手艺需要在实践中锤炼,给我拿着这些剪子,去帮人剃头,若是一年之内不剃满一万人,本仙人就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

  王铁锤定睛看去,只见落在眼前的,乃是一把金光闪闪的剪子,双刃交错细长,造型与脑中“潮流发型大全”的图片一模一样,分明是件生活物品,却不知为何透出一股高贵气息,令人不敢心存小觑。

  好宝贝!

  他忍不住将剪子握在手中,来回摩挲,如同把玩一件贵重艺术品一般,爱不释手。

  “一、一万人?”张棒棒的心思要灵活一些,已经开始在脑中想象一万人是个什么样的概念,越想越觉得难以实现,不觉苦着脸道,“神、神仙,哪有这么多人需要剃头?”

  “自己想办法去!”钟文冷冷地瞪了他一眼道,“记住,莫要想着偷懒,你们这些小心思,是不可能瞒过我这个神仙的。”

  “是。”张棒棒被他瞪得浑身一颤,脊背发凉,耷拉着脑袋愁眉苦脸地应道。

  “罢了,毕竟是传承了本仙人的理发手艺,也算半个弟子。”钟文语气略微温和了一些,“我再给你们一些好处罢!”

  说罢,他摊开右手,掌心不知如何出现了五颗通体雪白的丹药,每一颗表面都布满了玄奥纹路,浓郁的药香瞬间扩散开来,即便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也能够清晰地传入众人鼻孔之中。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丹?”

  李罗锅“咕咚”一声咽下口水,只是闻了一丝药香,便觉精神抖擞,浑身舒坦,不禁联想到戏文中可以令人长生不老的仙家丹药,登时两眼闪闪发光,嘴角险些就要留下口水来。

  “不错,正是本仙人炼制的仙丹。”钟文一脸傲然,“可以祛病消灾,延年益寿,你们每人吃一颗罢!”

  “多谢神仙!”

  这一回,包括王芋头在内,所有人都如同饿狼遇见了兔子,急吼吼地扑将上去,接过“仙丹”便一口吞下,丝毫不带犹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