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 你一定要活下去(1 / 2)

  出现在“丹阁”上空的,正是“暗神殿”三殿主沈巍。

  “居然能认出我们?”

  见自己等人的身份被一语道破,沈巍看向廖启灵的目光之中,不觉多了一丝讶异之色,“你倒是有些眼光。”

  “堂堂圣地高手莅临‘丹阁’,不知有何贵干?”廖启灵定了定神,努力使自己的语调保持平静。

  “告诉你也无妨。”沈巍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从今天开始,世间便再无‘丹阁’!”

  “圣地中人,竟然要对我世俗宗门出手?”廖启灵面色剧变,忍不住大声喝道,“你们就不怕受到其他六大圣地制裁么?”

  “那些懦夫么?”沈巍冷笑一声道,“他们很快就会步你后尘,统统见阎王去了,到时候世间只会有一个圣地,那便是‘暗神殿’!”

  “暗神殿”要对六大圣地动手?

  沈巍这一番狂言,直听得廖启灵目瞪口呆,如闻天方夜谭,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道:“你、你‘暗神殿’也只是一个圣地,如、如何能够同时对抗六大圣地?”

  “那就不是你需要关心的问题了。”沈巍淡淡地答道,“为了‘暗神殿’的荣光,就劳烦你们‘丹阁’牺牲一下罢,动手!”

  最后的“动手”两个字,却是对着身后的一众“暗神殿”高手所说。

  随着沈巍一声令下,来自“暗神殿”的灵尊强者们纷纷出手,身形在空中化作一道道白色疾光,四散分开,蹿入下方的“丹阁”领地之中。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与哀嚎自四面八方疯涌而来,响彻云霄,廖启灵心胆俱寒,睚眦目裂,颤巍巍地指着沈巍道:“你、你们真的要屠灭‘丹阁’?可曾考虑过后果?”

  “后果?什么后果?”沈巍眼中闪过一丝暴虐之色,轻描淡写地说道,“当年的‘药塔’比之你‘丹阁’如何?还不是被我灭了?哪来什么后果?”

  “原来是你们!”廖启灵心中巨浪翻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十年前,“药塔”与“丹阁”并称为当世两大炼丹师组织,不仅炼丹一道上不输“丹阁”,在灵药学方面,还要略胜一筹,风头之盛,可谓一时无两。

  那时候,廖启灵心中的宏愿可不是什么成为当世第八大圣地,他满脑子想的,便是要如何带领“丹阁”雄起,压过老对手“药塔”一头。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灵药学和炼丹学圣地,却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上至宗主长老,下至门人子弟,数百口人在一夕之间人间蒸发,只留下了一座座空荡荡的建筑,其中的灵药灵丹,也统统不见了踪影。

  或许是七大圣地维持了两百多年的和平,令修炼界变得麻木而松懈,突如其来的噩耗,竟然将所有人都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少人指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必然是七大圣地中的某一个。

  然而,空空荡荡的“药塔”之中,没有留下丝毫蛛丝马迹,此后的十年间,七大圣地相互指责、猜忌,也曾有人将矛头指向“暗神殿”,却都因为无凭无据,而演变成了漫长的推诿与扯皮,最终不了了之。

  正是因为“药塔”的消失,令“丹阁”间接获利,才造成了如今一家独大的垄断格局。

  直至此刻,廖启灵才终于从沈巍口中获知了真相。

  当年令“药塔”灰飞烟灭的,竟然就是“暗神殿”!

  凄厉的惨叫声依旧自下方阵阵传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甚至能够辨别出,其中的几个嗓音,究竟发自何人口中。

  廖启灵知道,每一声呼叫,都标志着一条生命的终结。

  高耸入云的“观鹤台”上飘来阵阵柔和的清风,这一刻,身为灵尊大佬的他,却忽然感到浑身发凉,如坠冰窟,厚厚的阴霾席卷胸口,无尽的黑暗涌上心间。

  传承了这么多代的“丹阁”,就要毁在我手中了么?

  “为什么!”他怒视着沈巍,声嘶力竭地吼道,“你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不需要知道。”沈巍看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轻蔑,就仿佛在居高临下审视着一只蝼蚁,“也没有资格知道。”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要让“丹阁”成为当世第八大圣地,原来只是个笑话!

  在真正的圣地面前,什么炼丹师圣地,不过是一只稍微强壮一些的蝼蚁罢了!

  蝼蚁,终究还是蝼蚁啊!

  廖启灵忽然大笑起来,状若癫狂,毫无风度,笑得像个疯子。

  他纵身而起,瞬间跃至沈巍面前不远处,右手高举作刀,灵力幻化出顶天立地的耀眼光刃,朝着这位“暗神殿”三殿主狠狠劈了过去。

  “不自量力!”

  沈巍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残暴的神情,举起被黑色灵火包裹着的右手,缓缓朝着廖启灵所在的方向伸了出去……

  ……

  笃!笃!笃!

  密闭的炼丹房门口,传来重重的敲门声,将少阁主廖泽宇从发呆中唤醒了过来。

  是谁这么没规矩?竟然敢来我的炼丹房敲门?

  廖泽宇皱了皱眉头,颇为不悦地站起身来,不情不愿地朝着门边走去。

  须知炼丹师在炼制丹药之时,往往需要集中全部精神,丝毫不能分心,因而“丹阁”的每一间炼丹房,都拥有绝佳的隔音效果,一旦某位炼丹师在门口挂上了“炼丹中”的牌子,其他人轻易绝不会主动敲门,生怕一不小心导致炼丹失败,令炼丹师的半日心血付之一炬。

  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约莫二十余岁的年轻女子,姿容秀丽,体态婀娜,一袭白色炼丹师长袍将曼妙的身躯紧紧包裹住,更显得玲珑有致,曼妙动人。

  女子一双白玉般的纤手捧着个翡翠托盘,上面摆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红汤,大枣的气味瞬间弥漫在密室之中。

  “宋师妹?”

  望着眼前的俏丽女子,廖泽宇心中的怒火登时泻去不少,口气瞬间软了下来,“找为兄有事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