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六百零七章 我就是神仙(1 / 2)

  望着一脸谄笑,眼中饱含期冀之色的王铁锤等人,钟文满头黑线,十分无语地开始了自己的烤肉生涯。

  老子历经生死,好不容易修炼到入道灵尊级别,居然还要三番五次地帮几个农夫烤肉!

  还特么是五!个!男!人!

  他牙齿咬得“嘎吱”作响,恨不得一人一脚,把这五个牛皮糖似的乡村青年直接踹过国境线,送到蚩族的地盘上去。

  冷静,冷静!

  不过是烤肉罢了,平时在山上干得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是普通百姓,是勤劳的农民!

  农民农民……怎么说的来着?

  对对,农民是华夏文化的传播者……是历史进程的担当者……是改_革_开放的贡献者……

  请农民兄弟吃个饭,那是应该有的觉悟!

  咻~呼~咻~呼~

  他胸膛起伏,连续深呼吸数回,脑中不断进行自我催眠,努力压下了心中的诸多情绪,不情不愿地将手中的烤羊腿递了过去。

  “多、多谢师父!”

  闻着浓郁扑鼻的肉香味,王铁锤眼睛眯成一条缝,喜笑颜开地晃动着脑袋凑近前来,以表达亲近之意。

  然而,这样一个蓬头垢面,满身汗臭味的大男人突然靠近,对于钟文的感官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

  “不要叫我师父!”闻着扑鼻而来的怪味,他不自觉地微微后仰,皱着眉头道,“你有多久没洗澡了?”

  “洗澡?”王铁锤愣了愣神,举起袖子放在鼻端闻了闻,脸上露出得意之色道,“俺十几天前才刚刚洗过呢!”

  “十几天……”钟文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你不觉得难受么?”

  “难受?”王铁锤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钟文生气的点在哪里,“俺向来半年洗一次澡,才过了十几天,难受啥哩?”

  钟文:“……”

  “铁锤,你这就不懂了。”似乎看出了钟文的不爽,一旁的张棒棒连忙打圆场道,“神仙都是爱干净的,说不定每个月都要洗一次澡哩,哪像咱们这般邋遢?”

  钟文:“……”

  这都是哪里跑出来的二货哦!

  他很有带着沈小婉一走了之,将王铁锤等人抛弃在北疆雪地之中的冲动,然而此地正位于战场前线,若是放任其自生自灭,以五人零修为的战斗力,绝对没有一丝一毫存活下来的希望。

  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无辜百姓死于侵略者手中,其中还有一个还心心念想要拜自己为师,钟文多少有些心中不忍,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五个逗比。

  “原来如此。”王铁锤恍然大悟,对于张棒棒的说辞深以为然,“还是你脑子活络,能够明白道理,想来神仙洗澡,要比俺勤快的多。”

  “这般蓬头垢面的,看着多难受?”钟文已经不知该如何吐槽,只是无力地劝说道,“赶紧清洗一下!”

  说罢,他忽然对着地面打出一掌,灵力在胸前显化出三个散发着灼灼热气的小太阳,缓缓没入厚厚的积雪之中。

  “咕咚~咕咚~”

  不过片刻,原本平坦的雪地忽然向下凹陷了一块,其间雪水融化,蒸汽腾腾,居然化作一汪冒着袅袅热气的“温泉”。

  “果然是神仙才有的手段啊!”

  张棒棒等人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水泉,一个个瞪圆眼睛,张大嘴巴,表情一惊一乍,看上去颇为滑稽。

  其实相比一剑屠灭千军万马,如今用灵技制造一个小型“温泉”,实在是稀松平常,根本不值得一提。

  然而,修炼者高人一等,平日里哪有人愿意将灵技当做生活小技巧来用?兼之五人脑中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见了这新奇一幕,愈发肯定了钟文神通广大的仙人身份。

  “速度点!”钟文随手弄出热水,不冷不热地对着五人吩咐了一句,随即拉着沈小婉跑开了一段距离,生怕少女一不小心,看见一些容易长针眼的“景观”。

  “呜~呼~”

  听着身后那五个农村青年没心没肺的嬉戏打闹声,钟文揉了揉眉心,莫名生出一种照顾小孩的疲劳感。

  五个“天骄”在热水中鼓捣了好半天,才意犹未尽地爬上岸来,穿上依旧脏兮兮的粗布衣服,身上的气味却总算改善了不少。

  “好好将头发和胡子修理一下。”

  重新返回的钟文看了眼干净不少的五人,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随手将一柄通体乌黑的长刀抛在王芋头跟前,“往后才不至于被人误以为是乞丐地痞,找不到住所。”

  老子对陌生男人这么好作甚?

  他一边教训五个青年,一边在心中暗暗吐槽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让普通人拿屠龙刀理发剃须,是一件怎样诡异的事情。

  “是、是。”王芋头呆头呆脑地捡起屠龙刀,二话不说来到张棒棒身后抬手便削。

  “我去,芋头,你干啥?”张棒棒眼见他挥舞着大刀直奔自己脑门而来,不禁吓了一大跳,一边后退一边大声嚷道。

  “给你剃头!”王芋头人狠话不多,提刀就追。

  “不,不用,俺不是头发最长的!”张棒棒见他追来,愈发惊慌,连连躲闪道,“你先给铁锤和罗锅他们剃罢!”

  “先给你剃,再给他们剃!”王芋头挥舞着屠龙刀,不依不饶,健步如飞。

  “别别!你道俺不晓得嘛?”张棒棒跑不过他,被迅速追上,吓得腿脚一软,跌坐在地,双手抱住脑袋,连滚带爬地嚷道,“从小到大,你就没给人剔过头,如何能够……不要啊……啊!!!!”

  王芋头哪里睬他,只是快步追上,手起刀落,伴随着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张棒棒脑袋一凉,天灵盖处已经被削落大片毛发,头皮若隐若现,有了几分“地中海”的味道。

  他呆呆地看着落在地上的浓密黑发,过了半晌,忽然迈开大步,来到依旧冒着热气的“温泉”边上,俯下身子看向水面。

  凝望着水面上反射出来的形象,张棒棒浑身一颤,眼角居然隐隐有些湿润。

  “王芋头,你这个杀千刀的!”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擦了擦眼角,猛地跳将起来,伸手指着王芋头破口大骂道,“老子让你别剃,别剃,你偏不听!俺的盛世美颜啊!!!”

  骂着骂着,他似乎觉得还不解气,干脆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王芋头自知理亏,只是躲避,不敢还手,两人一个追一个逃,其余三人在一旁大声吆喝,场面顿时陷入到混乱之中。

  这几个家伙,莫非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