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能不能过得惯(1 / 2)

  季薇竹的手很软很滑,握着十分舒服。

  她的颜值很高,即使在阅遍美女的钟看来,也算得上是极品尤物。

  然而,钟的心思却并未专注于季薇竹本身。

  “师弟?”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令他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小师弟,我来接你回家了。”季薇竹并未注意到钟的表情,依旧兴奋地说道,“师父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钟一脸懵逼地看向身后,只见上官明月满脸不悦,冷哼一声,便拉着李忆如扬长而去,仿佛对他这种到处沾花惹草的行为深感不齿。

  冤枉啊!

  钟感觉自己遭受了深深的冤屈,然而眼前的场景,却让他百口莫辩。

  “这位姐姐,我不认识你啊!”他哭丧着脸道,“你怕不是认错人了?”

  季薇竹摇了摇头,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美得令人炫目:“是我太激动了,竟然忘了小师弟打小在大明山生活,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大明山?”钟连忙否认道,“我住的可不是什么大明山,而是清风山。”

  “小师弟,我已经打听过了。”季薇竹眼中闪过一丝怜惜和同情,“几个月前你身受重伤,失去了此前所有的记忆,又为飘花宫所救,这才留在了清风山上,其实你的生父,正是我师叔钟镇海。”

  “什么!”钟吃了一惊,这才忽然想起,自己并非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

  正是因为身体的原主人不幸嗝屁,才让他这个穿越者成功夺舍,化身十七岁美少年。

  尽管有“失忆”这个借口,被原身的亲人找上们来,还是让他心中惴惴,生怕一不小心露出马脚,被对方发现了自己穿越夺舍的事实。

  “小师弟,我知道事情有些突然,你一时间难以消化。”季薇竹见他沉默不语,还道是自己的出现太过突兀,令对方一时无法接受,声音更是柔和了几分,耐心地说道,“且听我为你一一解释。”

  于是,她详细讲述了十七年前,钟镇海如何留在大乾,又怎样结识了大明山少女的过程,将钟的身世一五一十地娓娓道来。

  原身这小子,还真是命运坎坷啊!

  尽管季薇竹的叙述还不完整,缺少了原身离开大明山到葬身清风山之间的这段经历,却还是令钟第一次对自己身体的原主人,有了全新的了解。

  当听见“父亲”钟镇海拥有“魔灵体”之时,他便知道季薇竹没有认错人。

  特殊体质从父代遗传给子代的现象并不少见,似他这般长相年龄全都能够对得上号,还同样拥有“魔灵体”,与钟镇海之间的关系,已经呼之欲出。

  况且,根据季薇竹从大明山老者处得到的信息,原身这个倒霉蛋的母亲给孩子起的名字,恰巧就叫做“钟”。

  听闻凌霄圣地钟家从前并不知晓自己的存在,也没有过任何接触之时,他不觉松了口气。

  没有过近距离接触,再加上“失忆”这道护身符,钟作为穿越者的身份,几乎没有暴露的风险。

  “季姐姐,虽然不知你所说是真是假。”即便心知季薇竹所言非虚,钟却丝毫没有与凌霄圣地认亲的意愿,“但就算小弟生父真的来自凌霄圣地,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小师弟,你身上流着钟师叔的血,怎么能说没有关系?”季薇竹没料到钟会是这样的反应,忍不住反驳道,“血浓于水,还有什么比亲情更重要的呢?”

  “姐姐此言差矣。”钟连连摇头,“按照你的说法,我自出生以来便从未见过你那钟师叔,他对我既无养育之恩,又无教导之义,更是害得我娘如此下场,若是还在人世,我看他哪来的脸面认亲?”

  “小师弟,当年钟师叔并非有意抛弃你娘。”季薇竹急道,“只是因为身负魔灵体,担心会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伤害到她,这才忍痛离开。”

  “他选择离开,并没有错,但是之前呢?”钟辩驳道,“明知自己身患怪病,无法给对方幸福,那还勾搭我娘作甚?”

  “这”季薇竹本身并没有恋爱经验,被他这么一怼,登时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回答。

  “若说这负心人尚在世间,或许小弟还会找上门去骂他一顿。”钟接着说道,“既然他已经离开人世,那么一切恩怨,就都让它随风而去吧,我现在有自己的生活,并不打算再和凌霄圣地扯上什么关系。”

  “小师弟,虽然钟师叔已经过世。”季薇竹辛辛苦苦找上钟,哪里肯就此罢休,苦口婆心地劝道,“但是你还有一位姑姑尚在人世,自从得知钟师叔有后,家师便对你牵肠挂肚,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将你接回圣地,好弥补这些年来钟家对你的亏欠。”

  “令师的好意,小弟心领了。”钟果断拒绝道,“去圣地什么的就不必了,季姐姐只需回复令师,说是小弟一切都好,请她勿须挂念便是。”

  说罢,他对着季薇竹抱了抱拳,便牵起珠玛的小手,转身朝着城门方向走去。

  “小师弟,家师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季薇竹并不甘休,“就算你不愿加入凌霄圣地,自己的亲姑姑,总该见上一面吧?”

  “不用了。”钟对于原身的亲戚,可谓避之不及,哪里肯主动送上门去,“这十七年来从未谋面,我那姑姑不也过得好好的,又何必到此时再去打扰?各自相忘于江湖,岂不是好?”

  “小师弟!”季薇竹没料到钟的态度如此冷漠而决绝,不禁大感焦急。

  “季姐姐,你大老远跑来找我,小弟很是感激。”钟的态度坚硬如铁,“只是我在大乾过得很好,的确没有去凌霄圣地的意愿,还请莫要苦苦相逼。”

  “小师弟,你这是要去哪里?”季薇竹见再这般下去,气氛怕是要闹僵,只得转移话题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