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已然服毒自尽(1 / 2)

  上官通伸手接过信纸,迅速扫了一眼,随即冷笑着摇了摇头道:“此信并非出自通之手,还请廖大人明鉴。”

  “莫非这信上的字,并非上官家主笔迹?”廖永年态度颇为温和,显然从内心深处,并不相信盛宇商行参与谋反之事。

  “孤也不愿相信盛宇商行会参与叛乱,因而刚得到这封信,便第一时间搜罗了上官家主的其他信件进行比对,结果却令孤大失所望。”太子李炎长叹一口气,转头对着身后侍卫努了努嘴,其中一人跨出队列,将几封书信送到廖永年跟前。

  廖永年接过信纸浏览片刻,面色一变,又将之递给上官通:“上官家主,这些信件,可是由你所书?”

  上官通接过这几张信纸看了一眼,微微一笑道:“不错,这些都是通与几位大主顾之间的往来信函。”

  “若是本官没有看错的话。”廖永年一脸严肃道,“这几封信件上的笔迹,应该出自同一人之手。”

  “廖大人,这封写给叶群的信虽然笔迹模仿得惟妙惟俏。”上官通脸上没有丝毫慌乱,“在伪造印章之时,却还是露出了马脚。”

  “此话怎讲?”

  “通虽然只是区区一介商贾,家里却也经营着不小的产业,对于一些宵小之辈伪造印章,还是有所提防的。”上官通侃侃而谈道,“真正的印章并无异常,可通平常所用的印泥,却有些特殊之处。”

  “哦?愿闻其详。”廖永年不禁好奇心起。

  “不知可否借红色灵晶灯一用?”上官通恭恭敬敬地说道。

  不等廖永年答话,李忆如已经不知从哪里借来一支长杆灵晶灯,灯头处的灵晶被不知何种材料包裹,散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

  “多谢公主。”上官通微笑着接过红色灵晶灯,将灯头处分别靠近几封信中印章所在的位置。

  廖永年好奇心起,忍不住走上前去,凑近了细看。

  “大人请看。”上官通指着几封真实信件说道,“通所使用的印泥乃是以特殊材料制成,一旦暴露在红光之下,便会呈现出紫金之色,与普通印泥并不相同,而这封伪造信件的印章却无此特征,此人为了诬陷我盛宇商行可谓煞费苦心,却终究还是棋差一招,露出了破绽。”

  “原来如此。”廖永年取过灵晶灯,好似寻到了新奇玩具的孩童一般,乐此不疲,在几封信上来来回回照了半天,这才抬起头来,对着李炎说道,“果真如上官家主所言,这位银环商会执事所提供的信件只怕有假,殿下是否还要验证一番?”

  “既然廖大人亲眼所见,孤自无不信之理。”李炎脸色隐隐有些不自然,口中冷冷说道,“来人,将这蓄意谋害上官家主的歹人压下去,重重责罚!”

  “殿下!”肥胖男子面色剧变,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惧之色,大叫大嚷道,“殿下饶命啊!”

  两名侍卫自李炎身后猛地蹿了出来,一左一右架住肥胖男子,便要拖拽着往大殿背后走去。

  “殿下,此人蓄谋诬陷帝国功臣,已是犯下大罪。”廖永年大声阻止,“还请将他交给老臣带回去严加审问,万万不可在东宫擅用私刑。”

  话音未落,却听那两名侍卫中的一人忽然大呼一声:“殿下,不好了,此人自知罪孽深重,已然服毒自尽!”

  待二人转过身来,只见肥胖男子满嘴是血,双目之中没有半点神采,已然失去了生机。

  在场诸人见状,无不色变,对于侍卫所说言,大多并不相信。

  “岂有此理,此人不久前还在开口祈饶,短短数个呼吸,如何会自寻短见?”廖永年气得面色铁青,忍不住大声呵斥道。

  “廖大人,恐怕此人是个死士,幕后定然还有黑手存在。”李炎忽然义正言辞地插嘴道,“适才那副贪生怕死的模样,也多半是伪装出来的。”

  “这”廖永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呆呆立在原地,沉吟了好半天才开口道,“殿下所言在理,老夫自会令人仔细追查此人留下的线索,绝不让那幕后黑手逍遥法外。”

  三名证人之中,十三娘仍旧一脸淡然,只是静静地看着地面,似乎对于大殿之中发生的一切都不闻不见。

  而那名身材壮硕的青年男子却已是面色煞白,额头直冒冷汗,浑身上下止不住地微微颤抖着,瞅着肥胖男子满是鲜血的肉脸,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一般。

  “你们二位可看见了?”李炎眼神扫过二人,口中淡淡地说了一句,“若是胆敢诬陷上官家主,他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孤再问你们一句,所言是否属实?”

  “启禀殿下,草、草、草民所言句句属实,绝无虚假。”壮硕青年努力想让自己保持平静,却完全控制不住哆嗦的嘴唇,说起话来支支吾吾,“草、草、草民曾经是凉山的一名山贼,盛宇商、商行早就和凉山的宋海尊者有所勾结,并且时不时向他提供财物支持,若非如此,宋海尊者也不可能凑齐这许多人马来攻打帝都。”

  李炎微微皱了皱眉头,青年紧张得有些口吃,总是在“草”字之上停留,让他听了颇觉不爽,总有种莫名挨骂的感觉。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在见识了肥胖男子的遭遇之后,廖永年不禁留了个心眼,特意上前两步,靠近这名青年男子,以防他突遭不测,“你说上官家主与凉山宋海勾结,可有证据?”

  “启禀大人,草、草、草民雷虎。”青年似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话依旧不甚顺畅,“盛宇商行向宋海提供的财物,便是由草、草、草民负责接手,当初草、草、草民心生贪念,自己偷偷截留下来一些,这便交给大人过目。”

  说罢,他右手颤颤巍巍地伸入怀中,取出几样物件,小心翼翼地递到廖永年跟前。

  廖永年皱了皱眉头,对于雷虎的作态颇为不喜,却还是伸手接过了他递来的证物。

  一眼扫去,却都是些普通货物,有装着灵晶或银元的袋子,有布匹,还有一把匕首和一些珠宝,每一个袋子的外表,都印有“盛宇商行”的字样和符号。

  “就这些?”廖永年看着这些不起眼的物品,颇有种遭人戏耍的感觉,“这便是你说的证物?”

  “正是。”雷虎唯唯诺诺地说道,“当初盛宇商行向宋海赠送了大批物资,草、草民只是利用职务之便,偷偷取走了这么一些,因而并未被人发现。”

  “这些东西只不过是装在咱们商行的袋子里,便能作为证物么?”上官明月冷笑一声道,“印有盛宇商行字样的袋子,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你这栽赃,也未免太不走心了。”

  “可这、这的确是草、草民亲眼所见。”雷虎本就心虚,被上官明月这么一嘲讽,更是慌张不已,“还请大人明鉴。”

  “且不说你这证物的真伪有待考证。”廖永年直视着雷虎的眼睛,缓缓说道,“又有谁能证明你曾是凉山匪徒,曾经负责商行与凉山之间的接头工作呢?”

  “草、草民绝无半点虚言”雷虎脑中闪过肥胖中年男子的凄惨死状,急得满脸通红,大声辩解道。

  “只是你自己如此说,终究做不得数。”廖永年感觉这一场审讯如同闹剧,已经没有了继续陪李炎玩下去的心情,打算随便找个理由打发了雷虎,“你且随本官回去,待我派人核实之后,再做计较。”

  “大人,民女可以为他作证。”

  出人意料的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十三娘忽然开口说话了。

  此言一出,上官明月面色一变,美眸之中流露出一丝气愤之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