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1 / 2)

  “公羊前辈。”

  望着眼前的白发老头,以及在老头身后站成一排的其余三个老头,钟文不禁有些吃惊,“这几位是……?”

  自从得知叶青莲怀孕,他便马不停蹄地整理行装,又联络上“天茂商会”的马耘等人,打算启程返回大乾。

  不料堪堪将要出发之际,却被一群白发白须的老头堵在了门口。

  “这是老程、老夏和老田。”公羊观图指着身后的三名老者以此介绍道,“皆是老夫的知交好友,丹道造诣也都还过得去。”

  钟文面色一正,懒洋洋的笑容略微收敛了一些。

  公羊观图是个不折不扣的丹痴,炼丹水准在整个“丹阁”之中都可以妥妥排进前五,能得他一句“还过得去”的评价,足见这三人的丹道造诣,定然不同凡响。

  “在下钟文,见过三位前辈。”他规规矩矩地抱拳施礼道。

  “钟大师客气。”三个老儿连忙回礼道。

  当日钟文带人大闹“丹阁”,这三位长老俱都在场,自然知道眼前的少年人非但实力深不可测,一手炼丹术更是出神入化,远远胜过“丹阁”的任何一位炼丹师,哪敢有丝毫不敬。

  “公羊前辈,莫非你是来送我的么?”钟文摸不清对方来意,试探性地问道。

  “送你?”公羊观图闻言一愣,随即眼神扫过他身后的车队,恍然大悟道,“小兄弟,你要离开帝都了么?”

  “不错,我本就是大乾人,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家看看了。”钟文坦然承认道。

  公羊观图与身后三名老者面面相觑,好半晌才支支吾吾道:“小、小兄弟,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可不可以……”

  “前辈但讲无妨。”钟文微微一笑,“只要晚辈能够做到的,定不推辞。”

  对于这个心思单纯的老头,他一直颇为欣赏,倒还真存了不计报酬,能帮就帮一把的心思。

  若是让公羊观图知晓,向来只爱向漂亮姑娘施以援手的钟文会对他如此另眼相看,老头儿怕是要受宠若惊,兴奋许久。

  “……能不能带上咱们几个老东西?”公羊观图踟蹰了好半晌,终于吐出了心中所想。

  “前辈的意思是……要跟我回大乾?”钟文万万没有料到会从公羊观图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是廖阁主让你们来的么?”

  公羊观图老脸一红,沉默了许久才答道:“实不相瞒,老夫与阁主闹翻了,如今已是无家可归,这三个老伙计也打算跟我一同离开‘丹阁’,咱们此次前来,便是想要投奔于你。”

  “我?”钟文更是大感意外,“以几位前辈的本事和身份,只要放出风声,何愁找不到栖身之所,各大势力的首脑只怕要哭着抢着请你们去坐镇,为何要选择我这么个毛头小子?”

  “那些人不过是想利用咱们炼丹罢了。”公羊观图连连摆手,眼中满是不屑之色,“我等追求的乃是丹道巅峰,岂可与他们为伍?”

  这老头,一大把年纪了,还是这般单纯,你要投靠人家,却又不肯出力干活,莫非想让别人出大价钱请一尊菩萨回去供着么?

  听了公羊观图颇为幼稚的言论,钟文忍不住暗暗吐槽道。

  “‘丹阁’之外,唯有小兄弟你的炼丹术令我等叹服。”只听公羊观图接着道,“况且小兄弟身边美女如云,又有灵尊仆从跟随,想必来自大势力,家境殷实,正是最理想的投靠对象。”

  听公羊观图这般直白,毫不掩饰心中所想,钟文登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然而位于他身后的三位白发老者却是连连点头,露出赞同之色,竟是三个与公羊观图不相上下的憨人。

  好笑之余,他却又有些感动,只觉这一大把年纪还能保持纯粹之心,实属难得,前一刻还在暗暗吐槽公羊老头的想法不切实际,如今居然隐隐有些意动,开始认真思考起将四名‘丹阁’长老收入麾下的意义。

  罢了罢了,若是任由这几个铁憨憨出去闯荡,多半被人卖了也不自知,就当是尊老爱幼罢!

  “承蒙前辈信任,钟文受宠若惊。”思索片刻,钟文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若是四位前辈愿意来清风山……”

  “还有几名弟子。”公羊观图插口道。

  “若是四位前辈和弟子们愿意来清风山坐镇,钟文自是欢迎之至。”钟文改口道,“恰巧咱们清风山经营的便是灵药生意,前辈钻研丹道所需的药材,本门也能一手包办,只是各位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什么条件?”公羊观图紧张地盯视着钟文,生怕他也如那些“俗人”一般,将他们当做工具人,没日没夜地为门派势力炼制丹药。

  “本门有一名女弟子,酷爱灵药学与炼丹学,平日里却苦于无人交流。”钟文笑着道,“还望各位能够在百忙之余,抽空指点她一二,钟文感激不尽。”

  他口中的女弟子,自然就是尹宁儿。

  这个看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少女,一旦聊起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却总是滔滔不绝,根本停不下来。

  钟文不在清风山的日子,他几乎能够想象得出,少女没有了探讨的对象,会是何等寂寞。

  因而,在听闻了公羊观图等人的请求之后,他忽然灵机一动,想要将这几个经验丰富的炼丹师老头弄到药王谷中,一来给尹宁儿做个伴,二类也是替独立掌管整片药王谷灵田的少女分担一些辛苦。

  “没有问题!”

  见钟文并不打算将自己当做苦力,公羊观图四人皆是松了口气,齐声应道。

  “既然如此,前辈不妨将门人子弟唤来。”钟文平白得了四名炼丹大师,心情亦是颇为愉悦,“咱们今日便启程罢。”

  四个白发老儿与钟文约定了时间,又是一番客套,随后便夺门而去,各自准备去了。

  公羊观图等人一生专注于炼丹术,既不囤积财物,也没有多少工夫教导徒弟,因而当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每人只有一名亲传弟子相随,行李也是极为精简。

  这四名弟子的年龄从二十到四十不等,其中公羊观图的弟子,正是曾经替钟文运送过“靛姬芳华”的俊秀青年莫桑。

  “老仇,若是有了珠玛的消息,记得马上传信给我。”临行之际,钟文还不忘对仇天龙嘱咐道。

  “主上安心,如今仇家已尽在掌控之中。”仇天龙坚定地答道,“我定会动用整个仇家的力量,就算把帝国翻个底朝天,也要寻到珠玛小姐的下落!”

  “拜托了!”钟文拍了拍仇天龙的肩膀,随即转头看向马耘,“老哥,走罢!”

  “好,出发!”马耘点了点头,转身挥了挥手。

  “天茂商会”的车队缓缓移动起来,轮子滚过地面,留下了无数道深深的印痕,足见商行这一次的“对外贸易”,所获颇丰。

  “小师弟!”

  钟文正要跨上马车,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清脆悦耳的嗓音。

  转头看去,一道靓丽的银色倩影正俏生生地立于身后,眼波流转,顾盼生姿,粉嫩的脸蛋上,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淡淡愁思,正是姑姑钟无烟唯一的亲传弟子,“凌霄圣地”的年轻天才季薇竹。

  “季姐姐。”钟文朝她挥了挥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小师弟,你要走了么?”季薇竹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不错,我有些急事要处理,得先回一趟大乾。”钟文坦言道。

  “走之前,要不要再和师父见一面?”季薇竹忍不住挽留道,“你救了师公,他们二位都很惦记你呢。”

  “不了。”钟文笑着摇了摇头,“过段时间我还会再来,到时候自当前去探望姑姑,还请姐姐代为转达。”

  “那……好吧,你多保重。”季薇竹沉默许久,终于垂下螓首,轻声说道。

  在钟文看不见的位置,她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黯然,一丝不舍。

  “你也是。”钟文微微一笑,转头踩上了车厢边缘。

  “等等。”季薇竹忽然抬起头来,美丽的大眼睛荧光闪闪,透着坚定之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