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黑手中的黑手(1 / 2)

  由于夫妻二人均是“凌霄圣地”长老,钟无烟在圣地的宅院便显得格外宽敞,空置的房间亦是多不胜数。

  此时,在宅子里的某一间客房之中,钟文正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斜倚在一张靠椅上,姿势与前世的某位光头影星,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正对着他的墙边,瘫坐着圣地长老谭少杰。

  此时的谭少杰面色惨白,眼神涣散,呼吸颇为急促,整个人看上去萎靡不堪,没有半分活力。

  “说罢,这一次探索‘火皇门’遗迹,到底是怎么回事?”钟文调整了下姿势,将双手枕在脑后,显得更为慵懒。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谭少杰眼中满是恨意,用僵硬的语气答道。

  “你不是已经不打自招了么?这一次的探索,是个陷阱。”钟文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身旁的木桌,“具体怎么个陷阱法,说来听听。”

  “我只是记恨无烟,故意拿话气她。”谭少杰吃力地摇了摇头,“遗迹探索乃是七大圣地共同参与的盛世,岂是我这样的小人物所能知晓?”

  “哦?是么?”钟文眼中闪过一丝妖冶之色,声音忽然变得温柔了起来,“暗神殿也参与了么?”

  “那是当然,若是没有暗神殿,又何来这次遗迹探索?”谭少杰脱口而出道,“六大圣地的那些蠢货,还真以为自己找到了‘火皇门’的遗址,真是可笑!”

  “哦,那他们这次去的,是什么地方?”钟文好奇道。

  他忽想到,自己并未向凌霄圣人询问“火皇门”的位置。

  “只是伏龙帝国北面的一处废墟罢了。”谭少杰冷笑道,“不过并非普通的废墟,而是六大圣地所有人的葬身之所!”

  伏龙帝国北面?

  钟文心头一凛,意识到谭少杰所言非虚,这一次的遗迹探索,定是陷阱无疑。

  只因,根据他脑中“上古门派分布图”的标记,上古七大门派之一的“火皇门”,位于大乾帝国的北面,也即是曾经令大乾北疆十分头疼的“蚩族”地盘。

  他并不认为“新华藏经阁”出品的地图会有问题,因而这个伏龙帝国北方的“火皇门”,自然是个赝品。

  “暗神殿到底布下了什么样的陷阱?”钟文的声音愈发柔和,催人入眠。

  “这一次由三殿主和圣……”谭少杰话到中途,忽然一愣,随即浑身颤抖着,眼中流露出恐惧和愤怒之色,歇斯底里地大吼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啊?”钟文一脸无辜,眼中再次闪过一丝异色,嗓音如同和风细雨,“三殿主怎么了?”

  “三、三殿主他、他……”谭少杰脸上流露出无比煎熬的神情,忽然大喝一声,“为了暗神殿的荣光!”

  随即,他嘴角流出一丝黑色血液,脑袋一歪,很快失去了呼吸。

  不好!

  钟文脸色一变,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个箭步来到谭少杰身前,伸手探了探他的脉搏。

  “活着不好么?”

  好半晌,他才沮丧地叹了口气,“死了,还怎么见证暗神殿的荣光?”

  然而,他的伤感持续不过十多个呼吸,便重新振作起来,自怀中掏出“玄天宝镜”,乐呵呵地拿谭少杰的尸身“废物利用”了起来。

  片刻之后,一颗闪耀着淡金色光芒的珠子,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解决了谭少杰之事,钟文这才定下心来,开始仔细审视“新华藏经阁”书架面板上的文字:

  “完成任务2:成功悟道,请抽签获取任务奖励:1、母猪的产后护理;2、潮流发型大全;3、大无相天宝轮回寂灭神光”

  钟文:“…”

  即便知道自己拥有三次抽奖机会,眼瞅着面板上令人无语的选项,他却还是忍不住感到蛋疼。

  “第三个、第三个……天灵灵,地灵灵、一定要抽到第三个!”

  他的意识牢牢锁定住听上去不明觉厉的选项三,口中振振有词,心中默念一声:“抽签!”

  “恭喜你获得奖励:潮流发型大全!”

  “我!¥……”钟文强忍住骂街的冲动,连续深呼吸了小半刻时间,这才勉强镇定心神,再次看向抽签面板:

  “完成任务2:成功悟道,请抽签获取任务奖励:1、大无相天宝轮回寂灭神光;2、儿歌三百首;3、龙凤神源圣心不死诀”

  “不要第二个,不要第二个……”

  感觉这一轮奖励的名字更加霸气威武,钟文大为意动,嘴里不停地叨叨着,心中再次默念:“抽签!”

  “恭喜你获得奖励:儿歌三百首!”

  “哐当!”

  忍无可忍之下,钟文猛地抡起一脚,将一旁的木椅踢得直飞出去,狠狠撞在墙上,四根木腿瞬间断了两根。

  “小师弟,怎么了?”

  门外传来了季薇竹关切的声音,犹如黄莺出谷,娇柔悦耳。

  “没、没什么!”钟文这才想起自己并不在清风山,而是位于钟无烟的宅院之中,连忙收慑心神,干笑两声道,“这家伙拒不招供,我一时火起,就把他给宰了。”

  外头的季薇竹似乎颇为惊讶,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问道:“我、我可以进来么?”

  钟文眼神扫过地上那把断了腿的木椅,沉思片刻,终究没有拒绝,而是快步走到门边,拉开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季薇竹娇俏艳丽的容颜,和窈窕玲珑的身姿。

  此时的她已经重新换了一身银色劲装,肌肤赛雪,风姿绰约,被谭少杰鞭打后留下的痕迹早已消失不见,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直视着钟文,眸中隐隐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季姐姐,请进。”钟文侧身让出一条道。

  季薇竹挪动莲足,缓缓步入房中,美眸四下扫视着,却并未发现谭少杰的踪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