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百五十章 只怕也是你的主意罢(1 / 2)

  到得山下,十三娘翻身骑上属下备好的独角马,领着数十名黑衣大汉,匆匆向着宋海尊者所在的第一峰赶去。

  吃了一次亏,钟变得谨慎了不少,他远远坠在十三峰人马身后,保持了相当一段距离,生怕一不小心,再次路出马脚。

  随着和第一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十三娘的人马沿途不断与其他山峰的队伍遭遇,钟远远望去,可以辨别出这些峰头的首领多为粗壮汉子,似十三娘这般千娇百媚的年轻女子混在其间,当真是鹤立鸡群,万分显眼。

  其中有几位寨主见了十三娘,会客气地招呼一句,而另一些则面露敌意,对她冷冰冰地毫不理会。

  待到第一峰脚下,汇聚而来的各峰山贼已是密密麻麻,将整条山道堵得水泄不通,乍一看,竟有数千人之多。

  匪徒之中虽有不少高手,纪律却十分松散,除了十三娘麾下人马还算进退有度,其余诸峰的队伍到了这般杂乱的境况之下,早已被冲得四散,混做一处,土匪们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上山的过程中,时不时有踩踏事件发生,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见此情形,钟身形一闪,果断冲入人群之中,趁着混乱喧嚣之际,学着其他人的模样,口中大叫大嚷着,跟随人流向山上涌去。

  快要接近峰顶之时,便能看见两道人影悬浮在空中,相隔了一段距离,遥遥对峙。

  左边那人,正是钟不久前才见过一面的姚陔尊者,此时的他长衫飘飘,神采奕奕,一副意气风发的得意模样。

  与之相对,右边那位灵尊大佬虽然努力振作精神,却难以掩盖脸上的憔悴,左袖自肘部以下空空荡荡,竟是断了一臂。

  两位灵尊大佬只是静静地对视着,却没有人先开口说话,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山寨的人马都已登上了顶峰,各自寻找到组织,顺利归队。

  山顶地方有限,已经没有多余的落脚之处,剩余那些没能登顶的,便只好堵在山道上,前进不得,后退不能,一个劲地询问前面人“发生了什么?”

  还真有山顶上的匪徒好心现场直播,只是等内容传到半山腰,早已是“拷贝走了样”,分明还在对峙的两大灵尊,在某个故事版本里却已经血溅峰顶,两败俱伤。

  钟施展“敛息大法”,龟缩在一位大胡子寨主的队伍之中,举目眺望天空,根据林芝韵的描述,他轻而易举地辨别出右边那位断臂灵尊,应该就是原本凉山地界的第一高手,宋海尊者。

  “这些人,都是你找来的么?”宋海尊者终于开口了,声音冰冷而沙哑,“这么兴师动众地逼上山来,是觉得我断了一臂,就奈何不得你了么?”

  “我一再劝你,不要参与到皇权之争,你偏偏不听。”姚陔大义凛然道,“如今萧家失败,你不但自己受伤,还害得咱们各大峰头损兵折将,莫非就不打算给大伙一个交代么?”

  “你想要什么交代?”宋海尊者冷冷道。

  “交出第一峰,离开凉山,再也不要回来。”姚陔尊者毫不犹豫地提出条件道。

  “如果我说不呢?”宋海尊者面色阴沉,嗓音里透出一股浓浓的疲倦。

  “如今的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姚陔尊者向前跨出一步,气势又更盛了几分,“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就凭你?”宋海尊者不屑地冷哼一声,“我就算让你一只手又如何?”

  “可不只是姚某。”姚陔尊者眼神扫视下方各大势力,“如今的你已是过街老鼠,除了第一峰,其余十七位寨主,有哪个愿意站在你这一边?”

  “是么,你们谁想赶我走,不妨上来试试。”宋海尊者也向前跨出一步,身上散发出一股磅礴浩瀚的强大威势,如同一尊无敌战神一般,脸上的颓势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不见。

  灵尊大佬毕竟非同寻常,哪怕受伤,依旧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各大山寨攀至峰顶的人马虽多,这一刻却寂静一片,无人敢做这出头之鸟。

  “怎么,想要倚仗修为压人么?”姚陔尊者身上同样散发出一股强大气势,瞬间抵消了宋海尊者的灵尊威压,“别人怕你,我却不怕。”

  “无胆鼠辈,在我未受伤之前,怎不见你这般硬气?”宋海尊者冷笑道,“来吧,就让宋某见识见识你最近有什么长进!”

  宋海尊者的强硬态度,倒是让姚陔颇觉意外,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他忽然转头看向第七峰势力所在的位置,朗声道:“罗老,宋海犯下大错,却还不知悔改,你我何不一齐出手,将他拿下?”

  “哎!”

  众人的视线纷纷射向第七峰的人马,却见一位黑衣老者自人群之中缓缓升起,悬立于半空之中,头顶上为数不多的白发随风飘扬,脸上布满了褶子,枯瘦的身躯颤颤巍巍,似乎随时就要被风吹倒。

  “这不是第七峰的罗老头么?”

  “他看上去一副明天就要进棺材的挫样,居然是位灵尊大佬!”

  “惨了惨了,我上次路过第七峰的时候,还嘲笑了他一番,他该不会记仇罢!”

  “第七峰这下是要发达啊!”

  眼见罗老头能够在空中飞行,下方诸峰势力一片哗然,显然对于这位第七峰峰主的灵尊修为,并不知晓,也难怪南宫灵安排的内线未能打探到这样一位尊者的存在。

  “二位皆是凉山一脉的顶尖强者,损失了任何一个,对于咱们十八山寨而言,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罗老头摆出一副和稀泥的姿态,“何不握手言和,冰释前嫌,共同将凉山势力发扬光大?”

  “这话你对他说去。”宋海尊者右手一指姚陔,“是他带人打上第一峰,却非宋某主动招惹。”

  “罗尊者,如今宋海已是强弩之末。”姚陔还道罗老头在装腔作势,忍不住出言提醒道,“只要你我二人联手,杀他犹如探囊取物,何必与他啰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