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心有灵犀一点通(1 / 2)

  看着躺在“新华藏经阁”书架上“星灵品级”那一栏的天衍诀,钟心头一喜,连忙在脑中将这本功法快速浏览了一遍。

  这一读之下,不禁令他大感意外。

  只因这本天衍诀,与钟在六壬殿中发现的星灵品级灵技天衍算经,竟然可以凑成一套。

  根据书中记载,修习了这门天衍诀,能够大大提升修炼者本身的思维能力,再配合天衍算经强大的战斗演算技巧,六壬殿弟子与人交手之际,往往可以做到料敌先机,还未开战便已立于不败之地。

  而这恐怖的演算和预测能力,也正是六壬殿能够在强者林立的上古时代脱颖而出,跻身七大门派的重要倚仗。

  莫非,抢在我前头搬空了六壬殿遗址的,竟然是七星阁?

  明白了天衍诀与天衍算经之间的联系,钟脑中不禁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钟,你在听么?”耳边传来宁洁略带嗔怪的娇柔嗓音,将钟的思绪瞬间拉回现实。

  “哦,嗯。”凝视着宁洁吹弹可破的娇艳脸蛋,以及那满含担忧的关切神情,钟只觉心头一暖,莫名感到愉悦和振奋,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放心吧,我省得。”

  “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宁洁好奇道。

  “我在帝都碰巧遇见了宁老夫子。”钟解释道,“当时他正打算请武亲王帮忙找寻姐姐踪迹,知道宁姐姐遇险,小弟怎能袖手旁观?”

  “亏得你能找到我呢。”宁洁闻言,心中微微生出一起甜蜜,声音更是柔和了几分。

  “这就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钟笑嘻嘻道。

  “贫嘴。”宁洁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当真是媚态横生,风韵无限,她目光转向依旧盘旋在空中,久久不愿散去的鸟群,忽有所悟,“是因为它们么?”

  “姐姐平日里总是把自己埋在书堆之中,两耳不闻窗外事。”钟颇觉意外,“想不到看问题竟如此敏锐。”

  “你是在说我平常总是傻乎乎的么?”宁洁娇嗔着拍打了一下钟的胳膊,“我可是见过你和大鹰交流呢,况且这些小鸟分明是跟着你来的,还有什么不明白?”

  心目中有些呆萌的神仙姐姐忽然变得机智武勇、活色生香,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钟不禁生出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姐姐猜得没错。”呆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笑着看向盘旋空中的鸟群道,“能够找到你,多亏了这些小鸟。”

  “多谢诸位。”宁洁面露感激之色,对着一众小鸟诚恳地鞠了一躬道,“你们的大恩,宁洁真不知该如何报答才是。”

  这才是我所认识的宁洁姐姐啊!

  看着言语不通,却依旧认认真真向鸟群道谢的宁洁,钟心中感慨道。

  “姐姐不用挂怀。”他双手一摊,身前出现一个大大的盆子,里面装满了一颗颗深色圆球,笑嘻嘻道,“这些小家伙的谢礼,早就准备好了。”

  说着,他双手伸进盆中一通揉搓,将圆球捏得粉碎,随即抡起双臂,将圆球的碎末撒向高空。

  原本和平共处的一众小鸟仿佛瘾君子见到了白粉一般,个个两眼放光,口中叽叽喳喳地叫嚷着,挥动翅膀蜂拥而上,对着空中的碎末就是一通争抢,场面之壮烈,直看得宁洁瞠目结舌,完全难以将这些“凶兽”与先前温顺可爱的小动物联系在一起。

  钟却仿佛早有所料一般,依旧不紧不慢地挥洒着深色粉末,一盆耗尽,他又不知从哪里重新取出一盆,再次碾碎了泼向高空,如此循环往复,直至三大盆圆球被鸟群吞噬一空,他才收起盆子,停止了喂食行为。

  看得久了,宁洁渐渐不如初时那般惊讶,她敏锐地发现,但凡吃到了深色碎末的小鸟,精神面貌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不但毛色更为鲜亮,连眼中透出光芒,都显得更有灵性。

  见钟不再提供食物,一众小鸟似乎并不甘心,依旧围着他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仿佛在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钟口中亦发出类似于鸟叫的声音,不知在和它们说些什么,过不多时,鸟群似乎终于意识到今天的“聚餐”到此结束,大多挥动翅膀,转身离去,唯有少数几只还没有放弃希望,依旧盘旋在钟头顶,流连忘返。

  “等我晋升学宫长老之后,便可以拥有一套自己的别院。”宁洁望着上空越来越少的小鸟,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到时候我一定要搭建一个小鸟的住所,让它们吃好住好,再也不用忍受风餐露宿之苦。”

  “姐姐的心意虽好,小鸟们却未必会领情。”钟笑着说道,“或许它们更喜欢自由翱翔在蓝天之上的生活。”

  “我并不想要将小鸟关在院子里。”宁洁摇了摇头道,“只不过是想要给它们提供一个暂避之所,可以遮风挡雨,果腹充饥,累了饿了,就进来歇一歇,来去自由,不会受到任何约束。”

  “这倒是一个好想法。”钟点头赞道,“今天的姐姐,还真是让小弟惊喜连连。”

  “在你心中,我到底是个怎样蠢笨的女人?”宁洁罕见地撅起小嘴,露出小女儿媚态,娇嗔着说道。

  “非也非也。”钟连连摆手道,“实在是姐姐整日沉迷于神学研究,总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适才忽然大发神威,打得朱聪满地找牙,教小弟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消化。”

  “钟,你可知道我为了学习上古神,钻研过多少上古灵技?”宁洁忽然正色道,“而为了破译这些灵技,我又在自己身上做了多少次尝试?”

  钟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