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我不想再努力了(1 / 2)

  “二魔道:是我拿了,锁在洞中。你今既来,必要索战。我也不与你交兵,我且叫你一声,你敢应我么?行者道:可怕你叫上千声,我就答应你万声!”

  紫缘初到飘花宫,城主府大小姐的作息习惯尚未调整过来,为了给师父林芝韵留下好印象,她难得辰时起床,自以为已是醒得很早。

  岂料梳妆已毕,来到门外,却发现大院之中,飘花宫的一众门人都已整整齐齐坐成两排,一个个目光炯炯,正专心致志地听着前方台阶之上的钟说话。

  这是什么情况?

  早课?

  紫缘细数院中之人,发现除了师父林芝韵和师妹郑玥婷之外,其余所有在山上的门人均已到场,连长老上官君怡和师叔冷无霜也未缺席,不由得心头一慌,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重要的宗门仪式。

  她就如同一个上课迟到的学生,生怕引人注意,只是蹑手蹑脚地凑近细听,想要探个究竟。

  “大圣作个法,意思只是哄他来摇,忽然叫道:天呀!孤拐都化了!那魔也不摇。大圣又叫道:“娘啊!连腰截骨都化了! ”

  钟右手握着一把折扇,头上绑了根带子,站在三阶石台之上挤眉弄眼,手舞足蹈,时而哈哈大笑,时而哭丧着脸,表情极为丰富。

  紫缘听着听着,渐渐感到有些不对劲。

  钟口中所述,既非功法灵技的修练诀窍,也不是什么炼丹制器的经验传授,听上去倒更像是话本中的内容。

  见众人听得入神,她也不好意思出声询问,只好悄悄来到角落的石凳上坐下,白玉般的双手支着下巴,静静凝视着钟的表演。

  渐渐地,她感觉钟所讲的内容虽然没头没尾,听来倒也颇为有趣,竟然有些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几时得到西天,且听下回分解!”钟手中折扇“啪”地一收,结束了这一天的西游记讲解。

  随着他这一句宣言,原本寂静的院子里顿时热闹了起来,传来了阵阵讨论与嬉笑之声。

  “我且叫你一声,你敢应我么?”小萝莉手上举着个苹果,对着沈小婉嘻嘻哈哈道。

  柳柒柒拉着尹宁儿的手,似乎在央求这位高冷的师妹替自己种出来个“紫金葫芦”。

  而上官君怡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正与冷无霜窃窃私语,时不时掩唇而笑,也不知在说些什么高兴的事情。

  紫缘看着院中景象,只觉飘花宫门人不仅个个美丽动人,脸上还都洋溢着愉快和自信的表情,完全没有世俗女子身上普遍存在的那种卑微感。

  姑娘们的神情仿佛在说,我的人生,由我自己掌控。

  能拜入这样一个门派,真好。

  紫缘心中不觉涌起一股自豪之感,她缓缓站起身来,朝着人群走去。

  “二师姐!”看见这位新入门的漂亮师姐,小萝莉开心地晃动着手里的苹果向她打招呼,“你也来听钟将西游记嘛?”

  西游记?

  紫缘闻言一愣,正要开口询问,却听头顶忽然传来“噗噗噗”的声响。

  抬头望去,只见一只活泼可爱的信使小鸟正挥舞着翅膀,朝着台阶背后的走廊方向笔直飞去。

  一只指尖如笋,皓婉似藕的纤纤玉手自廊柱后方伸了出来,用白皙无瑕的手背接住了信使小鸟。

  紧接着,柱子背后现出了林芝韵婀娜绰约的身影,长发及腰,蓝裙飘飘,绝世的风华,宛若神仙中人。

  原来师父就在走廊里,她为什么不出来和大家一起坐?

  紫缘初来乍到,心中有着颇多疑惑,却又不好意思开口询问,不免憋得有些难受。

  其余诸人却仿佛早有所料,对于林宫主躲在柱子后面的事实,竟似习以为常。

  “钟,灵儿来信,说是帝都出事了。”林芝韵眼神扫过信使小鸟腿上的纸片,脸色微微一变,转头看向钟说道,“皇帝陛下得了怪病,昏迷不醒。”

  “李陛下身为灵尊大佬,居然也会生病?”钟颇觉意外。

  “出现这么个变故,灵儿和叶姐姐可能会在帝都多逗留一段时日。”林芝韵接着道,“她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再去一趟帝都。”

  “莫非是想让我去替皇帝治病?”钟猜测道。

  “她虽然没有明说,但多半是这个意思了。”林芝韵再次扫视了一眼信纸,并未找到答案,只好自行揣摩南宫灵的意思。

  “才回来这么一会,又要让我去帝都操劳么?”钟一想到要去拯救李九夜那个抠门大叔,便觉的有些提不起兴致,忍不住抱怨道,“南宫姐姐就喜欢差遣人。”

  正说话间,他忽然抬头看向门外,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钟老弟!”过不多时,一道身材瘦削,衣着褴褛的人影踏入到院门之中,紧随其后的,是一道精壮的褐色身影。

  当先一人眼神扫过院子里的一众美女,不禁微微一愣,随即将视线停留在钟身上,眼睛一亮,大声喊道,只是声音里,却带着一丝难以掩盖的虚弱。

  “苟大哥?”钟早已感知到出来人的气息,正是原凉山第十八峰寨主苟大彤,却还是吃惊地问道,“你不好好待在帝都帮十三娘经营顺丰速递,怎么跑到南疆来了?”

  “钟老弟,十三娘出事了!”苟大彤快步来到钟身前,满脸焦急之色,“老哥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来清风山求你相助,还请无论如何救救她!”

  “什么!”钟面色一变,沉声说道,“别急,慢慢说,究竟怎么回事?”

  “太子殿下对是咱们凉山弟兄下手了。”苟大彤喘了口气,接着道,“我得了十三娘暗号,连忙赶来清风山求助,却被太子手下的侍卫一路追杀,若非这位郑小兄弟仗义相助,恐怕早已一命归西,根本就到不了这里。”

  “小老弟,可以啊!”钟抬头看了一眼苟大彤身后的郑齐元,眼中露出一丝赞许和惊叹之色,“这么几日不见,已经天轮修为啦。”

  “都是钟大哥的功劳。”郑齐元腼腆一笑。

  “皇帝陛下已经亲口答应赦免十三娘。”钟又看向苟大彤,面露不解之色,“太子哪来这么大胆子,敢违背皇帝的意志?”

  “会不会和陛下的昏迷有关?”林芝韵忽然开口道。

  钟听了她的话语,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苟大哥莫急,太子对凉山好汉动手,多半是别有所图,十三娘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我这就去一趟帝都,只要能救醒皇帝,十三娘的危机自然迎刃而解。”

  “谢谢,谢谢!”苟大彤激动得语无伦次,“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愿意帮助咱们凉山之人,老哥哥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才是!”

  “苟大哥说的哪里话,当初劝你们投靠朝廷的是我。”钟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如今你们因此而遭难,若是我还袖手旁观,岂非要良心难安?”

  “小弟弟,此去帝都,代我向月儿问候一声。”上官君怡忽然开口道。

  “君怡姐既然这般想念亲人,不如和我同去?”钟谄笑着说道。

  “你去救那位十三娘,姐姐跟着去做什么?”岂料上官君怡白了他一眼,果断回绝道,“我才没有那么不识趣。”

  钟:“”

  他感觉上官君怡对自己似乎有着深深的误会,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苦笑着摸了摸鼻子。

  “钟大哥,我姐呢?”郑齐元恰到好处地打破了略微有些尴尬的气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