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大家都是自己人(1 / 2)

  “妹夫,我这辈子谁都不服,就服你一个。”

  在南宫灵设下的宴席之上,上官通高举酒杯,对着钟打趣道,“为了女人,你居然连皇帝的金銮殿都给拆了。”

  “我这不也是给大舅哥你出气么?”钟挠了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

  “我上官通经商多年,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上官通哈哈笑道,“若是为了我这个老男人,你哪能做到这一步,来,咱们走一个!”

  说罢,他将手中的杯子和钟的酒杯狠狠一撞,随即仰头一饮而尽。

  钟一杯下肚,又听上官通指着远处的十三娘等人说道:“妹夫,你的眼光不错,这几位姑娘皆是时间罕有的绝色,男人花心点也没什么,只是切记,不可喜新厌旧,亏待了君怡,否则我定不饶你。”

  说罢,他又自顾自和钟碰了一杯。

  见上官通兴致颇高,钟只好苦笑着陪他灌下一杯又一杯黄汤。

  不远处,十三娘和上官明月正手拉着手窃窃私语,前不久还横眉冷对的二女,看上去已是冰释前嫌,又好得如同亲姐妹一般。

  另一侧,南宫灵正在软语宽慰着被亲兄长伤透了心,郁郁寡欢的李忆如。

  珊瑚和彤彤这两个“棋友”久别重逢,也是叽叽喳喳聊得十分火热。

  角落里,苟大彤正和林氏兄弟推杯换盏,大肆吹嘘当年在凉山上的潇洒生活,只听得林朝风两眼放光,艳羡不已,恨不得抛弃了尚书公子的身份,跑到山上去过那打家劫舍的逍遥日子。

  而林朝哥却听得心不在焉,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视着正在和珊瑚聊天的彤彤,但凡发现她和钟有靠近的迹象,心头便会不自觉地紧张起来,恨不能冲上前去,将两人强行分开。

  “灵儿妹妹。”酒过三巡,十三娘忽然举着杯子来到南宫灵跟前,“多谢你仗义出手,救下珊瑚和凉山弟兄们,姐姐敬你一杯。”

  “姐姐说的哪里话。”南宫灵微微一笑,举杯相迎,“咱们也算是战友,小妹如何能任凭太子倒行逆施,对姐姐和上官妹妹下手?”

  “灵儿妹妹,才承了你的恩情,尚未来得及偿还,本不该再存什么奢望。”饮尽杯中酒,十三娘忽然面色一正,恭恭敬敬地对着南宫灵鞠了一躬道,“只是有一件事,却无论如何想请你帮个忙。”

  “姐姐,咱们之间,勿须客套。”南宫灵连忙上前将十三娘一把扶起,柔声说道,“但讲无妨。”

  “今日得了诸位之助,总算化险为夷,日后却也不能总是仰仗你和钟。”十三娘缓缓说道,“终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因而姐姐想请灵儿妹妹代为引荐,让珊瑚进入飘花宫学艺。”

  “姐姐,你要赶我走么?”一旁的珊瑚闻言大惊失色。

  “傻丫头,姐姐怎么会赶你走?”十三娘温柔地笑了笑,摇头说道,“如今这世上,你就是我最亲近的人了,送你去学艺,便是希望你不但拥有保护自己能力,将来实力强大了,还要担负起保护其他弟兄的责任。”

  “姐姐,那你和我一起去罢?”珊瑚拉着十三娘的衣袖道。

  “我若是也离开,谁来带领弟兄们?”十三娘摇了摇头道,“又不是再不相见,不过是送你去学习个两年罢了,姐姐也算是看透了,这年头,若是没有高手,在哪个行当,都很难混下去呢。”

  “我、我不想离开你。”珊瑚眼眶一红,就要落下泪来。

  “傻丫头,想想今天的事情。”十三娘轻轻抚摸着珊瑚的秀发,柔声劝道,“总不能每一次都指望钟来救咱们吧?唯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被人随意欺凌。”

  珊瑚垂首不语,白嫩的小手依旧紧紧拉着十三娘的袖口,满是眷恋之情。

  “若是珊瑚妹妹不嫌弃。”南宫灵微笑着道,“师父这边,便由我来说罢,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弟子,她多半不会拒绝。”

  “如此,便多谢灵儿妹妹了。”十三娘又是郑重行了一礼。

  “再过几日,等到交接完南宫世家的事情,小妹便会启程返回清风山。”南宫灵抿嘴笑道,“到时候珊瑚妹妹便和我同去罢,若是不出意外,很快你就要喊我作大师姐了呢。”

  十三娘轻轻推了推珊瑚的肩膀。

  “多、多谢灵儿姐姐。”珊瑚低着头扭捏道。

  不远处,落了单的彤彤正疑惑地看着面前神情古怪的林朝哥:“林公子,你找我有事么?”

  “彤彤姑娘。”林朝哥满脸通红,神色紧张,口中支支吾吾道,“我能、能不能请你去家里玩?”

  他本想说“做客”二字,又觉得太过正式,怕吓到姑娘家,便采取了比较婉转的表达方式。

  “玩什么?”彤彤问道。

  “啊?”林朝哥被她问得一愣,他本以为答案会是“去”或“不去”,岂料彤彤性子单纯,竟然真的以为林朝哥请她去“玩”,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你府上可有五子棋么?”彤彤对于林朝哥的性子已然有所了解,见他又开始发呆,也不觉得奇怪,反而追问道。

  “五子棋是什么?”林朝哥从未听说过“五子棋”这种东西,好奇道。

  “你连五子棋都不知道?”彤彤将当初珊瑚对自己说出的话语原封不动地用在了林朝哥身上,连故作惊讶的眼神都学了个七七八八。

  “这个请恕我孤陋寡闻,实在是未曾听说过。”林朝哥顿觉自己竟然不知道五子棋,实在是大大的不该,羞红了脸道,“还请彤彤姑娘不吝赐教。”

  “既然你诚心发问,本姑娘就好意指点你一番。”彤彤见他态度诚恳,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顿时兴致勃勃地介绍了起来,“五子棋可有意思了,有黑白两种”

  年轻真好啊!

  望着远处侃侃而谈的少女,和频频点头的少年,身体年龄才十七岁的钟忍不住由衷感慨道。

  “宁姑娘,许久不见了。”

  “闻到客栈”的客房之中,望着对面的绝色双姝,朱聪不觉眼前一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