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1 / 2)

  廖启灵的语气还是十分强硬。

  但随着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彻底服软了。

  面对这名不到二十岁的白衣少年,堂堂“丹阁”阁主,足以蔑视世俗之间一切修炼者的伟大人物,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颅。

  “既然三位长老已经磕过头,我就不再过多地为难他们了。”钟文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谢顶三人,嘿嘿一笑,随即转头看向廖启灵道,“我需要一些灵药种子。”

  “只要‘丹阁’有的,你尽管取去!”廖启灵果断点头道。

  “我还要查阅‘丹阁’的上古书籍。”钟文继续提出要求道,“放心,我只是看看,绝不带走。”

  “没有问题。”此时的廖启灵只想尽快将这尊瘟神请走,答应得真是要多快有多快。

  “此外……”钟文表情略微凝重了一些,“我还要从‘丹阁’带走一个人。”

  “谁?”廖启灵听说钟文要对“丹阁”中人下手,心头一紧,没敢立即答应,“莫非是公羊长老么?”

  “好端端的,我带他走作甚?”钟文笑着摇了摇头,忽然问道,“不知哪一位是‘丹阁’少阁主?”

  “不知阁下找犬子作甚?”廖启灵面色一变,心中大为警觉,“那小子年轻不懂事,若有什么得罪之处,廖某愿一力承担。”

  “年轻不懂事?”钟文指着自己的鼻子,“他有我年轻么?”

  廖启灵:“…”

  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名将自己逼迫得走投无路的绝世强敌,才是一个看上去不满二十岁的少年。

  “当然,我要带走的人,并不是令郎。”钟文话锋一转,“而是一位暂住在他府中的客人。”

  廖启灵闻言一愣,待要开口询问,却见钟文身形一闪,忽然出现在下方一众“丹阁”弟子跟前。

  “敢问兄台高姓大名?”他想笑嘻嘻地对着其中一名相貌俊秀的青年男子问道。

  廖启灵大惊失色,只因钟文所问之人,正是自己的宝贝儿子,“丹阁”少阁主廖泽宇。

  “我、我……”廖泽宇面色煞白,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

  适才钟文口中刚刚吐出“少阁主”三个字,便敏锐地发现一名身着白裙,容貌秀丽的年轻女子匆匆忙忙地挡在此人身前,脸上满是警惕和担忧之色,一双美眸狠狠地瞪视着自己。

  正是因为白衣女子的举动,才让他把注意力放在了这名青年男子身上。

  此时见了男子表情,他心下恍然,如何不明白自己已经找到了正主。

  “看来阁下便是少阁主了。”钟文的声音颇为柔和,“听说有一位云清瑶云姑娘目前正暂住府上,不知是否属实?”

  听见“云清瑶”三个字,廖泽宇眼中忽然射出凌厉的光芒,瞬间冷静了下来,冷冰冰地问道,“你找清瑶做什么?”

  “不是说了么?”钟文似乎并没有觉察到廖泽宇抵触的情绪,兀自笑嘻嘻道,“我要带她离开。”

  “为什么?”廖泽宇眸中的敌意更浓。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教,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钟文伸手指向背后的叶青莲,慢悠悠地答道,“云清瑶想要谋害我的女人,所以我打算好好跟她算一算账。”

  此言一出,众人的视线“唰”地集中到了叶青莲身上。

  尤其江语诗和珠玛二女的目光,于震惊之中,更是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叶青莲没料到钟文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来这么一出,一时间俏脸绯红,心乱如麻,待要出言否认,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

  等回去了再收拾你!

  她又羞又气,秋水般的美眸狠狠瞪了钟文一眼,芳心却又被一股怪异的滋味所袭扰,竟有些不明白自己的所思所想。

  “你胡说!”廖泽宇心中一急,忍不住大声反驳道,“清瑶心地最是善良,又岂会无缘无故谋害他人?分明是你贪图美色,想要强行将她掳走!”

  “坦白说,我并未见过她本人。”钟文并不与他争论,反而哈哈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想来这位云姑娘颇有姿色,反倒更加勾起了我的兴趣,还请让她出来一见罢!”

  “无耻之徒!你死了这条心罢!”廖泽宇的声音又大了几分,“我是绝对不会把清瑶交出来的!”

  “廖阁主,你怎么看?”钟文无奈地叹息一声,转头看着阁主廖启灵,以一种咨询“元芳”的口气问道。

  “宇儿,这‘云清瑶’究竟是何许人也?”廖启灵心头一震,连忙询问儿子道。

  他一门心思扑在“丹阁”之上,并不如何关心儿子的日常生活,对于廖泽宇的感情经历更是一无所知。

  “父亲,清瑶乃是孩儿深爱之人。”廖泽宇脸上露出哀求之色,“也是这世间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的女子。”

  身旁的师妹宋小倩眼神一黯,白皙的脸蛋上挂满了失落。

  “噗嗤!”钟文忍不住笑出声来“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你怕不是被这个狐狸精迷晕了头?”

  “住口!”廖泽宇勃然大怒,对着钟文挥拳打去,“我不许你侮辱清瑶!”

  “师兄!”

  宋小倩大惊失色,死命将他一把拉住,以防这位师兄做出以卵击石的愚蠢举动。

  与此同时,廖启灵的身影也瞬间出现在廖启灵身前,右手疾挥,“啪”的一声,重重扇在了儿子的左脸颊上:“混账,你想毁了‘丹阁’么?”

  “爹爹……”廖泽宇捂着脸,眼中的哀求之色更浓,“求求你,不要让他把清瑶带走,孩儿此生已经离不开她了!”

  “师兄,你醒醒罢!”宋小倩忍不住怒道,“自从这位云姑娘来到‘丹阁’,你便整日茶饭不思,神魂不守,只知道围着她转,再也不肯钻研炼丹之术,如今竟然要为了一个女人,置宗门上下千百口人的性命安危于不顾么?”

  “哦?这小畜生竟然如此不堪么?”廖启灵脸色更是阴沉,“小倩,你赶紧去将那云清瑶带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能把我儿子迷得这般神魂颠倒!”

  “是,师尊!”宋小倩果断领命而去。

  “不行!师妹,千万不要!”

  廖泽宇大声嘶吼着,试图冲上前去拦住宋小倩,却觉一股浑厚的灵尊气息从天而降,浑身一僵,体内灵力忽然无法调动,脚下一个踉跄,“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孽畜!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么?”

  原来出手之人,正是他的生父廖启灵,“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

  “爹爹,孩儿求您了!”廖泽宇勉强抬起头来,眼睛通红,睚眦目裂,“放过清瑶罢,她是无辜的!”

  这位少阁主,倒是个痴情之人!

  钟文望着神情凄凉的廖泽宇,心中暗暗感叹着,脸上却并未流露出丝毫同情之色。

  到此地步,所谓的“炼丹大比”早就成了一出闹剧,若不是怀着与钟文攀上关系的念头,只怕观礼席上的客人有一大半已经离去。

  四周的窃窃私语之声时不时地传入耳中,被人当做笑话一般欣赏,廖启灵的羞耻心渐渐麻木,整个人反倒更加镇定了一些,颇有种你嘲任你嘲,明月照大江的架势。

  过不多时,堂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宋小倩窈窕的身影浮现在众人眼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