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零三章 “情敌”居然是长辈(1 / 2)

  “什么?”

  众人返回江府别院,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迎接钟的,却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

  “你们离开后不久,钟长老和季姑娘就被人带走了。”江天鹤如实答道。

  “被谁?”钟急急忙忙地追问道。

  “应该是两位凌霄圣地的长老。”江天鹤摇了摇头道,“具体是哪两位,就非江某所知了。”

  “江家主,姑姑临走之前,可曾给我留话?”钟沉吟片刻,又开口问道。

  “钟长老只说是回一趟圣地,让你莫要挂念。”江天鹤想了想道,“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涌上心头,直觉告诉钟,钟无烟与季薇竹的离开,并不简单。

  好不容易姑侄相认,钟无烟对于这位流落在外的亲侄子简直喜欢到了骨子里,即便钟并非身体的原主人,却也能从中年美妇的眼神中,感受到化之不去的浓浓亲情和爱护之意。

  因而原本打算见一面就离开的钟无烟师徒,愣是没舍得返回圣地,反而在江府别院暂住了下来,打算等钟从“丹阁”归来之后,再好好叙一叙亲情。

  然而,这一次的不告而别,她却既未给钟留下什么叮咛嘱咐,也并不邀请他前往“凌霄圣地”作客,这般做法,显然完全不符合人之常情。

  “担心你姑姑么?”望着钟紧锁的眉头,叶青莲语气罕见地柔和了一些,“或许她只是有些急事,走得匆忙罢了。”

  “恐怕事情并不如叶姑娘想的那般轻松。”江天鹤叹了口气道,“从那两位圣地长老的言语来看,钟长老和季姑娘为救珠玛姑娘,与世俗中人动手,已然违背了圣地的规矩,被召回去以后,很可能会受到责罚。”

  此言一出,钟面色剧变,而珠玛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无踪。

  尽管钟一直生活在世俗世界,却与七大圣地中人都有过交集,自然知道“圣地不得干涉世俗”这条至高无上的铁律。

  这条规矩乃是由当世七大圣人共同制定,也是圣地与世俗世界之间不可逾越的分界线。

  除了“暗神殿”,其余六大圣地之人,至少在明面上,是绝对不敢违背这条铁律的,否则必定会迎来难以想象的重罚,甚至被其他圣地之人就地格杀,也得不到自家圣人的庇护。

  君不见“暗神殿”那两位强大的入道灵尊,因为在大乾帝都搅风搅雨,最终引得闻道圣人亲自出手,一死一残,结局极为凄惨。

  不久之前,在和宁洁闲谈之时,钟便曾问起,若是圣地中人被发现干涉了世俗之事,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得到的回答,是轻则面壁思过数十年。

  重则直接废去修为,甚至被剥夺性命。

  当时宁洁口中的答案,曾经让钟暗暗心惊,唏嘘不已。

  因而在得知钟无烟和季薇竹乃是因为“干涉世俗”而被带走,他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在此之前,钟无烟与珠玛并不相识,之所以会顶着巨大的压力,违背圣地铁律对世俗灵尊出手,原因不言自明。

  正是为了自己这个失散多年的亲侄子!

  仅仅因为珠玛乃是钟的亲近之人,在她遭遇危难之际,钟无烟师徒明知会遭到圣地严惩,甚至会丢掉性命,却还是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挺身相护。

  这一刻,钟心中一阵绞痛。

  悲伤、忧虑、愤慨

  种种负面情绪蜂拥而至,瞬间充斥了钟的心房,在他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瞬间,两行泪水已然顺着眼眶滑落。

  是你么?

  与钟无烟不过两面之缘,哪怕血脉相连,却也不可能培养出多么深厚的感情,钟猛然回过神来,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珠,默默地发出一声灵魂拷问。

  一股强烈的情绪不知从何处涌现,仿佛在回应着他的问候。

  你果然还在!

  钟眼中流露出恍然之色,明白另一个“钟”的灵魂,依旧盘踞于这具身体的某一处,默默关注着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一切。

  对于那一个“钟”而言,钟无烟极有可能是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

  听闻这位亲姑姑可能遭遇不测,“钟”那潜藏已久的残魂终于失控,强烈的情绪波动如同洪水泛滥,火山喷发,瞬间充斥心房,以钟坚毅强悍的身体和意志,竟也丝毫无法驾驭。

  害怕孤独么?

  害怕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亲人的存在么?

  是我对不住你!

  是我牵连了你的亲人!

  钟强行压制住几乎暴乱的心境,努力向“钟”释放出愧疚之意。

  “钟!”

  就在钟尝试着与另一个自我进行沟通之际,身后忽然响起一道低沉的嗓音。

  他本能地转过身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白衣男子。

  男子生得剑眉星目,俊朗不凡,一袭白色长衫随着微风轻轻摆动,从外表来看,正是那种对纯情少女极具吸引力的帅大叔类型。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

  然而,俊逸潇洒的容颜,却难以掩盖他脸上那一抹挥之不去的愁云。

  “原来是楚兄!”

  钟一眼便认出,来人正是来自“凌霄圣地”,曾经和“小诸葛”朱聪连番比试,试图俘获宁洁芳心的神学者楚秋阳。

  面对“情敌”,他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戒备之色。

  楚秋阳听他称呼自己“楚兄”,不觉微微一愣,却又很快回过神来,满脸焦急地说道:“钟师姐让我带话给你,赶紧回大乾去,千万莫要在伏龙帝国逗留。”

  “钟师姐?”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姑姑钟无烟与我师出同门。”楚秋阳解释道,“她比我早入门两年,自然是师姐。”

  那我岂不是应该叫你一声师叔?

  一想到“情敌”居然是自己的长辈,钟心中莫名有些不爽,一时竟没能关注到整件事情的重点。

  “钟,你还在墨迹什么!”楚秋阳见他发愣,更是焦急,大声说道,“赶紧收拾收拾,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楚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钟回过神来,出声问道,“为什么姑姑急着要让我离开?”

  他思前想后,犹豫再三,那句“师叔”终究没能叫得出口,还是以“楚兄”相称。

  男人的小心思,有时候就是那样微妙。

  “师姐和小竹为了救你的朋友,出手干涉了世俗战斗,遭人告发,如今正在圣地受审。”楚秋阳迟疑片刻,最终还是如实答道,“她一口咬定只是路见不平,一时冲动,并没有把你的事情抖露出来,但以圣地的能力,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调查到你,所以师姐让你赶紧离开,只要回到大乾,便属于闻道学宫的地盘,到时候凌霄圣地也奈何不得你。”

  “姑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