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寡人总不会害了她!(1 / 2)

  “陛下,臣女自幼性子粗鄙,酷爱刀兵,实非良配。”江语诗连忙答道,“况且末将早就立志为了帝国征战沙场,此生不嫁,还望陛下成全!”

  “语诗,你一片赤心,为国尽忠,寡人十分感动。”慕容秀情真意切地说道,“只是还需体谅父母的一片苦心,你可知江家主为了你的亲事,在寡人面前吐了多少苦水么?”

  “老臣家事,怎敢劳陛下费心?”江天鹤苦笑着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就让这丫头自己耍去罢,反正江家还能养得起她。”

  “语诗这般绝色姿容,怎可孤独终老?”慕容秀皱了皱眉头,显然并不认可江天鹤的观点,“如此暴殄天物之事,寡人是万万不愿看到的。”

  “陛下,臣女的确未有婚配之意。”江语诗再次跪倒,娇艳的脸蛋上透出坚定之色,“还望陛下收回成命!”

  再次被拒,慕容秀的脸色登时难看了几分,凝视着江语诗窈窕的身姿,久久没有言语。

  “江老儿,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么?”却听宫九霄忽然冷笑这道,“将陛下的好意视作驴肝肺,江家的家教果真不同凡响。”

  “宫老儿,这是老夫家事,与你何干?”江天鹤横眉冷对,厉声反驳道。

  “若非你只生不教,对江悟锋纵容无度,云儿又岂会丧命?”宫九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你这宝贝女儿的肆意妄为,便是最好的证明,告诉你,咱们之间没完!”

  “都说了,你那宝贝儿子是被自家侍卫害死的!”江天鹤毫不退让,“非要赖到锋儿身上,莫非真当咱们江家怕了你不成?”

  原来宫丛云的死讯早已传遍四方,引得帝都震动,流言四起。

  在帝都周边的不少省市,甚至开始有传言说江家与宫家已经全面开战,帝都危机四起,硝烟弥漫。

  这一次慕容秀特意让江天鹤与宫九霄同时出场,多少也有着打破谣言,稳定人心的想法。

  却不料这两大家主,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当着一众百姓的面争吵了起来。

  “莫要再争了。”慕容秀的神情愈发阴郁,嗓音却依旧温和,“九霄,这件事情寡人已经查得清楚,下毒之人是个来自大乾的丫头,并非江悟锋。”

  “陛下,那丫头与江悟锋走得很近,谁知道是不是受了他的指使!”宫九霄目中含着泪花,咬牙切齿道,“丛云乃是老臣最小的儿子,也最得老太太宠爱,得知他的死讯,家母便卧病在床,如今只怕……”

  说到伤心处,宫九霄不禁潸然泪下,表情无比悲切,便是毫不相干之人见了,也要忍不住生出几分同情之心。

  “姓宫的,你少在那儿装可怜!”江天鹤一改往日温和的形象,横眉竖目,破口大骂道,“要不是宫丛云主动上门挑事,又哪里会有这么一出?到底是谁教子无方,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放你娘的屁!”宫九霄登时暴跳如雷,“你怎么不说江悟锋那小子唆使仇老二以大欺小,逼迫云儿下跪!”

  “简直笑话!仇老二何等身份,岂是我家那小子可以指使的?”江天鹤反言相讥道,“莫非你以为世间灵尊,都似你这般没脑子么?再说仇老二欺负了你儿子,你不去找仇家伸冤,只知道来欺负我家的十岁小儿,当真是要脸要皮!”

  “老匹夫!你找死!”宫九霄口中怒喝一声,身上散发出恐怖的灵尊威势,帝都北门口霎时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惹得远处百姓惊呼连连,惶恐不已。

  “江家主,你过了!”仇家家主仇天爵眉头一皱,颇为不悦地说道,“仇天龙那个叛逆早就被逐出家门,自甘堕落跑到草原上做了马匪,与仇家再无半分瓜葛,倒是令郎不知如何勾搭上此等奸人,祸害了宫家老四,此事应当彻查!”

  “仇家主说的是!”宫九霄眼睛一亮,连声附和道,“江悟锋勾结马匪,残害将门之后,只怕所图不小!”

  “姓宫的,你还是只有这点出息!”江天鹤不屑道,“堂堂帝国大帅,打仗不行,泼脏水倒是一把好手!”

  “是不是泼脏水,你这老儿自己心里清楚!”宫九霄冷笑一声道,“好心提醒你一句,行事莫要太张扬,须知这个帝国姓慕容,不姓江!”

  “够了!”慕容秀一声厉喝,打断了两人的争吵,“两位皆是帝国栋梁,缺一不可,江家的忠心,毋庸置疑,九霄,这件事情就当是给寡人一个面子,让它过去罢!”

  “是!老臣遵旨。”宫九霄眼中满是不甘之色,迟疑再三,终究还是没有继续纠缠。

  江天鹤心中一个“咯噔”,暗叫不好。

  以他的经验阅历,自然能够听得出皇帝表面在帮自己说话,实则情感上却站在了宫九霄那一边。

  江家这些年的发展,终究还是太快了么?

  “多谢陛下!”他心中嘀咕着,脸上却流露出感激涕零之色。

  “你这老家伙,也该好好反省!”慕容秀才卖完人情,忽然脸一沉,“江悟锋小小年纪,便与妖女和马匪结交,长大了还怎么了得?”

  “陛下说的是。”江天鹤忽然发现在场的诸位大佬中,宫九霄和仇天爵都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而兵部尚书铁阙更是慕容秀心腹,一旦皇帝与自己意见相左,堂堂第一世家家主,竟然要陷入到孤立无援的境地之中。

  “须知这样的事情,可一而不可再,总不能每次都靠寡人拉下脸面来帮你摆平!”慕容秀的责难一环扣一环,并不止歇,“自家儿女,还须好生管教才是!”

  “老臣知错!”江天鹤无奈地应道。

  “语诗的事情,便由寡人来做主吧!”慕容秀接着道,“再了不起的女子,终究也要是要嫁人的,寡人总不会害了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