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有条狗在乱吠(1 / 2)

  钟一边说着,右手已经移到江语诗腰间的黄色带子上,似乎随时就要将之扯断。

  “你、你敢!”熊婆婆心中大骂钟歹毒。

  若是堂堂江大小姐在这数万军队面前被人脱了裤子打屁股,那当真是比直接杀了她,还要屈辱百倍。

  按照江家父子对江语诗的宠爱,说不定江天鹤一怒之下,会将包括熊婆婆在内的五万大军统统填埋了,也未可知。

  江语诗听了钟话语,更是气得几欲昏厥,原本那些招揽的想法早已烟消云散,此时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将身后那个可恶的小子身上的皮肉一片一片割下来拿去喂猪。

  “一!”

  钟口中开始数数,右手缓缓拉动江语诗的腰带。

  “住、住手!”熊婆婆气得浑身发颤,恨不得冲上前去将钟宰杀了,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二!”

  钟哪里管她心情,口中吐出第二个数字,右手的动作更大了一些,江语诗腰带的绳结几乎就要松开。

  “撤军!”眼看钟嘴里就要吐出下一个数字,熊婆婆咬咬牙,终于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按说江语诗若是遭遇不测,军中的指挥大权本该由副将接手,熊婆婆并没有发号施令的权力。

  然而,在这一刻,江语诗麾下大军之中,却没有任何一人提出反对。

  熊婆婆话音刚落,伏龙大军便开始井然有序地向后撤退。

  “可以放开将军了么?”熊婆婆瞪着钟冷冷道。

  “你是当我傻,还是自己傻?”钟眼中露出看白痴一般的表情,“现在放了她,让江家军队再来围剿我们么?”

  “那你待如何?”熊婆婆本也就是随口一说,却不料引来钟讥讽,堂堂灵尊大佬,被一个天轮少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心中怒火难以宣泄,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你们乖乖退去,我保证这位江大小姐毫发无伤。”钟笑嘻嘻道,“等到交换战俘之时,她自可平安归去。”

  “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遵守约定?”一旁的萧无情插嘴道。

  “老妖婆,有条狗在乱吠,打扰到你我说话。”钟两眼一翻,“你说是不是应该教育一下?”

  说话间,钟右手微微一动,缠在江语诗腰间的带子眼看就要脱落。

  江语诗虽然无法动弹,却也能够感受到钟的猥琐举止,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若非背对着钟,只怕这愤怒之火,就要将他烧成灰烬。

  “住手。”熊婆婆终于做出让步,她右掌一挥,一股极寒掌力瞬间击打在一旁的萧无情身上。

  萧无情没料到熊婆婆居然真的会对自己出手,猝不及防之下,只觉一股寒意瞬间缠上身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飞了出去,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着,“扑通”一声砸在地上,英俊的面容与地面亲密接触,竟是摔了个狗吃屎。

  一股难以想象的屈辱感涌上心头,萧无情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会被当做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一般对待,仅仅因为钟随口一句抱怨,就挨上灵尊大佬的一掌,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丧尽。

  “你可满意?”熊婆婆咬着牙,恶狠狠地盯着钟道。

  “还凑合。”钟满不在乎道,“接下来,请各位从哪里来,就乖乖往哪里回去,记住,莫要靠近粮仓,否则没了饭吃,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萧无情虽然不知礼数,胡乱插嘴。”熊婆婆对于萧家二公子毫不客气,“可他的话却也并非没有道理,我如何相信你不会伤害到将军?”

  “我堂堂钟神仙给出了保证,你还想怎样?”钟咧嘴一笑,“爱信不信。”

  “你”熊婆婆被一个小辈屡屡冒犯,胸闷不已,若非江语诗身份特殊,只怕她早就不管不顾,对钟出手了。

  “放心,只要你们老老实实撤退,咱们自然会好吃好喝地款待江小姐,不让她受半点委屈。”钟嘿嘿笑道,“若是你有本事,也可以尝试着来救她,当然,一旦营救失败,她的死活,我可就没法保证了。”

  “好,咱们撤!”熊婆婆眼神闪烁着,终于下定了决心,“若是让老婆子发现将军受到半点委屈,你们这些人,统统都要死!”

  “走好,不送!”钟笑嘻嘻道,对于熊婆婆的威胁丝毫不以为意。

  “你就打算一直抱着这个女人么?”直至伏龙大军撤到视线之外,一群黑衣人之中,忽然浮现出上官明月的身影,明艳动人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愠色,似乎对钟和江语诗之间的暧昧姿势颇为不满。

  “你来抱?”钟闻言,有些恋恋不舍地将怀中香香软软的美人朝着上官明月的方向推了过去。

  “我、我才不要抱!”上官明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并未伸手接过。

  “我来吧。”十三娘抿嘴一笑,温柔地自钟怀中接过江语诗的娇躯,轻轻扶到一匹独角马上,自己也翻身上马,在身后托住江语诗,以防她跌下马来。

  江语诗这位心高气傲的伏龙女将,此时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一般,只能任人摆布,强烈的屈辱感令这位天之娇女羞愤不已,几欲晕厥,眼中的怒火快要凝成实质,企图将所有被她眼神扫过的敌人统统化作飞灰。

  “想不到连这样的局面都能被你扭转过来。”祖大彬策马来到钟身旁,由衷感慨道,“连我都忍不住要开始怀疑,你会不会真的是个神仙。”

  “祖将军,这一回还真是借了十三娘姐姐和苟老哥他们的光。”钟挠了挠头道,“若非姐姐的妙策加上凉山好汉们的演技,我还真不知该如何度过这道难关。”

  “你过谦了。”十三娘转头妩媚一笑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谋划皆是虚妄,若非你拥有能够硬扛灵尊一击的能力,这个计谋绝对无法得逞。”

  “硬吃了熊婆婆那一击,你真的没事么?”上官明月想要做出冷淡的表情,语气之中却多少还是流露出一丝关怀之意,“看你刚才好像吐了不少血,可别死在路上,累得咱们替你收尸。”

  “那老太婆的攻击绵软无力,就像挠痒痒似的,怎么可能把我打吐血?”钟哈哈大笑着,从嘴里掏出一个装着红色液体的带子,随手扔在地上,“多亏了这血袋子,否则还真憋不出那么多血来给她看。”

  “你、你还真是”上官明月终于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原本紧紧板着的面孔,也变得柔和了不少,更显明媚动人。

  “钟,这支军队被咱们逼退,难保不会去进攻前线的队伍,就算只是堵在粮仓与前线之间,也会给薛老将军他们带来很烦。”十三娘忽然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死守粮仓么?”

  “十三娘姐姐,你说咱们能不能从这位江大小姐嘴里,打探到伏龙大军存储破灵箭的地方?”钟眼珠一转,忽然想到一个主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