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我想成亲了(1 / 2)

  “大姐”林朝哥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怎么了,朝哥?”林芝韵和言悦色道。

  她年少之时便离家学艺,导致两个弟弟缺乏来自长姐的关爱,心中多少有些愧疚,如今重回帝都,便想着要弥补姐弟之间亲情的缺失,对于这个最年幼的弟弟,连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

  “我我”林朝哥对这个貌若天仙的灵尊姐姐多少有些畏惧,话到嘴边,嗫嚅了半天,还是没敢说出口。

  “朝哥,大姐离家较早,对你缺乏关照。”林芝韵柔声道,“如今咱们姐弟重逢,正该加倍弥补,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便是,千万不要见外。”

  “是,大姐。”林朝哥被她这么一鼓励,心头一振,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我、我想成亲了。”

  “哦?那是好事啊。”林芝韵心头一喜,她知道这个幼弟生性贪玩,如今想到娶妻,正是性格走向成熟的标志,笑着问道,“是哪家的姑娘?”

  “大姐,我喜欢上郑姑娘了。”林朝哥鼓起勇气道,“你能不能代我向她提亲?”

  “郑姑娘?”林芝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脑中还在思索着帝都有哪些姓郑的大户人家,“哪个郑姑娘?”

  “就是你的弟子,郑玥婷郑姑娘啊。”林朝哥眼中满是期冀,“我想娶她为妻。”

  “你、你是说婷婷?”林芝韵不由得吃了一惊。

  “是啊,郑姑娘人长得漂亮,性子又好。”林朝哥一旦开始倾吐,便不再顾忌,“自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此生非她不娶。”

  “朝哥,你如今什么修为?”林芝韵虽然疼爱弟弟,思维还是十分清晰的,瞬间联想到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即便感知到林朝哥还停留在人轮修为,她还是忍不住开口确认道。

  “人、人轮五层。”林朝哥被问及修为,顿时脸涨得通红,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他是个纨绔子弟的性子,天生爱玩,吃喝嫖赌的事情哪样都没少干,如何能够静下心来修炼?即便这人轮五层的修为,还有不少灵药堆砌的成分在里头。

  “你可知道婷婷的修为?”林芝韵对于小弟的这个请求,颇感头疼。

  “好、好像是天轮境界。”林朝哥十分郁闷地发现,飘花宫出来的女子不仅个个年轻貌美,而且竟然没有一个修为在天轮之下,彻底打破了过往天轮高手在他心目中神圣的形象。

  他从十三岁开始便经常光顾各大青楼,对于和女子嬉笑调侃的技巧可谓驾轻就熟,然而最近府中莺莺燕燕,佳丽如云,身为人轮五层的菜鸟,他却连开口搭讪的勇气都没有,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透明人。

  “且不说婷婷是否介意你的修为。”林芝韵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婉转,“若是妻子比丈夫修为强太多,你日后在家中何来地位可言?”

  “姐,从前是我贪玩,不好好修炼。”林朝哥并不放弃,“只要郑姑娘愿意嫁给我,日后我定当勤修苦练,努力追赶上她。”

  林芝韵看着幼弟诚恳而坚定的眼神,不禁苦笑道:“你当真要娶她?”

  她并不愚蠢,自然知道以林朝哥的资质和脾性,就算过个一万年也休想要在修炼一途追上郑玥婷,差距只会越拉越大,心中也觉两人并不般配,然而幼弟难得开口求她,又不忍心直接拒绝,当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

  “千真万确。”林朝哥斩钉截铁道,眼中露出决绝的光芒。

  “婷婷父母俱都健在,我这个师父只负责授业,也不好干涉她的婚姻私事。”林芝韵无奈道,“等到与萧家决战之后,我可以试着向郑家提亲,只是成与不成,却是不敢保证了。”

  “多谢大姐!”林朝哥大喜过望。

  他已经打探清楚,郑玥婷家里只是一个不入流的修炼门派。

  在林朝哥想来,等到萧家的事情过去,林镇岳定然会无罪释放,官复原职,自己身为尚书府公子,又有林芝韵代为求亲,郑家没有理由不应允这门亲事。

  嘴里哼着小调,脚下踩着轻快的步伐,他兴致勃勃地踏出房门。

  一出门,没走几步路,便看见迎面站着绿衫翠裙,明丽绝艳的郑玥婷。

  少女曼妙的身姿婷婷玉立,裙角随风摆动着,如同一座精美绝伦的雕塑,令人心醉。

  “郑姑娘,好巧啊。”才刚拜托大姐向郑家提亲,出门便遇见了心上人,林朝哥觉得这是个好兆头,声音里不禁带上了一丝欢快。

  郑玥婷并不答话,依旧静静凝视着远方,一副心事重重,思绪万千的模样。

  顺着少女的视线,林朝哥看见了远处正在和上官明月拌嘴的钟。

  白衣少年脸上还是那副懒洋洋的笑容,也不知说了些什么,惹得上官大小姐凤目圆睁,柳眉倒竖,胸前的金色三叶草不停起伏摆动着,显然气得不轻。林朝哥看了半天,并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又转头欣赏起自己心中的女神。

  他忽然发觉,郑玥婷看向钟的眼神有些似曾相识。

  无数少女在面对“多情公子”萧无情的时候,都曾经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难道?

  他心头一紧,隐隐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你们是什么人?”

  平山城的大街上,三个衣着鲜亮,发型古怪的青年男子被城中军士拦住盘问。

  “这位将军,大街上这么多人,你何以只是拦着我等三人盘问?”领头之人穿着花花绿绿的外套,顶着个爆炸头,忿忿不平道。

  “你们看看自己,造型哗众取宠,衣着低俗浮夸,连走路姿势都是流里流气的,简直有伤风化,不盘问你们盘问谁去?”说话的是一个军校。

  “将军请了,在下复姓沙玛,单名一个特字,这两位乃是在下的师弟东大木和汪嵩良,我等皆是安台省乐山派弟子,正正经经的良民,还请将军明察。”站在中间的沙玛特朗声道,只是声音里面多少带着一丝浮邪之气。

  “就你们这模样,也能拜入修炼门派?”军校冷笑一声,对于沙玛特的言论嗤之以鼻。

  “此言差矣,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沙玛特大摇其头,“将军若是见过咱们师父白眉尊者的造型,就不会如此说了。”

  “也不知你所说是真是假,且先跟我走吧,等调查清楚你们身份,若果真是乐山派弟子,自会放你们回去。”军校兀自不信。

  “那可不行,师父正在帝都等着我们师兄弟前去汇合,哪有闲情在这里磨蹭。”沙玛特果断拒绝。

  “这就由不得你了。”军校见他拒绝,更是心中起疑,招呼身后士兵道,“带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