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原来你还会用剑的么(1 / 2)

  萧家家主,曾经的大乾边境守将萧无恨正站立在自家大院的正门口,面色凝重地注视着眼前的来客。

  伏龙帝都四大家族之一,仇家家主仇天爵!

  仇天爵身后,站着数十名身着蓝色劲装的护卫,每一人皆是神光内敛,精气充盈,竟然无一弱者。

  在他左手侧,两名蓝衣护卫拖拽出一个被堵住嘴、捆绑着四肢的魁梧大汉,又将他沉重的身躯无情地摔落在地,发出“砰”的一道巨响。

  看清大汉的容貌,萧无恨眼神一凛,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只因这个被人随意折磨摆布的大汉,正是他手下的一名得力将官。

  “萧兄,莫怪小弟说话直。”仇天爵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这萧府,地方实在太小,完全配不上萧家如今的地位啊。”

  “萧家初来乍到,何来地位可言,只要能够有一个安身之所,小弟便心满意足了。”萧无恨的声音十分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最近总预感会有人来串门,想不到第一个找上门来的,竟然是仇兄。”

  “仇某冒昧前来,事先未曾打过招呼。”仇天爵微微一笑,“还望萧兄见谅。”

  “仇兄能来,小弟高兴还来不及呢。”萧无恨跟着笑道,“只是不知此人如何得罪了仇兄,还望告知一二。”

  “好教萧兄知晓,这位将军偷偷潜入我仇家宅邸,对犬子身边的一名婢女图谋不轨。”仇天爵答道,“若非恰逢仇某路过,险些就要让他得逞,按说这般人渣,本该就地格杀了,不过审讯之后才发现他是萧兄的人,仇某此来,便是想要请萧兄主持公道。”

  “哦?是么?”

  萧无恨心中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意,声音瞬间冷了下来,“他竟然会做出这等丑事?”

  对于各大家族的刁难,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然而仇天爵选择的方式如此低劣而简陋,却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这等下作手段,没有丝毫贵族气派,更谈不上什么奇谋诡策,却又往往最为有效。

  一旦坐实了萧家军中的将领偷偷跑去非礼仇家婢女之事,对于外来户萧家在伏龙帝都的名声,无疑会造成沉重的打击。

  一个应对不甚,萧家的声望很可能会一落千丈,两三年之内都无法挽救回来。

  “仇某也不敢相信,听闻萧兄治军有方,你那十万大军更是纪律严明。”仇天爵语气温和地说道,“此人虽然声称是你的部下,却也未必可信,还请萧兄辨认一二,若是个骗子,那也就不必劳烦萧兄了,仇某自会将他击毙,以儆效尤。”

  “此人姓罗,名智降,正是萧某麾下将官。”

  若是在此否认,定会失了麾下将士的人心,以萧无恨的老到,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小罗为人素来老实,要说他会做出这等事来,我是万万不相信的,这其中多半有些误会。”

  “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看着老实,暗地里却心思龌龊。”仇天爵阴阳怪气地说道,“萧兄一时不察,被小人欺瞒,也是情有可原之事。”

  “智降,有没有非礼仇家婢女,你自己来说!”萧无恨双目精光大作,对着地上的壮汉厉声喝道。

  “唔、唔唔!”罗智降嘴里堵着一块布条,完全说不出话来,只好奋力扭动四肢,以表达心中的焦急与愤恨。

  “此事乃是仇某亲眼所见。”仇天爵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莫非萧兄信不过我么?”

  “仇兄想来不会自降身份,来诬陷我军中一个小小将官。”萧无恨微微一笑,脚下跨出一步,右手抬起,隔空一抓,“却也未必不会一时眼花,生出些误会。”

  堵在罗智降口中的布条仿佛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牵引,瞬间腾空飞起,轻飘飘地落到萧无恨手中。

  仇家诸人齐齐色变,萧无恨语调看似轻描淡写,讽刺仇天爵“老眼昏花”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也没有了。

  “仇天爵你个王八蛋,胆敢诬陷老子!”

  口中没了阻碍,罗智降登时破口大骂,将满腔怒火瞬间宣泄出来,“那种丑女人,若不是她卖弄风骚,勾引老子,谁能看得上她?你们姓仇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干不过咱们萧大帅,就会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老子祝你们全家世世代代男为盗,女为娼,生了儿子没屁……”

  他是军伍出身,军队里多的是三教九流,这骂人的本事,又岂是帝都贵族可比,一通言语轰炸当真是花样百出,不堪入耳,骂了好半天,竟是不带重样的,直听得仇家众人脑袋嗡嗡,待要反驳,竟不知从何说起。

  “够了!”

  仇天爵身形一闪,出现在罗智降身旁,右手在他天灵盖轻轻一拂。

  罗智降两眼一翻,浑身一颤,随即瘫倒在地,没有了呼吸。

  萧无恨瞳孔急张,右手猛地攥紧,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萧兄,你这部下被我抓了现行,恼羞成怒,辱及仇家满门。”仇天爵一脸平静,就仿佛拍死了只苍蝇一般,“仇某不得不出手训诫,还望萧兄见谅。”

  亲眼目睹自己手下的得力将官被仇天爵格杀,萧无情眼中射出无穷怒意,饶是他为人谨慎,心志过人,还是险些忍不住对仇天爵动手。

  “虽说犯人已经伏诛,我家那个婢女的清誉节操,却还是大大受损。”却听仇天爵又道,“这丫头颇得老妇人赏识,若是萧兄不能给点说法,仇某在老母亲那边,怕是交代不过去啊。”

  “你跑到萧府之中,当着我的面,击杀我军中将官。”萧无情咬牙切齿,不再以“仇兄”相称,“还要问我讨说法?”

  “将官行为不端,正是主帅管教不严所致。”仇天爵仿佛说着理所当然的言论,“萧兄乃是明事理之人,想必不会撇清干系吧?”

  “仇天爵!你莫要欺人太甚!”

  萧无恨尚未开口,身旁的一名萧家军副将已是怒火中烧,忍不住对着这位灵尊大佬破口骂道,“分明是你诬陷罗兄弟,还想倒打一耙,老子跟你没完!”

  与这名愤怒的副将不同,“多情公子”萧无情却始终一言不发,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主帅说话的时候,胡乱插嘴。”仇天爵微微一笑,并不着恼,“看来萧兄平日里御下不严,统兵不力,难怪萧家政变不成,会被赶出大乾。”

  此言一出,整个萧府所有人齐齐色变,连向来从容淡定的萧无情眼中也不自觉地闪过一丝怒意。

  到了仇天爵这般身份地位的贵族,往往习惯于表面客气,背后捅刀,似这般当面撕破脸皮的举动,实属罕见,萧家众人在愤慨之余,也不觉暗暗心惊,摸不清仇天爵这般嚣张地逼上门来,究竟有何倚仗。

  “说够了么?”萧无恨冷冷地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