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零七章 我可以试试么(1 / 2)

  “砰!”

  杨长老的身体重重摔落在地,爆发出一声巨响。

  来不及多躺一会,他一骨碌爬起身来,待要升空再战,却觉丹田之中的灵力忽然失去控制,拼了命地涌向体外,在空气中涣散、消融,竟是再也无法凝聚。

  这是什么灵技!

  杨长老脸色大变,慌忙盘膝而坐,催动功法,试图挽回逃逸溃散的灵力,一时间再也顾不上追击钟文。

  “砰!砰!砰!”

  一旦出手,钟文便再不留情,整个人化作一道白影,不断出现在各个方位,时而在东,时而在西,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身法之鬼魅,完全无法用肉眼捕捉到,而每出现一次,便有一名圣地长老被他捶落地面,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短短数个呼吸之间,包围在钟无烟等人四周的圣地长老,居然一个不落,全部被他干翻在地。

  “这、这……”

  不远处,红头发的郭长老瞠目结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哪里跑出来这么一个妖孽,一个打十个,只怕连入道灵尊,都做不到这般轻松罢?”

  “师父,小师弟好厉害!”季薇竹紧紧握住钟无烟的玉手,娇躯微微颤抖着,美眸之中,满是惊喜与兴奋之色。

  自从遇见钟文的那一刻起,这位小师弟便会时不时展现出超乎想象的本事,然而眼前的这一幕,却还是彻底颠覆了季薇竹的三观。

  三拳两脚干翻了十个圣地长老,如此彪悍的战斗力,已经不是“天才”或者“妖孽”这样的词汇所能形容。

  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钟文在她的心目中,几乎与“无所不能”这个词画上了等号。

  “镇海,你到底生出了怎样一个儿子?”楚秋阳呆呆凝视着空中那道伟岸的白色身影,眼中满是惊异之色,口中喃喃自语着,也不知是兴奋多一些,还是担忧多一些。

  “我说过,没有人能动她们。”

  钟文转头看向远处那几名尚未出手的长老,傲然说道,“不服气的,尽管来试试!”

  “这小子!”

  郭长老望着威风凛凛、霸气侧漏的钟文,不觉大感钦佩,忍不住赞道,“真是个怪物!”

  或许是钟文适才吊打十位长老,赢得太过轻松,完全没有显露出实力深浅,剩下那几名长老面面相觑,一时竟无人敢于出手。

  悬崖之上,登时陷入到尴尬的寂静之中。

  “我来罢!”

  说话之人,乃是一名白发飘飘,脑后梳着几个小辫,背上系着一柄长剑的灰袍老者。

  自打出现在悬崖上,这位灰衣长老便始终一言不发,只是冷眼旁观着场上发生的一切。

  直至围攻钟文的十名长老全军覆没,他那平静的脸上,才微微闪过一丝惊容。

  此时,他终于不再沉默,脚下微微一晃,瞬间出现在距离钟文两丈远的位置,与他遥遥相对。

  “叶长老!”

  眼见灰衣老者出手,钟无烟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惨白,美眸中难以抑制地流露出恐惧之色,“钟文,小心,这位叶星辰长老已经入道,实力在整个‘凌霄圣地’,都可以排进前五!”

  “你也姓钟?”灰衣老者叶星辰闻言一愣,盯着钟文上下打量了一番,“看你的模样,倒是有些眼熟,难道也是我圣地中人?”

  钟文的长相与钟镇海几乎一模一样,因而在一些长老心中,总觉得这个少年有些似曾相识。

  然而钟镇海只是“凌霄圣地”的一名普通弟子,修为不到灵尊,并未在长老们心中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名字什么的,自然无法记住。

  “不是。”钟文摇了摇头,伸手一指晕死在地上的谭少杰,“能够培养出这种渣滓的圣地,我也不屑是!”

  “年轻人,有自信是件好事。”叶星辰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可若心气太高,自以为天下无敌,那就容易惹祸上身了。”

  “天下无敌倒不至于。”

  钟文语气轻松,心中却充满了戒备,“至少圣人我就打不过。”

  叶星辰的外貌十分普通,气场也并不如何强大,然而他只是站在空中,身上便散发出一股厚重感。

  见他开始行动,其余几位长老齐齐舒了口气,表情瞬间轻松了几分。

  仿佛只要叶星辰愿意出手,这一场较量的结果,便已然注定了一般。

  若是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他给人的印象,那便是“靠谱”。

  “哦?只有圣人么?”

  叶星辰不再多啰嗦,而是缓缓自背后抽出长剑,斜斜举在胸前,“你这么厉害,不妨来指点指点我这个老人家。”

  话音未落,他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不足十分之一个呼吸之间,叶星辰的身影已然出现在钟文面前,高举手中长剑,对着他狠狠劈落。

  好快!

  在场所有人心中,不约而同地浮现出这两个字。

  只因叶星辰的移动是如此之迅捷,以至于包括钟文在内,竟然没有人看清了他的动作。

  钟文略微一惊,体表瞬间浮现出一道道淡金色的灵纹,将周身防护的密不透风,同时挪动步伐,待要向后退出两步。

  正在此时,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笼罩在他身上。

  钟文只觉浑身一滞,居然被压迫得抬不起手臂,移动速度更是瞬间慢如蜗牛。

  “噹!”

  叶星辰手中的长剑结结实实砍在了钟文肩头,剑刃与防御灵纹激情碰撞,爆发出一道金铁撞击之声。

  看似普普通通的一记劈砍,却仿佛加载了千钧之力,钟文的身躯如同出了膛的炮弹,笔直向下坠去,在空中化作一道肉眼难以看清的白色疾影,“轰”的一声,重重砸在山地之上,激得尘土飞扬,泥石四溅。

  “钟文!”

  “小师弟!”

  钟无烟和季薇竹面色大变,齐声惊呼道。

  然而,一招得手的叶星辰却微微皱眉,盯视着手中的长剑,心情似乎并不好。

  只因刚才那一记志在必得的攻击,并未打出他想要的效果。

  长剑分明劈在钟文身上,他却感觉自己砍中的并非肉身,而是一块坚铁精钢。

  “有点疼!”

  下方飘散的尘烟之中,忽然想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紧接着,一道白影自空中闪过,钟文的身形瞬间出现在叶星辰身后,干净利落地对着他的后心挥拳打去。

  叶星辰心头一凛,待要躲闪,忽然感觉心脏一阵乱跳,体内灵力逆行,整个人陷入到极其短暂的僵硬之中,竟然无法动弹。

  眼看钟文这一拳就要击中目标,忽然有一股浩瀚无边的强大压力从天而降,精准地笼罩在他身上。

  这股力量是如此巨大,以至于钟文那迅捷无比的拳势瞬间一滞,整个人都被压得向下坠去,手臂几乎难以抬起,更遑论继续舞动拳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