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 你要叫师叔!(1 / 2)

  “成了,成了!”公羊观图手舞足蹈地冲进酒楼,直奔三楼而来,开心得像个孩子,“我学会‘鹤云手’了!”

  “恭喜前辈。”钟文笑着祝贺道。

  “还真是多亏了小兄弟你。”公羊观图再次挤开珠玛,坐到了钟文身旁,握住他的双手,热切地说道,“你在神文学和炼丹学方面果然有真才实学,咱们务必要好好探讨一番!”

  小丫头没料到这老儿竟然如此不识趣,一而再再而三地插到自己和钟文之间,粉嫩的脸蛋气得一鼓一鼓的,小嘴儿撅得老高,恨不得当场召唤出毒蜘蛛小朱甩在他脸上。

  钟文对公羊观图的态度却十分温和,与谢顶等人全然不可同日而语,见老头兴致颇高,便顺着他的话语闲聊了起来。

  公羊观图天生痴迷丹道,炼丹术造诣在整个丹阁都可以列入前三,平素极少遇见能够和自己讨论炼丹技巧的人,然而在与钟文聊天之时,无论他提出怎样艰深与偏门的炼丹学知识,对方却总能恰到好处地引用上古书籍中的精妙理论予以应对,每每挠到他心中的痒处,直教他相见恨晚,欲罢不能,死死赖在桌上,就是不肯离去。

  水五峰与曹达坐在一旁聆听,如闻天书,分明见两人聊得热火朝天,却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这惊人一幕,愈发感觉钟文此人高深莫测,令人摸不透深浅。

  仇天龙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既然放下身段替钟文打工,自家老板的表现越是出众,他的面子上自然也越有光彩。

  唯有小丫头珠玛趴在桌上,小脸蛋枕着两条纤细的手臂,双腿不断踢腾着,满脸百无聊赖之色。

  正在此时,自楼梯处忽然出现了一名身着白衣、样貌清秀的年轻男子,他才踏上楼层,便环目四顾,很快就将视线定格在了公羊观图身上。

  “师父!”他眼中露出喜色,大步朝着这一桌走来。

  “莫桑,来得正好!”公羊观图闻声转头,兴奋地嚷道,“东西带来了么?”

  “幸不辱命。”被称作“莫桑”的青年将手中包裹散开,露出一个精致的木盒。

  公羊观图一把夺过木盒,迫不及待地打开盒盖,仔细审视了片刻,这才小心翼翼地将盒子递到钟文面前:“小兄弟,这是你要的‘靛姬芳华’,还请过目,若是你觉得满意,剩余部分,老夫再拿出五百灵晶补齐差价如何?”

  公羊观图是个愣头青,平素怼天怼地对空气,便是对丹阁阁主也并不如何敬畏,莫桑这辈子头一回看见师父待人如此客气,不觉吃了一惊,忍不住对着钟文上下打量,不知眼前这名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头。

  钟文取过木盒,细细打量着盒子里那株被灵纹阵保护着的蓝色灵草,数个呼吸之后才抬起头来,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这株‘靛姬芳华’已经超过两千八百年,勉强算作三千年,也并不过分,公羊前辈果然是诚实可信之人。”

  “小兄弟好眼力,这株‘靛姬芳华’的确有两千八百多年。”公羊观图由衷赞叹道,“老夫平生最忌谎言,灵药年份该是多少,便是多少,岂可作伪?”

  这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居然能够在片刻之间辨认出“靛蓝妖姬”的年份?

  钟文的随口一句话,却在莫桑心中激起了惊涛骇浪,须知他身为公羊观图的亲传弟子,丹阁年轻一辈资质最强的炼丹天才之一,在拿到这株灵药之时遍阅书籍,也无法确定药材的准确年份。

  “前辈如此坦诚,晚辈又岂能言而无信?”钟文哈哈一笑,凑近公羊观图耳边轻声细语了几句。

  “多谢多谢!”公羊观图几乎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赶忙自怀中取出一张灵晶票递了过去,“这回老夫可是占了大便宜啊!”

  “晚辈正缺少一株‘靛蓝妖姬’,各取所需罢了,谈不上便宜。”钟文笑嘻嘻道,“以后若是还有这样年份的‘靛蓝妖姬’,也请前辈替我保留下来,晚辈脑中还有不少偏门丹方,说不定能找到您感兴趣的内容也未可知。”

  “哦?如此甚好!”公羊观图眼睛一亮,“今日你我相谈甚欢,小兄弟何不随我一同回丹阁做客,也好让老夫略尽地主之谊?”

  莫桑张大了嘴巴望着公羊观图,完全料不到竟然会从自家师父口中听到如此温柔客气的话语,险些就以为老头儿中了邪,或是被人夺了舍。

  “能够一睹丹阁风采,乃是世人可望而不可求的殊荣。”钟文婉言拒绝道,“只可惜晚辈这几日还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恐怕要留待日后了。”

  “那太可惜了。”公羊观图满脸不舍道,“等你忙完了,切记要来丹阁看望老夫啊!”

  “一定一定。”钟文恳切地说道。

  “师父,这位小兄弟是……?”莫桑实在受不了公羊观图有违常理的人设,终于忍不住问道。

  “小弟钟文,见过莫兄。”钟文笑嘻嘻地对着莫桑拱手道。

  “见过钟兄弟。”莫桑看不透钟文深浅,哪敢怠慢,连忙恭恭敬敬地回礼道。

  “什么钟兄弟?钟兄弟这个称呼,是你叫的么?”不料公羊观图狠狠拍了拍他的脑袋,“这是我的小兄弟,你要叫师叔!”

  “哈?”莫桑一脸懵逼。

  “万万不可。”钟文连连摆手,“晚辈年幼才疏,哪里能当莫兄的‘师叔’?”

  “小兄弟莫要自谦。”公羊观图一脸严肃,“以你的学识,给他当个师叔,还是抬举了他!”

  被师父凌厉的眼神扫过,莫桑浑身一激灵,慌忙恭恭敬敬地低头行礼道:“莫桑见过钟师叔!”

  “这……”钟文无奈地摸了摸鼻子,颇觉尴尬。

  这都什么事啊!

  莫桑低着头,亦是暗自郁闷,没料到只是出来送一趟灵药,居然平白无故多出个十几岁的“师叔”,当真是哭笑不得。

  而最为不爽的,却莫过于小正太水五峰,眼看着钟文在得罪了三名丹阁长老之后,居然又被另一位长老奉若上宾,不禁眉头紧锁,感觉自己想要从这疯子手中夺取珠玛的计划,愈发任重而道远。

  ……

  “咱们就这样算了?”街角处,张落发不甘心地说道。

  “怎么肯能?”协谢顶恨恨答道,“一个毛还没长齐的臭小子,居然敢侮辱咱们丹阁长老,若是不将他碎尸万段,丹阁脸面何存?”

  “可是,他身边有灵尊大佬。”李无毛迟疑道,“对付起来并不容易。”

  “老李,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谢顶皱了皱眉头,“不过是一个灵尊,就把你吓成这样?”

  “不错,若论和调动灵尊的能力。”张落发随身附和道,“世俗之中,还有哪个势力可以和咱们丹阁相提并论?”

  “你们的意思是……”李无毛迟疑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