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你是不是喜欢他(1 / 2)

  不等李青吩咐,青龙和玄武二人已经抢上前去,试图救下白头雕小白背上的李九夜。

  然而,小白似乎对二人并不感冒,双翅猛地一振,扇出两道狂风,竟是将两名天轮高手吹得东倒西歪,连连后退,无法靠近分毫。

  李青见状,又叹了口气,脚下轻轻一动,瞬间出现在白头雕上方。

  也不知是看他顺眼,还是得了钟文嘱咐,见武亲王靠近,小白顿时停了威能,静静地站在原地,如同一座雕塑,任由这位白衣帅哥靠上前去。

  李青拔出佩剑,“唰唰唰”挥舞两下,将缠在李九夜身上的缚灵索斩为数截,又伸手取下堵在其口中的布条,将父亲从雕背上缓缓搀扶了下来。

  “老、老三!”李九夜才刚恢复说话能力,便喘着粗气大声道,“快跟朕回帝都,那该死的钟文谋权篡位,咱们父子齐心,定要斩杀了这逆贼,重新夺回皇位!”

  “父皇,您这一路来得辛苦了罢。”李青牢牢扶住他疲惫不堪的身躯,柔声说道,“且先进屋喝点茶水罢。”

  “事态紧急,哪有时间喝茶?”李九夜火急火燎道,“速速跟朕走,若是回去得晚了……”

  话到中途,戛然而止。

  望着眼前简陋的小木屋,李九夜吃惊道:“老三,这便是你的居所?”

  “不错,这是儿臣和朱雀青龙他们一同搭建的。”李青微微一笑道,“虽然看着简单,住起来倒是颇为惬意,外头的风景也很是不错。”

  李九夜愣愣地望着李青,只觉这个从小看大的儿子,似乎变得有些陌生。

  见李九夜并不进屋,李青也不强求,只是对着身旁的朱雀使了个眼色。

  这名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红衣美女心领神会,莲步轻移,进入木屋之中,又很快端着茶盘茶具快步来到二人身旁。

  “父皇,事情的经过,钟文已经在信中提到了。”李青端起一个茶杯,递到李九夜跟前,“包括二皇兄的所作所为,还有他打算立忆如为帝的想法。”

  “知道了也好,省得朕再赘述一遍。”李九夜接过茶杯,直接仰头“咕咚咕咚”灌入口中,随即拿袖子擦了擦嘴角道,“这小子竟然想立一女子为帝,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趁着他阴谋尚未得逞,你赶紧随我离开,咱们先去南疆总督府找到夏南峰,再回帝都召集酒尊者和李统领等人,集合数位灵尊之力,定要取了他的狗命!”

  “父皇,这一次是咱们李氏做错了啊。”李青忽然叹了口气道。

  “什么?”李九夜闻言一愣,随即怒道,“连你也背叛朕了么?荣儿可是死在了那小子手上,你连杀兄之仇都不管了么?”

  “父皇,此事乃是二皇兄招惹上官家在先,如今惹来了厉害的对头,完全是咎由自取。”李青平静地答道。

  “你、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可是你亲兄长啊!”李九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皇,想必您也知道。”李青直视着李九夜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儿臣当初离开帝都,大老远跑到这南疆省来,便是为了躲避大皇兄的追杀。”

  “这……”李九夜一时语塞,“你……”

  能够顺利坐上皇帝的宝座,他自然比谁都清楚,皇室子弟之间极少有真正的亲情,兄弟之间往往会为了那个宝座相互残杀,斗得你死我活,自己用所谓的“兄弟情”来训斥李青,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并没有多少说服力。

  “且不说钟文于我有救命之恩,他对整个大乾帝国也是贡献卓著。”李青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歉意,“请恕儿臣不能对他出手。”

  “好,好得很!”李九夜气得七窍生烟,“真是朕的好儿子,你不愿出手,自有人会来帮朕,咱们后会无期!”

  说罢,他大袖一挥,便要气冲冲地转身离去。

  然而眼前忽然白影一闪,现出李青修长的身影。

  “孽子,你拦着朕作甚?”李九夜骂道。

  “还请父皇陪儿臣在这山上小住几日。”李青慢吞吞地说道。

  “没空!”李九夜不耐烦道,“赶紧给朕滚开!”

  李青只是挡在他面前,不言不语,也并不让开道路。

  “你、你怎么敢!”李九夜这才意识到,李青竟然想要将自己关在青云山中,顿时气得嘴角抽搐,连声音都在不停地颤抖着。

  “钟文在信中说道,若是想要保住父皇性命,须得请您在这山中小住几年。”李青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愧疚之色。

  “吃里扒外的东西,亲爹的话你不听。”李九夜冷笑道,“对一个外人,倒是言听计从。”

  “父皇,儿臣打不过钟文,也得罪不起飘花宫。”李青苦笑道,“只好委屈您了。”

  “从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窝囊?”李九夜愈发气愤,“朕就偏要下山,莫非你还想对朕动手么?”

  “父皇,如今您只有地轮修为。”李青也不气恼,只是赔笑道,“儿臣想要将您留下,并不需要动手。”

  “你、你……混账!”

  此时此刻,在李九夜眼中,这个天资纵横,沉稳大气的三儿子,竟是前所未有的讨厌。

  “父皇,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李青好言相劝道,“一时的得失,又有何妨?唯有保住性命,未来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李九夜恶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武亲王,久久没有言语,而李青也始终面带微笑,没有半点不耐之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九夜忽然长叹一声,满脸颓丧地蹲下身子,双手抱住脑袋,陷入到呆滞之中。

  ……

  “妹夫果然不凡。”

  出云公主府中,上官通望着不久前还熙熙攘攘,如今却空无人影的花园,感慨万千,“本以为想要扶持女皇上位,必定要经历重重困境,想不到这么轻易就被你给解决了。”

  “在生命危险和巨大利益面前,又有多少人能够保持本心呢?”钟文淡淡一笑,“况且莫看他们叫嚣得厉害,也不过是担心女皇登基会对自身利益带来损害,有哪个是真的为了帝国和百姓在考虑?”

  “话虽如此,在许多人看来,女子执政毕竟是离经叛道之举。”上官通摇了摇头道,“若非你的宝物太过惊世骇俗,结果还真是难以预料。”

  “对于世俗势力而言,一个灵尊的价值,太过重要。”钟文微微颔首,“甚至直接关系到一个家族的兴衰,换做是我,怕也未必能够抵挡这样的诱惑。”

  “不错,能够瞬间晋阶灵尊的宝物,若非亲眼所见,还真是连想都不敢想呢。”上官通不禁感慨道。

  “喂,你把宝贝都给了外人。”一旁的上官明月嘟着樱桃小嘴不满道。“怎么也不留一点给咱们商行?小心我和姑姑告状去。”

  捱过了这场大难,情绪一度崩溃的上官明月很快振作起来,重新恢复了刁蛮活泼的性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