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八十七章 究竟有着怎样的底蕴(1 / 2)

  感受到腰间硬邦邦的爪子,珠玛面色煞变,额头隐隐渗出汗水。

  连小谢坚如磐石的尾巴都被黑煞老妖一爪拍断,遑论她那柔若无骨的小_蛮腰。

  一旦被近身,她的生死可说是全在犰狳一念之间。

  “明白了么?”黑煞老妖并未发力,反而缓缓收回了爪子,“老祖若是想要夺舍,以你这点微末道行,又如何能够抵挡?”

  “你一大把年纪,赢了我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有什么好得意的?”珠玛嘟着小嘴,满脸鄙夷道。

  黑煞老妖:“.…..”

  作为一个曾经杀人如麻,手上沾满鲜血的魔头,它生平第一次发现,跟一个女人讲道理,竟然比屠灭一个宗门还要累人。

  好容易压下了心头不耐,它正要出言再劝,却忽然感觉身上隐隐有些发痒。

  自从进入到犰狳体内之后,上万年来黑煞老妖从未体会过这类异常状况,不觉吃了一惊,连忙四下扫视了一番,很快便发现了端倪。

  只见小丫头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在胸前,樱唇一张一合,口中念念有词,浑身上下散发出难以描述的凶戾之气。

  “咒术?”

  眼见珠玛居然在自己面前班门弄斧,它吃惊之余,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居然对我这个咒术的老祖宗下咒?”

  珠玛对它的讥讽毫不理睬,兀自嘀嘀咕咕,念个不停。

  “哈!”

  黑煞老妖无奈地晃了晃脑袋,口中轻喝一声,两只爪子“啪”地一声拍在了一起。

  “噗!”

  珠玛登时面色惨白,口中喷出一道鲜血,娇躯剧烈晃动了两下,随即再也无力保持身形,竟然从小明的背上掉落下去。

  “咕呱!”

  蛤蟆文太眼见老大受伤,口中大叫一声,两条粗壮的后腿用力一蹬,身形腾空而起,及时用后背接住珠玛,又“砰”地一声稳稳落在地上。

  这时候,柳柒柒也出手了。

  只见她高举手中长剑,口中轻呼一声:“万剑!”

  一道道金光闪闪的灵力长剑浮现在她身后的高空之中,密密麻麻竟有上千之数,每一道长剑表面均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锋锐之气,整个天空霎时间耀眼璀璨,华光大作,原本烟雾朦胧的黑风山,竟然被照得恍如白昼。

  面对眼前这个无比强悍的万年老妖,柳柒柒终于再无保留,而是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绝学“万剑归宗”。

  “咦?这是……圣灵剑技!”黑煞老妖猛地瞳孔大张,口中惊呼道,“你居然拥有圣灵剑技!”

  这“飘花宫”究竟有着怎样的底蕴?

  竟然能够同时培养出这样两个妖孽!

  珠玛本身拥有着“天煞体”这等的恐怖体质,修炼的煞气类功法亦是无比契合,完全不输于“黑煞老妖”自创的顶级功法“天煞魔功”,更让它感到艳羡不已的是,一个区区十二岁的少女,居然还精通虫语和蛇语,这几种特质相辅相成,堪称完美。

  而柳柒柒非但有着比特殊体质更为罕见的“天生剑心”,又在十几岁的年纪感悟大道,更是掌握了一门最为顶级的圣灵品级剑技,这等搭配组合之下,只要没有中途陨落,未来定然又是一个睥睨天下的顶尖大佬。

  要知道即便在圣人满地走的上古时期,圣灵品级的功法灵技依然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稀有存在,连它这般仅次于五大元圣等至强者的旷世魔头,也是无缘习得。

  此时此刻,在黑煞老妖的脑补之中,飘花宫俨然成了一个可以和上古时期“百灵宫”相提并论的庞然大物。

  “叮!”

  柳柒柒手中长剑一振,斩仙剑的刃身发出一道威严而玄奥的鸣声,悬浮在空中的万千金剑似乎受到了王者的感召一般,也回以“嗡嗡”之声。

  一时间整片山区之中,恢弘的剑鸣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惊得无数蛇蝎毒虫自地底爬将出来,四散奔逃,恐慌不已。

  “好厉害的丫头,再过个五年十年的,恐怕连老祖我都未必是你的对手。”黑煞老妖镇定心神,口中啧啧赞叹道,“可惜太过年轻,经验还有些不足。”

  柳柒柒猛地挥剑斩出,无数道金色剑光如同流星划破天际,对着黑色犰狳疾射而去,每一道金光之中,都蕴含着毁天灭地的恐怖气势,所过之处,连空间都隐隐破碎。

  黑煞老妖的身躯再次化作一缕黑烟,瞬间飘散于空气之中,无数道金光落在它原本站立的位置,却是纷纷扑了个空。

  下一刻,黑烟已然飘至少女身后,重新凝聚成一只黑色犰狳的模样。

  一击不中,柳柒柒果断向前跨出一步,随即反手一剑刺向身后,竟似早就料到了对方的行动轨迹。

  这一剑堪堪刺出,黑色犰狳却又化作两股烟雾,分别向着左右飘散而去,再次消失不见。

  柳柒柒又是回身一剑劈出,剑气所过之处,精准无误地将一缕黑烟斩碎成渣。

  然而,另一股黑烟已飘至其身后,重新化作犰狳模样,突然伸出右爪,轻轻搭在了少女的香肩之上。

  “住手!”黑煞老妖尖尖的嘴角上挂着一丝血迹,声音低沉地说道,“那丫头只是遭到咒术反噬,并没有生命危险,在这煞气浓郁的场所,只要休养数个时辰,便能恢复如初。”

  柳柒柒娇躯一颤,止住了正要反手刺出的斩仙剑,眼神清冷,无悲无喜。

  “了不得,小丫头当真了不得。”黑煞老妖缓缓收回右爪,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再次感慨道,“居然能够伤到老祖的煞气化身,我还真有些期待,未来的你究竟能够达到何等境界!”

  “柳师姐,你没事吧?”这时候,珠玛已经从文太背上站起身来,看似关切地询问道,只是语调之中,却听不出几分真心。

  “没事。”柳柒柒摇了摇头,淡淡地答道。

  “小丫头好不晓事。”黑煞老妖抱怨道,“老祖适才手下留情,你反倒对我施咒,若不是看在‘天煞体’的面子上,老祖早就将你埋在土里,用来滋养我的‘阴簋树’了。”

  “你堂堂前辈高人,却用卑鄙手段偷袭我这个小丫头,羞也不羞?”珠玛擦了擦嘴角,故作不服道,“刚才的不算,咱们再来过!”

  说罢,她再次纵身而起,跳到小明背上,随即轻拍金羽大鹏脖颈,令其瞬间拔高数丈,努力拉开与黑色犰狳之间的距离。

  不是说要再来过么?

  你跑那么远作甚?

  珠玛诡谲莫测的思维方式,直教黑煞老妖头疼不已,终于失去了继续周旋的耐性,把心一横,直截了当道,“说吧,究竟要怎么样才肯带老祖离开?”

  “既然老黑你苦苦哀求,本姑娘也不是铁石心肠。”前一刻还气呼呼的珠玛忽然展颜一笑,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不过出去之后,你必须听我指挥,我让你打谁,你就打谁,我让你开口,你才能说话!”

  “小丫头片子,你莫要太过分了!”黑煞老妖怒道,“老祖我是何等身份,岂能行那奴仆之事?”

  “反正想要出去,就得答应本姑娘的条件。”珠玛毫不退让道,“不然爱去不去!”

  “你可得想明白了。”黑煞老妖忍不住尖声威胁道,“若是当真惹恼了老祖,咱们谁都别想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