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有请证人!(1 / 2)

  皇帝李九夜病倒的消息只是在小范围内流通,却绝对无法瞒过上官通这位如日中天的商界大佬。

  更何况“出云公主”李忆如与上官明月情同姐妹,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向好闺蜜吐露了实情。

  因而,当看见太子李炎再次出现在盛宇商行总部的时候,上官通并不觉得如何惊讶。

  他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甚至于,他在当初上官明月拒婚之时,便已经做好了付出一定代价的准备。

  然而,站在李炎身后的二十余名金甲卫和数百虎卫军,却还是大大出乎了上官通的意料。

  “殿下,您这是……”望着李炎脸上充满了恶意的笑脸,上官通心中隐隐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上官家主,打扰了。”李炎声音轻柔地说道,“孤接到密报说盛宇商行曾经勾结萧擎,意图谋反,特来请上官家主与明月姑娘回去调查一二,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哦?”上官通并未流露出慌张之色,只是淡淡地问道,“不知是何人如此诬陷我盛宇商行,可否请出来对质一二?”

  “对质是自然要对质的。”李炎摇了摇头道,“只不过此人身份有些敏感,为了保护她的人身安全,还须劳烦两位亲自走一趟。”

  “太子殿下,此人的言论纯属无稽之谈,当初银环商会还是被咱们盛宇击溃的,何来勾结一说?”一旁上官明月的俏脸上露出忿忿之色,“再说就算怀疑咱们谋反,也该由刑部传讯,殿下亲自带着军队过来,是何道理?”

  “小女无礼,还请殿下见谅。”上官通的语气就要柔和许多,“不过她倒也并非胡言乱语,只是有人随意诋毁一句,太子殿下便亲自带兵来拿人,未免于理不合。”

  “特殊情况,不得不采取特殊手段。”李炎微微一笑道,“再说两位若果真并未参与谋反,自然心中坦荡,只是随孤走一趟,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若要特事特办,总得有圣上旨意才是。”上官通摇了摇头道,“否则纵然是太子殿下,也无权擅自抓捕良民,还请出示陛下圣谕。”

  “上官家主想必知道,父皇如今龙体有恙,暂时不理朝政。”李炎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又如何能够下旨?”

  “那便请陛下将告密之人交由刑部。”上官通条理清晰,有理有节道,“若是刑部廖大人传讯,通自当前往。”

  “上官家主的意思是,不愿随孤走了?”李炎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孤的话,便不如刑部尚书来得有用么?”

  “非是如此。”上官通不卑不亢道,“只不过国有国法,各司其职罢了。”

  “好一个各司其职!”李炎冷笑一声道,“上官家主当真是好口才!”

  “家主,出了什么事?”一道苍老的嗓音忽然自门口响起。

  “风老。”上官通看着来人笑道,“没什么,不过是与太子殿下探讨了一些问题。”

  只见一名白发灰衣的老者正静静站在门口,一派仙风道骨的高人气质,正是服务于盛宇商行的灵尊大佬风尊者。

  此时的风尊者神采奕奕,哪有半分边境大战之时的受伤模样?

  “看来上官家主是铁了心不愿意配合了?”看见风尊者,李炎的脸色愈发难看。

  “还请殿下见谅。”上官通依旧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模样。

  “若是孤非要请你们回去坐坐呢?”李炎眯起眼睛,忽然举起双手,轻轻拍了拍。

  一道身影自他背后的人群之中踱了出来。

  只见此人穿着一套蓝色长衫,中等身高,体型微胖,看上去约莫五十多岁年纪,脸上带着一丝和蔼的笑容。

  “钱掌门?”看见这名蓝衫男子,风尊者面色一变,惊呼出声道。

  “风老,这位是……?”上官通不识此人,忍不住问道。

  “家主,这位便是新晋云津第一大派五行门的钱万龙钱掌门。”风尊者介绍了一句,顿了顿,又补充道,“是一位非常厉害的灵尊高手。”

  “风兄,许久不见。”钱万龙一副和和气气,笑脸迎人的模样,看上去竟然比上官通还多了几分商人气息。

  “钱掌门果然识时务,陛下尚且健在,你便已经迫不及待地投靠了太子殿下么?”风尊者看着钱万龙,略带讥讽地说道。

  钱万龙仿佛没有听出风尊者的言外之意,只是笑而不语。

  “太子殿下果然是有备而来。”上官明月微微一笑道,“看这架势,分明已经将咱们父女当做谋反的罪人来对待了。”

  “好说,好说,毕竟牵扯到谋逆之事,小心些总是好的。”李炎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再次拍了拍手,“若是两位还是不愿意,不妨再来见见这一位。”

  一道瘦长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白衣胜雪,身背长剑,算得上英俊的脸上冷冰冰的,毫无表情。

  “白尊者!”看见此人,风尊者脸色顿时紧张了起来,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灵尊气势,进入到全神戒备的状态之中,“你怎么逃出来的?”

  “白尊者对于自己过往的所作所为深感悔恨,已经决心弃暗投明,为我大乾皇室效力。”李炎淡淡地说道,“这一次,他自告奋勇要帮助孤一起扫清隐藏在帝都的叛贼余孽。”

  “用真正的反贼来对付无辜之人。”上官明月气得粉脸通红,胸口急剧起伏,“殿下还真是教人……大开眼界!”

  “如何?可以随孤走了么?”李炎看着上官明月愤怒的表情,就仿佛在欣赏一副美丽的图画,心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

  “我去罢。”上官通叹了口气,忽然开口道,“盛宇商行之事,由通一人负责,还请殿下莫要牵连小女。”

  “不成,密报中的内容也涉及到明月姑娘。”李炎得势不饶人,“孤虽然不愿意,却也不得不秉公办理,还请明月姑娘也随孤走一趟罢。”

  上官通眉头一皱,还未开口,却听上官明月抢先说道:“我随你去!”

  “老头子也跟去看看。”风尊者紧跟着表态。

  “拿下。”李炎一挥手,身后蹿出两名金甲卫,手上握着黑色缚灵索便要上前捆绑上官父女。

  “事情尚未明了,我看谁敢!”风尊者怒目圆睁,厉声喝道。

  一股威猛绝伦的灵尊气息瞬间自他身上散发出来,两名金甲卫只觉体内灵力滞涩,浑身一软,“扑通扑通”齐齐摔倒在地。

  “风兄,你这是要抗命么?”钱万龙伸出宽大的袖子轻轻一挥,地上两名金甲卫只觉浑身一松,再次恢复了行动能力。

  然而风尊者造成的威慑力太过强大,两人看着上官通父女犹豫半晌,却始终不敢再上前拿人。

  “家主和小姐并非罪人,太子殿下不过是请他们回去对质,又何需上绑?”风尊者瞪着李炎和一众金甲卫,大声说道。

  言语之间,一道道气流在他周身飞快地乱蹿着,掀起阵阵狂风,似乎随时随地就要失去控制,四散暴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