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实力岂非超过了皇室?(1 / 1)

  戚威风是个谨小慎微的性子。在观看了江语诗和若言的比试之后,他便开始怀疑这位江家小姐拥有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战斗力的秘法。修为到了这等境界,自然听说过这类秘法虽然强悍,通常却也会伴随着一些缺陷。那便是持续时间短,一旦时效过去,往往还会给施术者带来极大的副作用,轻则萎靡乏力,重则伤筋断骨,甚至要丢掉性命。他之所以有耐性与江天鹤争吵,便是判断江语诗很可能已经使用了某种秘法,想要消耗时间,等待秘法的时效过去。以江天鹤的老谋深算,又如何看不出戚威风的意图?这位江家家主并不在意对方的小心思,只因在他看来,即便女儿真的学会了某种秘法,也不可能战胜真正的灵尊大佬。他据理力争,为的便是彻底取消这场比试,不给戚威风任何出手的机会。然而江语诗的言行,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令江天鹤颇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当然,真正感到怀疑人生的,却是戚威风本人。若非肩膀处传来的阵阵钻心痛楚太过真实,他几乎要以为自己身在梦中。自打出场的那一刻起,他对自己的胜利,就未曾产生过丝毫怀疑。似江语诗这样的“天骄”,从未真正被他放在眼里。作为一个过来人,他深知世间天才千千万,然而最终能够跨过那一道天堑,迈入灵尊境界的,却是凤毛麟角。只要江语诗一日不入灵尊,便没有资格让他另眼相看、平等相待。修炼者的世界,就是那样现实,那样残酷。戚威风捂住肩膀,一边后退,一边释放出更强的威压,对着擂台表面狠狠罩了下去,试图封锁住江语诗的行动。“戚叔叔,毕竟是比武,你若飞得离擂台太远,未免有些赖皮哦!”一道娇柔婉转的嗓音传入耳中,戚威风猛地抬头,循声望去。只见原本站在擂台上的江语诗,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约莫两丈距离,长发飘飘,体态绰约,悬立于半空之中,宛若九天玄女,美得令人炫目。她竟然是灵尊!戚威风瞳孔急剧收缩,一时间惊得魂飞天外,简直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砰!”慕容秀右掌狠狠拍在扶手之上,也不知是第几次又站了起来,身后的檀木椅子在天轮掌力之下片片碎裂,分崩离析。同样控制不住情绪,从椅子上蹦起来的,还有宫九霄、仇天爵和姬萧然等一众帝都大佬。怎么可能!整个广场之上再次响起了哗然之声,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涌现出这四个字。“为、为父没有看错吧?”江天鹤结结巴巴地对着江玉龙问道,“你妹妹已经晋阶灵尊了?”“嘶!”江玉龙忍不住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只觉一阵剧痛传来,这才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这丫头,怎么做到的?”躲在两人身后的小正太则是满脸振奋之色,激动得险些叫出声来。飘浮空中的江语诗毫不理睬众人反应,手挺银枪,莲步轻移,身形化作一道白色虚影,直追戚威风而去。戚威风一时不慎,被重创了右臂,一身本事已然去了一半,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又有些心神恍惚,很快就被江语诗狠狠压制,在“如影随形枪”猛攻之下,一时间手忙脚乱,左支右绌,竟是毫无抵抗之力。“嗤!”短短数十个呼吸,戚威风的右腿上又中了一枪,在飞速交手的过程中,血液流动极快,瞬间自伤口喷洒至空中,如同一个小型喷泉,蔚为壮观。连连受伤,让戚威风的士气降落到了冰点,此消彼长之下,江语诗却是愈战愈勇,一杆银枪被她使得灵动鬼魅,神妙莫测,飘逸的身姿随着银白色枪光而动,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直教人眼花缭乱,难以捉摸。不行!我不能输!“啊!”戚威风口中发出一声怒吼,浑身气势暴涨,左手猛地挥出一拳,灵力凝聚成一道粗壮的锥形光柱,携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对着江语诗狠狠打去。作为曾经的伏龙帝国最年轻灵尊,他的内心是高傲的。一想到若是败在二十多岁的江语诗手中,自己定会沦为整个帝国的笑柄,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承受无穷无尽的冷嘲热讽,戚威风的内心便生出一股强烈的抗拒感。这一式“破道拳”,已经是他最后的杀手锏。至于江家小姐的生死,则早已不在他的考虑之中。面对汹涌而来的压力,江语诗美眸中射出坚定之色,长枪银光再闪,身随枪动,于千钧一发之际避过了这道凶猛光柱。与此同时,她手中的长枪顶端也射出一道耀眼极光,毫不容情地击打在戚威风胸口。戚威风只觉心口一阵剧痛,整个人如同破了洞的气球一般,浑身力气飞快地向外流逝,竟然连维持飞行都无法做到,笔直朝着地面坠落下去。“砰!”灵尊大佬强韧的身躯重重砸在地面之上,激得尘土飞扬,沙石四溅,众人凝神看去,只见戚威风两眼无神,面如死灰,已是一副气息奄奄的垂死模样。“快!快请御医!”铁阙疯狂地大吼大叫着,再也难以掩盖脸上的惊慌之色。一名护国灵尊的陨落,对于帝国皇室而言,绝对是难以想象的沉重打击。铁阙已经可以预料得到,若是戚威风死去,皇帝慕容秀将会何等震怒。“这就是你所谓的‘稍稍帮了一把’?”叶青莲凝视着钟文,不冷不热地问道,“直接把她‘帮’成了灵尊?”“巧合,纯属巧合!”钟文百口莫辩,只好强笑着胡诌道。在大草原上,钟文曾偷偷将马匪头子“银蛇王”的尸体用“玄天宝镜”炼制成了“玄天珠”。也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他最终还是决定利用这颗“玄天珠”,把江语诗的修为提升到了灵尊境界。服下玄天珠的那一刻,江语诗看他的眼神,就如同见了鬼一般,表情之精彩,令钟文至今难忘。“为何先前我无法感知到她的真实修为?”叶青莲又追问道,“也是你搞的把戏?”“小弟最近研究出一种丹药,名为‘藏锋丹’。”钟文如实答道,“服用之后,可以隐藏自身修为,不过只能维持一个时辰。”叶青莲撇了撇嘴,不再言语。两人之间的对话,却在仇天龙内心激起惊涛骇浪。制造灵尊,这是怎样的手段?在世俗之中,灵尊大佬乃是类似于核武一般的究极存在,一想到钟文可能拥有将他人修为提升至灵尊境界的能力,他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受到了冲击,一时间心潮澎湃,情难自已。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御医很快便出现在了擂台之上,他伸手探了探戚威风的鼻息,又搭上他的脉搏,随即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望着御医脸上的神情,皇帝慕容秀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周神医,戚尊者可还有救?”铁阙还不死心,兀自问道。“老朽只是医师,却没有起死回生之能。”老御医老老实实答道,“戚尊者已然故世,请恕老朽无能为力。”“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铁阙口中喃喃自语着,脸上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铁大人,这场比武,可还要继续么?”站在空中的江语诗冷不丁问道。铁阙表情一滞,只觉这位江大小姐的声音无比刺耳。他再次瞄向皇城上方,只见原本慕容秀所在的位置早已空空如也,这位雄才大略的伏龙皇帝,不知何时竟已离开。铁阙心里“咯噔”一下,情知不妙,却又不敢得罪江语诗,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恭喜江小姐晋升灵尊境界,如此年轻的灵尊,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帝都俊彦之中,只怕无人是你对手,这场比武,就到此为止罢!”“多谢铁大人!”江语诗在空中微微躬身,眼神有意无意地扫过人群中的钟文,随即迈动莲步,轻巧地落在江天鹤父子身旁,与家人攀谈了起来。短暂的目光交汇,从这名伏龙第一世家大小姐的眼神中,钟文读出了兴奋、喜悦、感激、钦佩,以及一丝丝难以言表的莫名情愫。“灵尊,江小姐竟然是灵尊!”“二十几岁的灵尊,简直闻所未闻!”“江将军绝对是武神转世,真是天佑伏龙啊!”“幸亏我刚才没有上台去占便宜,否则现在只怕已经成了一坨肉酱。”“只可惜戚尊者一死,咱们伏龙帝国,又少了一位灵尊大佬。”“虽然死了戚尊者,却又多了位江尊者,武神转世,岂是寻常灵尊可比?”“对了,陨落了一名护国灵尊,如今皇室只剩下三位灵尊。”一位小世家的家主忽然说道,“而江家先是有了熊婆婆投靠,如今江小姐又突破到灵尊境界,再加上原来那两位,已是坐拥四大灵尊,实力岂非超过了皇室?”此言一出,原本热闹的广场霎时间寂静一片,连呼吸的声音都变得清晰可闻。江天鹤心里一个“咯噔”,忧心忡忡地和江玉龙兄妹对视了一眼。而二皇子慕容甫的面色则在一瞬间变得铁青。……钟文等人在江语诗战胜戚威风之后,便提早离开了广场,因而并未看见后来的尴尬一幕。几人并没有直接返回江府别院,而是在帝都的繁华区域闲逛了一个下午。一路上钟文出手阔绰,替叶青莲和珠玛血拼了不少珠宝首饰和小件玩物。不知为何,小丫头不愿接受江悟锋的馈赠,对于钟文买给她的礼物却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欢天喜地地将手腕,脖子和发际插得叮铃哐啷,满满当当。而叶青莲对于钟文送出的礼物却是拒不接受,唯一没有退还的,只有那个铭刻了定位灵纹,里面装着一颗夜明珠的彩色圆盒。怡然自得地回到住处,想象中热闹欢快的庆祝场面并未出现,府中一片沉寂,四下戒备的人手反倒增加了不少,竟然摆出了一副大敌将至,严阵以待的架势。“珠玛姐姐!”江悟锋见珠玛归来,满脸兴奋地跑出门来迎接。眼神扫过珠玛身上五花的心脏忽然剧烈跳动了起来,完全不受意识掌控。望着这双美丽而亲切的眼睛,他的内心同时涌起两股强烈而对立的情绪。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眼前女子释放着亲近感。而大脑中的每一个神经元,却都在不停地散播着恐惧和排斥。灵与肉的片刻分离,令钟文双目泛红,脑袋生疼,几欲陷入疯狂。片刻之后,他终于强压下身心异常,目光转向年长女子背后的季薇竹,用一种不含感情的冷淡语气问道:“季姐姐,这位是……”“钟文,这是我师父钟无烟。”季薇竹面带愧色,眼神游移,“也是你的亲姑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