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能不能帮我杀个人?(1 / 2)

  破门而入的女子约莫二十余岁年纪,上身着白色丝缎外衫,下身素色长裙,盈盈一握的纤腰被一根碧玉色的带子挽住,乌黑的秀发略微有些凌乱,却难以掩盖她秀美的容颜和白皙的肌肤。

  女子呼吸急促,酥胸起伏,俏脸上带着慌乱之色,与弱柳扶风的体态交映之下,更显得楚楚可怜,教人忍不住生出一股保护欲来。

  是她?

  看见白衣女子的一瞬间,鬼魈脑中忽然浮现出那一道白色的窈窕身影。

  思索之间,又有数道人影自屋外闯入。

  后来者共有五人,皆是身穿甲胄,腰间挂着兵器的军士,鬼魈稍稍放出神识,便可感知到这几人的修为低微,不过是些普通士兵,对自己完全构不成威胁,不觉心头一松。

  然而,在看见这五名士兵之时,白衣女子的脸上却露出凄绝之色:“几位军爷何以要苦苦相逼,为难我这一个小小女子?”

  “皇命在身,还请小姐见谅。”五名军士之中有一人冷冷答道。

  “小女子愿意隐居此地,再也不离开这个村子。”白衣女子软语央求道,“还望几位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小姐虽然如此说,我等却不敢拿性命冒险。”那名军士毫不留情地拒绝道,“还是乖乖跟咱们走罢,我等身为大乾军人,也不想对女人动粗。”

  听见大乾军人这四个字,鬼魈眼中忽然精光大盛,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杀害厉天峰的并非大乾军人,然而老鬼师父之所以会死,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卷入到了萧李两家的争霸之中。

  而在他心目中,大乾军人,正是李氏皇族的忠实走狗,也是导致老鬼师父丧命的间接凶手之一。

  李氏走狗,都该死!

  他双眼泛着红光,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跟我们走吧!”一名军士三两步走上前去,伸手就要去拉扯白衣女子的手臂。

  倏忽间,一道纤瘦的人影出现在眼前,拦住了军士去路。

  “你是何人?胆敢阻碍我等捉拿朝廷钦犯?”

  军士见眼前之人双目赤红,面色苍白,神情极为狰狞,不觉吃了一惊,后退一步大声问道。

  “我是阎王爷!”

  鬼魈咧嘴一笑,右手向前一探,抓住了这名军士的脖子,不费吹灰之力地将他提了起来。

  “大胆歹人,竟敢袭击我大乾军人!”

  其余四名军士大惊失色,纷纷抽出腰间武器,将鬼魈团团围住。

  “杀的就是李氏走狗!”

  话音刚落,一团黑色火焰自鬼魈掌中弥漫至士兵身上,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名士兵瞬间被火焰吞噬,皮肉化为灰烬,焦黑的骸骨散落一地,恐怖的场景看得周围四人一阵心惊,分明占据着人数优势,却连一步也不敢上前。

  本已绝望的白衣女子忽然看见有人出手相助,心头一喜,然而瞥见鬼魈脸上的暴虐神情,却又泛起无尽的担忧。

  这个横插一手者,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好人啊!

  白衣女子忍不住这样想道。

  就在她忐忑不安之际,鬼魈双臂一振,数团黑色火球自掌心疾射而出,准确无误地击打在四名军士身上,不过两个呼吸间,四人就步了先前那名军士的后尘,化作一堆焦黑色的枯骨,“噼里啪啦”散落一地。

  好厉害!

  白衣女子望着鬼魈威风凛凛的身姿,既觉恐惧,又感钦佩,心中五味杂陈,惴惴不安。

  轻松解决了五名军士,鬼魈的眼神自白衣女子身上扫过,她只觉心头一跳,忽然有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顿时浑身紧绷,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做错什么,惹怒了对方。

  两人都没有说话,房间里一片寂静。

  “是你把我救回来的?”也不知过了多久,鬼魈忽然开口道,声音里罕见地没有带上杀气。

  白衣女子一愣,没有明白鬼魈的意思,一时不敢接口。

  “我这一生,最不喜欢欠人情。”鬼魈仿佛认定了白衣女子正是那名照顾自己的“仙女”,自顾自道,“你的救命之恩我自会报答,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说出来便是,我一定替你实现。”

  他似乎把我误认作了救命恩人?

  此人修为高强,若是得他相助,或许真的能够替爹爹报仇。

  白衣女子恍然大悟,眼神闪烁,俏脸上露出一丝迟疑。

  盯着鬼魈满是血丝的眼睛凝视半晌,她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说道:“能不能帮我杀个人?”

  “很好!”鬼魈裂开嘴,露出一口白到发亮的牙齿,“这个我擅长,就这么定了,你要杀的人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白衣女子摇了摇头,“或许在帝都罢。”

  “走吧。”鬼魈爽快地转过身,推开房门,“我的兵器丢了,去帝都的路上,需要采购一件新的。”

  说罢,他迈开大步,夺门而出。

  白衣女子见他行事这般粗糙,颇不习惯,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回过神来,挪动玉足,紧紧跟了上去。

  罗河的水很清,一眼可以看透河底,午后的阳光照在河面上,泛出绿中带金的粼粼波光,时有银色和红色的小鱼在水中游动嬉戏,岸边的树林里传来阵阵悦耳的鸟鸣之声,四周充满了大自然欢愉祥和的气息。

  河畔之上,浣衣女们或蹲或跪,身旁放着木桶,一边利用河水洗涤衣物,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村子里女人们的嗓音与林中鸟鸣交织在一起,当真是欢乐无比,热闹非凡。

  “冉家妹子,这大太阳的,你怎么不戴顶草帽遮挡一下。”说话之人正是刘老汉的二女儿,村西马夫李板凳的老婆刘翠琴,曾经的罗河村“村花”,“也不怕晒伤了肌肤。”

  “习惯了。”冉素娟微微一笑道,“从小到大,就没有遮阳的习惯。”

  “真羡慕你。”刘翠琴转头打量着冉素娟凝脂般的雪白肌肤,言语之中满是艳羡,“这些天看你晒风吹的,肌肤还是那么嫩滑,只怕连城里那些大家闺秀都比不了。”

  “翠琴,你这话可就说差了。”村里的李寡妇笑着调侃道,“冉家妹子一看是个金贵的大家小姐,若非不幸落水漂流至此,又怎么会和咱们在一块洗衣服?你要拿自己和她比,那就是不知好歹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