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二十章 哭多了会不好看的(1 / 2)

  从小的经历,让尹宁儿很难对飘花宫之外的人产生过多的情绪。

  总是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让她看上去犹如高岭之花,难以亲近。

  然而,性子再如何淡泊,她终究还是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

  面对生死危机的那一刻,她向来古井无波的心,人生中第二次泛起了涟漪。

  尽管黑衣人并不打算取她性命,然而在这个世道,女子是没有什么人权的,一旦落入到歹徒手中,即便活着,也和死了没有太大的区别,遑论她这样美丽动人的绝色少女。

  这一刻,她脑中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身后小师妹的安危。

  师父和师姐妹,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人,也是她愿意付出生命去保护的人。

  老天爷,你又要把我的一切都夺走么?

  若是我平时修炼再努力一些

  她无比痛苦地责备着自己,晶莹的泪珠自眼角缓缓滑落。

  眼睁睁地看着黑衣人的右掌离自己越来越近,冰山少女显得那样脆弱、那样无助

  下一刻,已经绝望的尹宁儿忽然瞪大了眼睛。

  她惊讶地看着黑衣人的手掌就这么调转了方向,重重地砸在了他自己的胸膛之上。

  “噗!”

  黑衣人一口老血喷在蒙面布上,整个人的身体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痛得浑身颤抖,险些栽倒在地。

  紧接着,尹宁儿眼前出现了钟笑嘻嘻的脸庞。

  她本已跌落谷底的心情经历了这样的转折,一时难以平复,看着眼前钟亲切温和的面容,竟有些痴了。

  “小心!”

  来不及调整情绪,眼见十数道人影向着钟背后袭来,她连忙声提醒道。

  “别哭,女孩子要多笑笑。”钟伸出右手,轻轻拂去尹宁儿脸上的泪痕,操着港台偶像剧的腔调,“哭多了会不好看的。”

  说完,钟飘然转身,也没见他如何用力,只是伸手轻轻地拨弄翻转。

  袭向钟的十三名人轮修炼者之中,一个黑衣人的拳头忽然重重砸在另一个的鼻梁上;另一个黑衣人的飞腿,踢在了身前一人的屁股上;身前这人的长刀,不知怎么地砍在了旁边一人的肩膀上;肩膀被砍中的这个黑衣人,一肘子狠狠撞中了身后一人的小腹;而身后那人的一记头槌,又和前面这人的脑袋来了个激情四射的碰撞

  “哎哟!”“啊!”“我去!”“卧槽!”

  十三个人同时受伤倒地,院子里响起哀声一片。

  尹宁儿看着眼前滑稽的场景,惊得合不拢嘴,身后的小萝莉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原本悲壮的场面,瞬间变得无比搞笑。

  院子中央的战斗与钟这边却是风格迥异,又一名地轮高手以命相搏,被上官君怡一掌打得四分五裂,血肉飞溅。

  至此,进入前院的五名地轮修炼者已去其四,只是在两名地轮高手的牺牲之下,她想要回援尹宁儿等人的意图,却也再一次受到了阻碍。

  上官君怡秀美的脸上隐隐露出一丝怒容,若是飘花宫的弟子们在她面前被俘,即便不可能借此要挟到她,对于这位天轮高手来说也是件有损颜面的事情。

  强行灭掉两名黑衣人,她正想对尹宁儿施以援手,就看到了十三个黑衣人自相残杀、纷纷倒地的那一幕。

  “噗嗤!”场面是如此之荒诞,上官君怡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掩着嘴,一双美目上下打量着钟,啧啧赞叹道,“钟弟弟,你这身本事还真是层出不穷,不断给我惊喜呢。”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钟谦虚道。

  上官君怡被他逗得抿嘴一笑。

  大局已定,她转头看向了站在院子中央的黑衣头领,眼光瞬间变得冰冷:“你还要再挣扎一下么?”

  被上官君怡的眼神盯上,黑衣头领只觉浑身冰凉,仿佛掉入冰窟:“阁下应该不是飘花宫中人,何必要来淌这趟浑水?”

  上官君怡语气冷漠:“我做事,需要向你解释么?”

  “说的也是。”黑衣头领忽然扯下蒙在脸上的黑巾,露出一张苍白的国字脸,竟是澹台谨最得力的手下,曾陪同金员外一起上山的地轮高手祁大,“在下澹台家族祁大,愿意投靠大人,从此脱离澹台家族,还望大人收留。”

  言毕,祁大竟然直挺挺地跪在了上官君怡面前。

  上官君怡一愣:“从刚才那两人的行径来看,你们应该都是澹台家族训练出来的死士,你身为死士头领,如此轻易就背叛了么?”

  “死士也是人,要是可以活下来,谁都不想死。”祁大苦笑一声道:“只不过先前小人若是背叛澹台谨,他必然会派人追杀小人到天涯海角。”

  “现在你就不怕了?”上官君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见识到大人的实力,小人便有了新的打算,只要将今次小人带来的手下统统杀死,自然也就没人知道小人背叛了澹台家,以大人的惊天手段,想必没有人能够逃出这座清风山。”祁大侃侃而谈,竟似胸有成竹,“到时候澹台谨只会以为这次派来偷袭飘花宫的人已全军覆没,小人知道澹台谨不少秘密,可以暗中相助大人对付澹台家族。”

  “小小一个澹台家族,我若有那个想法,随手也就灭了,还需要你相助么?”上官君怡嗤之以鼻,“不过看你修炼到这个境界颇为不易,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还请大人明示。”

  “你现在亲手把这院子里的十四个手下、后院那七个,还有院子外面那一个都杀了,若是能够做到,我可以考虑留你一命。”上官君怡淡淡道。

  院子外面?

  祁大一愣,他并没有在院子外面留下后手。

  “谨遵大人吩咐。”他也不纠结,弯腰叩首,随后站起身来,握紧手中长刀,缓缓向院子里那十四个人轮境界的手下走去。

  “祁大,你竟然敢背叛!大少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躺在地上的一名黑衣人厉声喝道。

  上官君怡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在天轮高手绝对的实力面前,她并不担心祁大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失去了其他地轮高手的牵制,她有十二分的把握可以在一瞬间就让这个黑衣人首领粉身碎骨。

  祁大在之前的打斗中已经受了伤,背部微驼,深一脚浅一脚,走得很慢。

  经过上官君怡的身侧,祁大又一次向她微微点头,以示恭敬,显然对于自己身份的转换,已经有了很好的适应。

  就在祁大抬起头来的那一刻,眼尖的钟,发现他脸上露出一丝阴鸷的笑容,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橙子大小的黑色圆球。

  “上官姐姐,小心!”

  钟一个机灵,连忙大声警示。

  上官君怡头也不回地随手挥出一掌,掌中再次涌起狂暴的灵力旋涡,毫不费力地将祁大绞得身首分离,一颗大脑袋高高飞起,向着院门外面的树林中疾射而去。

  然而,几乎就在同时,祁大手中的黑色圆球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后“轰”的一声炸裂开来,爆炸的声响震耳欲聋,一股撼天动地的强大威势自黑色圆球之中席卷而出,灵力巨浪咆哮着向四面翻滚,强光和巨浪瞬间将已经没有了头颅的祁大和上官君怡笼罩在其中

  上官明月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正如柳柒柒所料,对方的确企图进入藏书楼窃取功法和灵技秘籍。

  所以两人很顺理成章地在藏书楼前方的空地上和对面的七个人狭路相逢了。

  “柳家妹妹,你先拖住那边六个人,这个地轮高手就交给我了。”上官明月先前嘴上谦虚,其实并不打算等待上官君怡的援助,反而信心满满,打算独自一人解决后方战斗。

  大家都是地轮境界,就算我才地轮一层,这一身的黄金品级功法灵技,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她显然不认为对方的功法和灵技品级能够与自己相提并论。

  甫一交手,上官明月就懵了。

  那边柳柒柒以一敌六,一柄长剑使得神出鬼没,上来就依靠“分光剑法”刺倒对面两人,稳稳占据了上风。

  而自己却被对手压制得死死的,好几次差点就要受伤,可谓险象环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