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一群卑鄙小人(1 / 2)

  “忆如……”

  钟文心头一震,默然无语。

  少女的话语之中,竟似蕴含着依依惜别之意。

  钟文心知李忆如告别的,是那个曾经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三公主。

  世人只知皇帝乃九五之尊,权倾天下,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殊不知这个宝座才是最为辛苦的工作,更是承受着世人难以想象的重担,一言一行,无不关系着万千百姓的生计。

  李忆如从小长在帝王之家,自然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因而生性认真的她在登基那一刻,便已经做好了鞠躬尽瘁,为大乾奉献一生的准备。

  “自古以来,能得女皇亲自抚琴的,我也算是头一个了吧。”钟文心头莫名有些沉重,强笑着道,“自当洗耳恭听。”

  李忆如坐在古琴前的精致木凳上,一双雪白娇嫩的柔荑轻轻搁在琴弦上,冲着他温柔一笑,说不出的可爱动人。

  “铛!”

  少女低眉信手,轻捻慢按,悠扬的琴声瞬间弥漫在殿堂之间,宛如女儿家的窃窃私语,娇羞灵动,巧笑倩然,教人春情荡漾,心痒难搔。

  “锵!锵!锵!”

  随着时间推移,少女上身起伏,水袖飘荡,拨动琴弦的速度越来越快,琴声也由初时的间关莺语、轻柔婉转,逐渐转向银瓶乍破、慷慨激昂。

  只是在一旁聆听,钟文心情竟也时而宁静,时而振奋,随着琴声起伏不定。

  好一个文艺少女!

  钟文对于这个世界的音乐并没有什么研究,却也能够分辨出李忆如的琴技之精湛,实属罕见,再回想起当初在武亲王府中少女那翩若惊鸿的舞蹈,不觉打心底里发出一声赞叹。

  这样一个喜好美食,精通音律的可爱女孩,却被我强行拉来从政,算不算是埋没天赋?

  青哥的修炼资质虽然逆天,忆如在其他领域却也有惊人天分,我这般自作主张,是不是做错了?

  感受到李忆如在音律之道上的成就,钟文心中再次生出丝丝愧疚,些许不安。

  过得片刻,铿锵的琴声渐渐缓和下来,化作冰下幽泉,涩弦凝绝,终至悄无声息。

  琴声虽止,余音绕梁,钟文沉浸在古琴美妙的余韵之中,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钟文。”李忆如抬起螓首,如水双眸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无比认真地说道,“我会努力的。”

  “嗯。”钟文沉默许久,这才缓缓答道,“我相信你。”

  两人就这般默默凝视着对方,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四周寂静一片,却又仿佛有琴声在隐隐飘荡,绕梁不绝。

  ……

  “这……这……”

  李青扫了一眼小白背上那被捆作一团,呈叠罗汉之姿的李炎和副宰相杨俊五人,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连握着信纸的右手都在不自觉地微微颤抖着。

  “钟文这小子,忒也过分!”身旁的火辣美女朱雀偷瞄了一眼信上内容,颇为不满地撇了撇嘴道,“先前将陛下送来,倒还罢了,怎么如今连太子和大臣都给弄到山上来了?不过这小子的笔迹倒是娟秀,写得像女孩子似的。”

  她却是不知,钟文哪里能写出大乾文字来,给李青送来的信件,根本就是找上官明月代笔所书。

  “这家伙,把本王这里当成什么了?”李青哭笑不得,将手中信纸递给朱雀道,“再这样下去,怕不是要把整个朝堂都搬到青云山上来?”

  “王爷听他的作甚?”朱雀撺掇道,“留着这些人还要浪费口粮,不如放下山去,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钟文不是说了么?”李青苦笑道,“若是我不管好这几人,再让他看见,就要一掌拍死。”

  “死就死呗。”朱雀不以为意道,“这位太子殿下当初可是曾派人谋害王爷呢,您没有以牙还牙已是莫大的慈悲,还管他死活作甚?”

  “毕竟是本王的亲兄长。”李青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丧命。”

  “王爷这般顾念兄弟之情。”朱雀反驳道,“太子殿下却未必会感激你。”

  “我辈行事,但求无愧于心。”李青微微一笑,声音里透着一丝豁达,“又何必在意他的想法?”

  “唔……”这时候,白头雕背上的李炎口中发出一声轻响,眼皮缓缓张开,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他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番,看清自己和杨俊等人的狼狈模样,不禁大吃了一惊,猛地抬起头来。

  入眼处,正是白衣飘飘,风度翩翩的武亲王李青,以及黛眉横翠,前凸后翘的红衣美女朱雀。

  “老、老三!!!”

  面前这一对可谓是男的俊,女的靓,十分养眼,李炎的脸色却一片煞白,再也不见丝毫血色,口中支支吾吾,连话都说不清楚,“你、你怎么、怎么会……”

  “皇兄,从今往后,你就在青云山上住下罢。”李青眼中精光闪耀,嘴角带着柔和的笑容,“这里山清水秀,景色宜人,虽然简陋了些,住惯了倒还真舍不得离开呢。”

  “青云山!”

  听见这三个字,李炎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

  如果说初冬的帝都还带着丝丝残留的秋意,那么远在北方的大地上,却早已是一片苍茫,白雪皑皑。

  大片大片的雪花随风飘飞,如同蒲公英一般纷纷扬扬地挥洒下来,或落在光秃秃的树上,或落在宽阔无边的土地上,构建起了一个纯白而空寂的世界,正应了那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便在这一望无垠的白色大地上,正行走着一支稀稀拉拉的队伍,厚厚的雪上留下了一路鞋子和马蹄的印子,深一脚浅一脚,笔直绵延到遥不可及的远方。

  一眼望去,队伍中人大都携带兵刃,身披铠甲,显然是一支军队。

  然而,所有人的甲胄在白雪覆盖下,均是白一块,黑一块,毫不耀眼,与队伍中人脸上阴郁颓丧的表情倒也颇为相衬。

  队伍最前端的马匹之上,坐着一名明眸皓齿,肤白赛雪的美丽女将,手中银枪斜指地面,端的是英姿飒爽,赏心悦目。

  然而,此时的她却是秀眉紧蹙,如水双眸之中,充满了忧虑之色。

  在她左侧的马匹上,坐着一名丰神俊朗,相貌堂堂的红衫青年,分明在行军之时,他却身不被甲,腰不缠兵,唯有手中一柄折扇轻轻挥舞着,在这漫天飞雪的寒冬之中,显得怪异而违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