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救还是不救(1 / 2)

  眼看这一剑就要击中李雪菲,偷袭者眼前忽然白影一闪,随即现出了钟文的身影。

  只见他举起右手,伸出两根手指,轻而易举地夹住了剑身寒芒。

  看似惊天动地的剑光,霎时间偃旗息鼓,再也无法前进。

  偷袭者似乎也颇为吃惊,待要抽回长剑,却觉钟文的双指犹如铁钳,剑身前进不得,后退不能,登时陷入到极其尴尬的境地。

  这时候,钟文也已看清袭击者,乃是一名身材瘦长,黑色劲装的蒙面男子。

  似乎感受到钟文的恐怖实力,黑衣男子果断弃剑,身形疾退,很快就消融于天地之间,再也不见踪影,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实战高手。

  黑衣人修为不过天轮,自然无法逃脱钟文的神识追踪,他甚至可以感知到对方尚有数名同伴埋伏在附近,同样开始飞速撤离。

  他淡淡一笑,并不追击,更丝毫没有介入到双方恩怨之中的想法。

  毕竟,他和李雪菲并不相识,之所以会出手相救,多半也只是出于个人对“英雄救美”的喜爱。

  “你没事吧?”

  低头望向李雪菲梨花带雨般的娇嫩脸蛋,钟文微微一笑,温柔地问道,“有没有受伤?”

  他当然不会对李雪菲有所企图,历史上的救美英雄,也未必都能抱得美人归,真正的乐趣,无非是美女的感激和崇拜,所带来的些许虚荣感罢了。

  然而,郡主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是你!”

  盯着钟文凝视半晌,李雪菲原本暗淡的双眸之中忽然亮起晶莹的光芒,娇柔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喜悦。

  “你认识我?”钟文颇觉意外。

  不过一面之缘,连话都没说过一句,就记住了我?

  难道我已经帅到了如此地步?令世间女子一见之下,就再也难以忘怀?

  钟文登时沉浸在深深的自我陶醉之中。

  “你是皇姐请去替武皇兄治病的那个、那个……”李雪菲话到嘴边,才忽然发现自己并不知道钟文的姓名,“那个……医师?”

  钟文:“.…..”

  不等他从失落中缓过神来,李雪菲忽然将背上的人缓缓放下,令其平躺在地,随即一把抓住钟文的臂膀,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声音颤抖着道:“神医,救救他!求您救救枫哥!”

  钟文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他并不是个烂好人,纵然医术通神,却没有什么以救治天下人为己任的觉悟。

  虽然救下李雪菲,两人之间却并无交情,更不知所谓的“枫哥”是何许人也,对于素未平生的男人施以援手,并不符合钟文的行事准则。

  “南宫姐姐,南宫姐姐!”见钟文迟疑,李雪菲的目光又落在了走到近前的南宫灵身上,“我是雪菲啊,这位神医是你的朋友么?能不能请他救救我夫君?”

  说罢,她猛地扑倒在南宫灵脚边,拉着她的粉色衣摆央求道。

  “夫君?”南宫灵未曾料到李雪菲竟然会这般放下姿态,低声下气,吃惊之余,也敏锐地捕捉到了李雪菲的用词,“郡主已经成婚了?”

  “南宫姐姐,我不能没有他!”想到伤心处,李雪菲的眼角不禁泪珠滚滚,难以自已,“求求你,求求你了!”

  说起来,二女之间并没有多少情谊,从前为了萧无情,李雪菲还对南宫灵隐隐有些嫉妒与排斥,若是换做平时,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向对方服软的。

  然而,此时的她却完全抛弃了尊严和骄傲,与传说那刁蛮任性的“碧宵郡主”简直判若两人。

  “钟文,这位雪菲郡主与武亲王关系颇为密切。”南宫灵看了看李雪菲,又瞥了眼钟文,轻轻叹息一声道,“救与不救,还是你自己决定罢。”

  她素来冷静睿智,自然不会因为对方的哀求,便要钟文如何如何,点出李雪菲与李青之间的关系,也是因为知道钟文和武亲王交情颇深,故而稍作提醒。

  “神医,求求您,求求您了!”

  南宫灵的态度,无疑说明钟文的确是一名优秀的医者,李雪菲心中登时涌起希望,再次来到救命恩人跟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只要您肯救治枫哥,雪菲愿意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她的额头与地面撞击之下,肌肤早已被磕破,鲜血顺着鼻梁两侧汩汩而流,与泪水混作一处,娇俏艳丽的脸蛋上,竟然显现出一种异样的凄美之感。

  受到这样一名身份尊贵的绝色美女苦苦哀求,素来“怜香惜玉”的钟文登时迟疑不决,不知该如何应对。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值得让一国郡主如此相待?

  犹豫之际,对于地上男子的身份,他也忍不住生出一丝好奇。

  三两步来到男子身旁,他凝神瞅向对方脸庞,这一看之下,不禁吃了一惊。

  是他!

  那个逼王刺客!

  看清枫的长相,钟文心头一震,瞬间认出此人正是冷无霜从前的师父,也是险些将弟子刺于剑下的讨厌之人。

  当初枫试图带走冷无霜未果,干脆狠下心来要将徒弟击毙,中了冷无霜一剑之后,又得到钟文救治,临走还不忘对他放出“不要亏待她,否则……”的威胁话语,行恶不成转作好人的厚脸皮,曾令钟文叹为观止,大感钦佩。

  对于这个冷无霜所谓的“师父”,钟文并没有什么好感,然而,回想起刺客妹子趴在枫身上痛哭流涕的场景,他却彻底动摇了。

  无霜的心地太过善良,若是知道这家伙死了,一定会很难过吧?

  这般想着,他忍不住伸出两根手指,搭在了枫的手腕上,观测起了对方的脉象。

  好重的伤势!

  几乎可以算是半个死人了吧!

  感受到枫那几乎不怎么跳动的脉搏,钟文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惊叹道。

  手指在枫的脉搏处停留了二十余个呼吸,才有一丝极其微弱的跳动传来,若不是他松手得晚,很有可能误会对方已经驾鹤西归,去地府报到了。

  “神、神医,枫哥怎么样了?”李雪菲见了钟文举止,只道他愿意出手相救,欣喜之余,也不禁心下忐忑,“还、还有没有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