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六百零一章 一群蝼蚁打来打去(1 / 2)

  四周鸦雀无声,整片区域都陷入到尴尬的寂静之中。

  “噶!噶!噶!”

  一头黑色的大鸟从头顶飞过,粗豪的嗓门之中,仿佛带着些许嘲讽之意。

  “沈老,这……不是你的姓名么?”过了片刻,钟文终究还是忍不住吐槽道。

  “诶?”沈大锤一脸震惊,“这么巧?老头子我倒是未曾注意到。”

  你可以装得再像一些么?

  钟文捂着额头,万分无语,搞不懂老头的心思,也不知该如何吐槽。

  瞥了一眼身旁的沈小婉,见她正小心翼翼地捧起落在地上的锤子,左吹吹,右摸摸,一脸心疼的模样,对于名字什么的,竟似毫不在意。

  罢了罢了,连她自己都不在乎,我又何必来做这个恶人?

  钟文暗叹一声,不再言语,算是默认了沈大锤的搞怪。

  于是乎,世间便多了一柄由沈大锤命名的,名为“沈大锤”的大锤。

  正在此时,一道灰影在头顶闪过,三人抬眼望去,只见一头小巧可爱的信使小鸟疾驰而至,在空中盘旋飞舞了几圈,随即扑棱着翅膀,落在钟文肩膀上,小嘴东一下西一下地啄来啄去,煞是可爱。

  钟文伸手取下小鸟腿上的信纸,展开扫视了一眼,口中不觉发出“咦”的一声轻呼。

  “怎么了,钟文小哥。”沈大锤的声音里满是关切,“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即便当初钟文从鬼魈等人手中救下他性命之时,老头也未曾如此刻这般态度殷勤,关怀备至。

  对于这个一生致力于重振神锻威名的老头而言,倾情相助只能获得他的友谊,可要想得到他的敬意,却唯有在炼器一道展现出胜人一筹的造诣。

  此刻的钟文在他眼中,已经不只是个朋友,更是炼器之神,是需要瞻仰和膜拜的存在。

  可惜他身边女人太多,否则倒是可以和小婉凑成一对。

  向来将孙女视若珍宝的老头儿,居然在心中不自觉地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是南宫姐姐来信。”钟文并不隐瞒,直接将信纸递了过去,“说是发现了两名疑似柒柒和珠玛的少女踪迹。”

  沈大锤瞄了一眼信中内容,不禁愣在当场。

  原来信中内容,居然全部以上古神文所书,一眼望去,竟是半个字都不认识。

  飘花宫的神文学造诣,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么?

  居然连日常通信,都以上古神文来书写,这是怎样的雄厚底蕴?

  老头儿只凭这封信,便自行脑补了一番飘花宫强悍的神文学修养,对于当初只有寥寥数人,被萧问剑这个天轮高手打上山门,便束手无策,险些一败涂地的小宗门竟然能够在短短数十日内逆势崛起,扶摇直上,成为如今镇压帝国的庞然大物,多少感觉有些不真实。

  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么?

  南宫姐姐只是研究了这么些日子,居然已经可以用上古上文书写简单的信件!

  飘花宫当然没有全员精通上古神文的底蕴,然而在得知钟文虽然不识大乾文字,对于上古神文却颇有研究之后,南宫灵居然凭借着过人的智慧,在钻研了十多天的古籍之后与手札之后,愣是用简单的短句凑成了一封意思完整的书信。

  这等记性与悟性,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便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钟文,也不禁自惭形秽,大为叹服。

  原来自从在“闻道学宫”之巅,利用幻术骗过“暗神殿”与“七星阁”四大圣人之后,南宫灵便深得闻道圣人和郭天威等人的赏识,竟然与这四位当世至强者建立了书信联系。

  根据郭圣人来信所述,柳柒柒和一名疑似珠玛的少女曾经趁乱闯入“思断崖”之中,与某位长老交手之后受伤退去,不知所踪。

  数日之后,又有“思断崖”门人发现了两人的踪迹,根据目击者判断,二女朝着东北行进,很有可能要前往蚩族地界。

  “蚩族……”钟文口中喃喃自语着,脸上隐隐闪过一丝忧色,“麻烦了。”

  “厨子哥哥,既然发现了柳师姐和珠玛师妹。”沈小婉忍不住插嘴道,“那咱们赶快动身罢!”

  “小婉,柒柒她们极有可能在蚩族境内。”钟文脸上闪过一丝迟疑,“那里是‘七星阁’的地盘,可算不得安全,你真要和我一起去么?”

  “我不怕,我要去!”

  听说会有危险,沈小婉眼睛一亮,握在手中的“沈大锤”唰唰挥舞两下,用清脆的嗓音朗声答道。

  你怕不是想要找人试试“沈大锤”的威力吧!

  钟文望着少女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不禁额头冒汗,犹豫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道:“那你赶紧回去准备准备,咱们过了午时就出发。”

  “好咧!”少女右手持锤,左臂竖在身前,兴奋地握了握拳。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帝都方向走去,沈小婉右手握着比自己还高的“沈大锤”,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脚下的步伐却十分轻快,丝毫不见吃力。

  反观钟文身为男子,却是肩不扛手不提,怡然自得,一身轻松,脸上一派淡然,竟是丝毫不以为耻。

  “小婉,这‘沈大锤’的分量如何?会不会重了点?”

  “还好啊,不算太重。”

  “这锤子虽然吸收了许多雷电之力,却终有消耗殆尽的那一天,届时只需在雷雨天气催动顶部的灵纹阵法,吸收天雷之力,便能够补充回来一些。”

  “知道啦,厨子哥哥,我饿了,待会午饭吃什么?”

  “我正好研发了一道新菜,唤作‘叫花鸡’……”

  望着走在前头,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的少男少女,沈大锤不知为何,竟然感觉画面十分和谐而美好。

  堂堂神锻传人,难道竟要给人做小?

  老头儿蓦然一惊,心中五味杂陈,忍不住又胡思乱想了起来……

  ……

  “思断崖”门人号称发现了柳柒柒和珠玛,其实所言非虚。

  此时此刻,这两名游荡在外的飘花宫弟子,的确正行走在惊羽帝国通往蚩族地界的官道上。

  两人头顶的高空中,金羽大鹏正轻轻挥动着翅膀,刻意放缓了速度,紧随在二女后方。

  而珠玛的肩膀上,则趴着一头约莫两尺半长,浑身被古怪骨甲所覆盖的黑色犰狳。

  若是凑近了细看,便会发觉少女的足部缠绕着一层浅浅的黑色气息,双脚并未接触地面,而是处于低空悬浮的状态,缓缓向前飘动着,竟是如同幽灵一般。

  “啧啧,不愧是‘天煞体’。”那头黑不溜秋的犰狳,竟然开口吐出人言,“这么快就能够做到不依靠灵尊修为,直接利用煞气悬空而起,了不得,当真了不得!”

  这头古怪犰狳,自然就是被珠玛起名为“老黑”的黑煞老妖。

  “这种训练到底有什么用?”珠玛嘟了嘟小嘴,不满地抱怨道,“当真无聊得紧,老黑你该不会是在忽悠我吧?”

  “没见识的小丫头!这是在锻炼你对煞气的掌控力。”老黑遭她质疑,登时尖声叫嚷道,“空有一身举世无匹的精纯煞气,却只会躲在灵兽背后施咒,简直把咱们‘天煞体’一脉的脸都丢尽了,老祖我正是要好好纠正一下你对于煞气的认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