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想让你做我的弟妹(1 / 2)

  不知是不是因为江语诗答应成婚的缘故,宫九霄并未继续追究宫丛云之死,而仇天爵对于斗争失败的仇天龙亦是只字未提。

  几大世家之间,再次恢复了表面上的平静。

  帝都第一酒楼“登仙楼”的素雅包间之中,两道人影相对而坐,眼前的桌面上分别摆放着茶壶与酒壶。

  饮酒之人长发如瀑,眸若星辰,一袭白色长裙垂到地上,纤纤玉手端着酒杯,不断地小口抿着。

  竟是刚刚得到皇帝慕容秀亲自迎接的伏龙名将,江家二女江语诗。

  而反观坐在她对面的饮茶之人,乃是一名面色略显苍白,五官比女子还要精致的青年男子。

  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身着褐色长袍,如同精灵般俊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令人一见之下,便忍不住生出亲近之心。

  不同于江语诗的锋锐之意与勃勃生机,男子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孱弱和忧郁的气息,仿佛一个精致的瓷人,一触即碎。

  男子身旁,静静站立着一名身着劲装的黑衣少女。

  少女身形玲珑,曲线迷人,脸上蒙着黑色丝巾,只露出一双灵光闪动美丽双眸,如同刺客一般的装束风格,与酒楼的优雅环境格格不入。

  “堂堂姬家大少,日理万机,怎么有闲情与我这小女子在此饮茶?”江语诗优雅地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清脆的嗓音里带着一丝戏谑。

  原来这名褐衣青年,正是姬家大公子,“登仙楼”与“姬太福”,乃至“天下会”的实际掌权人姬萧然。

  “若是连你都算‘小女子’。”姬萧然淡淡一笑,“这世间怕是没有‘女强人’一说了。”

  “再过几日,我便要嫁做人妇,守在家中相夫教子了呢。”江语诗将酒杯递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你至今独身未娶,要不要也来参加比武?”

  “逼你嫁人的是陛下,语诗又何必拿我来撒气?”姬萧然轻抚手中折扇,苦笑着道,“以我这孱弱的身子,连你的一根手指头都接不住,参加比武作甚?”

  “听说陛下召你入宫了?”江语诗突兀地问道。

  “你的消息,还是那样灵通。”姬萧然眼中闪过一丝赞许之色,“那么你也应该知道,同样受到他召唤的,还有个宫家、仇家和萧家。”

  “为了我的婚事,陛下还真是煞费苦心。”江语诗略带讥讽地说道,“看来我未来的夫婿,身份倒是不低。”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所谓的比武定亲,应该会是一场车轮战。”姬萧然缓缓说道,“除了这几家子弟,陛下还有自己的人选,纵然你实力再强,连续和这么多同等境界的天才交手,也无法保持不败,想要靠着比武推掉婚事,断无可能。”

  “真的么?”江语诗眼中灵光闪动,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屑。

  “或许你没有把这几家的天才放在眼中。”姬萧然正色道,“但却绝不可小觑了陛下的人选,此人的实力,很可能还在你之上。”

  “看来陛下还算是给了我一定的选择权。”江语诗冷笑一声,“若是我相中了几大家族的子弟,只需故意打输即可,可一旦否决了这些人,他便会出动杀手锏,强行替我安排一位厉害的夫君。”

  “语诗果然心思机敏。”姬萧然赞道。

  “其他几家倒也罢了。”江语诗沉吟片刻道,“这萧家竟然也会入选?莫非陛下真要彻底打压咱们江家,扶持敌国叛将来取而代之?”

  “应该不至于,江家立下汗马功劳,若是无缘无故就被打落云端,日后谁还敢替皇帝卖命,况且以江家的威势,又岂是轻易可以扳倒的?”姬萧然摇了摇头,“如今仇家式微,陛下扶持萧家,很有可能是想要把这第四家族给换了。”

  “言之有理。”江语诗眉头略微一松,如水双眸打量着眼前的俊美青年,颇为惋惜地说道,“以你的能力与见识,若非受身体限制,绝对是王佐之才。”

  “语诗谬赞了。”姬萧然淡淡一笑道,“伴君如伴虎,那样的差事,并不适合我。”

  “对了,你们姬家的人选是谁?”江语诗忽然似笑非笑地问道,“该不会真是你罢?”

  “按照陛下的意思,是希望老二参加。”姬萧然坦然道,“不过被我推辞了。”

  “你倒是胆大。”江语诗颇为惊异地凝视着他,“咱们这位皇帝陛下,可不是这么好搪塞的。”

  “我已经提前安排了烈神前往混乱之地。”姬萧然笑道,“短短七日,根本来不及赶回来,以陛下之英明,想来可以理解我的苦衷。”

  “你早就知道陛下会对江家出手?”江语诗眼神一凝。

  “以防万一罢了。”姬萧然神色不变,“江家风头太盛,若是陛下真的起了打压的心思,必定会假手于几大家族,我只是不想被人当了枪使。”

  “都说几大家族这一代之中,以兄长与我最为出色。”江语诗对着他凝视半晌,这才缓缓开口道,“殊不知真正最难对付的人物,却是你姬萧然。”

  “我不过是个病秧子,哪有你说的这般厉害。”姬萧然微笑着道。

  “其实若真要在这些人当中作出选择。”江语诗话锋一变,“我倒情愿是姬烈神,毕竟与你们兄弟两个还算熟稔。”

  “我不愿意。”姬萧然一字一句道。

  站在他身旁的黑衣少女微微侧首,眼中闪烁着难以描述的光芒。

  “这又是何苦?”江语诗微微叹息着,柔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情。”

  “我当然知道。”姬萧然“唰”地张开手中折扇,轻轻挥动着,“所以我也没打算娶你,只是不想让你做我的弟妹,仅此而已。”

  “你啊……”江语诗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随即站起身来,“既然知道了比武的规矩,我也该回去做些准备了。”

  “祝你好运。”姬萧然脸上带着微笑。

  “对了,今日你我相会,定然已为陛下所知。”江语诗忽然想起了什么,“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